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武侠

不灭传说第20章宣判

2019-02-04

(小说《不灭传说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黑雨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灭传说全集阅读第20章宣判,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幸好半小时刚到的时候,控方两位证人终于赶到法庭,检控官松了一口气,时间紧迫,也来不及问他们为什么迟到了,简单交代几句就匆匆进入法庭里,等所有人都坐好后,女法官问道:“检控官,控方证人到了吗?”

检控官起身道:“回法官大人,已经到了。”

女法官道:“那好,传控方证人上庭作证。”

先被叫进来的是一名龙湾科技学校大学部的男生,而且是原告钟少芬的同班同学,当时刚好在学校球馆里打球,目睹了一切,配合了当时到场处理事件的警察的调查,并愿意为原告钟少芬作证,上庭后先向女法官行礼,然后宣誓所说的证词都是实话,检控官上前开始问话:“请你把当时看到的情形,向法官及在坐的所有人叙述一遍。”

那男生道:“好的,当时我正在和同学打球,后来后来就发现钟少芬和这三个女孩进了球馆”

检控官道:“且慢,据你对警察所说的情况,不是这三个女孩把检控官拖进球馆的吗?请考虑清楚再回答,不要遗漏任何细节。”

大律师顾寒峰喊道:“反对,法官大人,我反对检控官用对案情有引导作用的语句,影响证人回答问题。”

女法官犹豫了一下道:“反对有效,请检控官注意用词,也请证人详细的回答问题,不要遗漏细节。”

那男生道:“是的,我我当时在打球,等发现钟少芬她们四人的时候,她们已经在球馆里了,没没注意她们是怎么进来的。”

检控官道:“可是你当时向警察作证词的时候不是这样说的,作伪证可是很严重的罪行,请你考虑清楚。”

那男生脸涨得通红,说道:“当时我是听钟少芬说是被她们拖进来的,我以为情况就是这样,所以回答警察问话的时候,就按钟少芬所说的情况说了,后来后来才想起来,其实我并没看见她们是怎么进来的。”

检控官忍住怒火,问道:“那她们三人殴打原告钟少芬,你总看到了吧?”

那男生点点头,道:“后来她们好象吵了起来,然后就打起来了,再后来警察就到了。”

检控官道:“根据当时你对警察所说的证词,是原告钟少芬被三名被告打倒在地上,而且仍然没有住手,一直到警察到场前几秒钟才停止对原告的殴打,对不对?”

那男生道:“是的。”

检控官道:“法官大人,我没有问题了。”

女法官道:“请辩方律师询问证人。”

大律师顾寒峰走到男生面前,问道:“当时你是否看清楚她们是为什么原因打起来的?”

那男生道:“我我站得远,听不到她们在吵什么,所以不知道她们为什么打起来。”

顾寒峰道:“那你看到她们是谁先动手的吗?”

那男生面带羞愧的看了钟少芬一眼,低头道:“好象好象是钟少芬先动手的。”

钟少芬再也忍不住,哭喊道:“你撒谎法官大人他撒谎”

女法官道:“肃静请原告保持冷静。”

顾寒峰继续问那男生:“据我了解,你和原告钟少芬小姐是同班同学,你觉得她漂亮吗,对她是否有好感?”

检控官喊道:“反对,我反对辩方律师问证人与本案无关的问题。”

没等女法官回答,顾寒峰抢着道:“法官大人,这问题非常重要,可以解释证人当时回答警察问题的时候,是否会对原告产生同情,从而对警察提供证词的时候产生偏差。”

女法官想了想道:“请证人回答辩方律师的问题。”

那男生道:“我我”

顾寒峰道:“你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

那男生低下头道:“是”

顾寒峰道:“法官大人,我没有问题了。”

检控官心里长叹一声,他已经猜到两位证人为什么会同时迟到了,估计另一名即将上庭作证的证人也是一样。

果然,另一名当时在球馆现场的校工上庭作证的时候,和那男生一样,对重要的地方都说没看清楚,而且也说是钟少芬先动手的

接着上庭的是辩方的证人,居然就是项娇的“小弟”,昨天晚上在歇菲尔的士高被黑衣服几人暴打的黄衣服小个子。等他向法官行礼,发誓后,顾寒峰先上前问道:“29年6月23日,下午二时许,钟少芬小姐与三名被告在龙湾科技学校球馆发生矛盾的时候,你也在现场是吗?”

小个子道:“是啊,我最喜欢球了,不过个子小,打不好,所以只能天天跑去看别人打球,那天我也在,从开始到结束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顾寒峰道:“很好,那你就把当时看到的情况,详细的说出来。”

小个子道:“好的,那天我正在看大学部的学生打球,就看见钟少芬学姐和三位被告走进球馆,对了,当时我不知道钟少芬学姐的名字,后来事情闹大了才知道她叫钟少芬。我对球虽然很感兴趣,不过更喜欢看美女,所以钟少芬学姐她们进来后,我就不看球看她们了。为了看清楚一点,我就走近到她们旁边,听见钟少芬学姐要和她们比身材,其实哪用比啊,凭我的经验,一眼就看出钟少芬学姐属于魔鬼身材型的,控制力稍差一点的人,看了准要流鼻血,另外三个女同学哪能和她比,差得太远了”忽然眼角看到项娇三女正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忙道:“当然,这三位女同学身材也是很好的,只只是现在年纪还小,等到了钟少芬学姐的年龄,一定也是魔鬼身材,也许那时候能和钟少芬学姐比上一比,不过不过我看能赢的希望也不大。”眼角又看了看项娇三女,心道,三位大姐大,你们可不能怪我啊,这可是咱们事先说好的,到时候可不能过河拆桥,找我报仇啊

