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武侠

财色正文第二百二十四章报警

2019-02-04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百二十四章报警,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你们谁是带队的?

乍一听到这句话,文化局的人都楞了一下。

娱乐公司的人最怕谁?当然了,是宣传部和广电总局,但是当地的文化局也是避不开的一尊大神,什么时候有过娱乐公司的人朝着文化局的人大呼小叫吆三喝四的?

在文化局的职责中,是有这么几条的,诸如管理全市文化市场,拟定文化市场的发展规划,管理全市音像制品的批发、零售、出租和放映工作,查处文化市场违规行为,指导监督文化市场稽查工作等等。

娱乐公司主要就是在文化市场上混日子的,自然不可能离开文化局的监管,别的不消说,只是人家给你核定一个违规经营,就足以让你公司关门大吉。

尤其是音像处这一块儿,就是专门为了管理娱乐公司和音像出版公司而设立的,全市的娱乐公司和娱乐场所也不算少了,虽然很多都是有后台撑腰的,可是也没有谁敢站出来直接硬抗文化局的稽查组啊?

楞了一下之后,那个女处长才有些恼怒地站出来说道,“喊什么喊,你一个小孩儿吆三喝四的想干什么?”

“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这是范无病对文化局众人正式说的第一句话。

“我怀疑你们这一次核查的动机不纯洁。”这是范无病对文化局众人说的第二句话。

“我公司没有任何非法的淫秽出版物。”这是范无病说的第三句话。

“至于你们发现的淫秽录像带,来路不明,不能就此轻易认定为我公司员工所为,需要经过警方鉴定。”这是范无病说的第四句话。

“我们是外资企业。我地律师团会专门来处理这件事情。”范无病最后说道。

外资企业。律师团?

那个女地立刻愤怒地回头看了看自己地一众手下。“为什么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个?!”

范无病说自己是外资企业。却也是没错儿。一直以来他就是打着外资企业地名号。行民族企业之实。这也是没有办法地。谁让现在国内地私营企业民族企业是禁忌呢?