顾寒峰道:“接着说,说看到的事情经过就可以了。”

小个子道:“是是是,开始她们也没有要脱衣服比试身材,不过那三个女同学显然不服气,钟少芬学姐就要她们到球馆的更衣室去脱了比,那三个女生也许是知道比不过钟少芬学姐,所以不肯去更衣室,钟少芬学姐为了让她们服气认输,也不管旁边有人,在球馆里就脱掉了衣服”

检控官实在忍受不住,恼道:“哪有这种事情?钟少芬可是大学生,怎么会当众脱衣服”

小个子道:“大学生怎么了,她又没有脱光,不是还有内衣在里面的嘛,现在选美的女孩大部分都是大学生,不都穿着泳装在台上走吗。再说她也不是在大街上脱,球馆里都是她们大学部的同学,平时肯定经常一起去海滩游泳,又不是没看到过,我倒是希望她能脱光唉可惜!”

女法官这时也听不下去了,警告道:“证人请注意用词,你只要说当时的情况就可以,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加进去。”

小个子忙道:“是,法官大人,钟少芬学姐脱掉衣服后,那三位女同学当时就看傻了,我看得出来,她们嘴上虽然没有认输,不过心里已经对钟少芬学姐的身材佩服的五体投地,羡慕死她们了。钟少芬学姐见她们还是不认输,恼火起来,就要上前去帮她们脱,那三个女同学在钟少芬学姐这种魔鬼身材面前哪里还有脸脱衣服,自卑都来不及了,于是反抗了几下后就打起来了”说完又瞄了项娇她们三女一眼,见她们正对着自己冷笑,顿时感到心惊肉跳。

原告钟少芬听得差点晕过去,忘了刚才法官的警告,站起来喊道:“他撒谎他当时没在场的我没看见过他”

小个子道:“我个子小,长得又普通,一般不走到别人一米以内,很少有人会注意到我,更不会记住我的样子,那天我站在三位女同学身后,她没看见我也不奇怪,不过我看她倒是看得很清楚,我还看见她左边屁股上有颗痔,你们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检查一下,看我是不是撒谎。”原告钟少芬这次真的晕了过去,在一位医生的帮助下才醒了过来,女法官也再次向小个子做了警告,小个子满嘴答应,却是一脸的不在乎。这小子打架虽然不行,但牙尖嘴利,吵架争论的时候极少遇到对手,项娇之所以收他做小弟,是因为他马屁拍的好。

顾寒峰这时候问小个子道:“既然你看得如此清楚,为什么当时不向警察说明清楚?”

小个子道:“我从小就害怕警察,看到警察来了,我就走了,我以为只是学生打架,又是女学生,警察来了最多是劝架,想不到事情会闹到法庭来,我作为香港公民,当然要尽我的和义务,所以来这里作证人了。”

顾寒峰满意的笑了笑道:“法官大人,我没有问题了,并希望传招另一名证人,他虽然没在现场,但却可以解释原告钟少芬小姐的头发是不是被别人恶作剧剪成这样的。”

女法官同意后,新证人到场,还是一位名人,现场很多人都认识这位香港最著名的发型大师田仁尧先生,同样发誓后,顾寒峰让他仔细看了原告钟少芬的头发,并让他判断是否是别人恶意剪成这样的。

田仁尧看完后道:“我敢保证,这是目前最流行的、最新款的发式,在香港能剪出这个发型的人据我所知不会超过十个,不过这个发型很难保持住,要经常到发型师那里重新梳理。”

检控官虽然知道这些人都是对方安排好的,今天这官司自己八成是输了,还是忍不住道:“我对田仁尧先生的话实在是难以恭维,这也算发型的话,那发型师也太容易当了,我看每个人都可以当发型师了。”

田仁尧也不生气,笑道:“我恳请法官同意我帮原告梳理一下发型,只用梳子不用剪刀,以证明我的话是实话,只需要一分钟时间。”

女法官让检控官和原告商量一下,看原告是否同意让田仁尧帮她梳理发型,原告钟少芬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检控官不信被剪成这样的头发,还能输理出花样来,极力劝她答应,钟少芬早已经六神无主,也就答应了。田仁尧拿出一把小梳子,和一瓶定型水,在钟少芬头上梳梳卷卷,再用定型水一喷,不一会就完工了,展现在大家面前的发型果然与刚才大不相同,虽然略微凌乱,却显出几分俏皮而时髦。尤其是两鬓的头发,让它呈现自然的曲度,既能修饰脸型,又能增添几分飘逸的魅力,可谓是凌乱有致,检控官看了后也是无话可说。

最后女法官和陪审团成员合议后,只能判决驳回对三个被告的大部分控诉,由于双方发生打斗,而原告钟少芬被轻微打伤,判三名被告赔偿医药费用,并做一个月的义工,由于三名被告都是学生,做什么义工由学校安排并监督完成。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bl_i=85385

好书《艳遇》连接处!

李志勤工具
鸡西采煤机
深圳1060铝带电话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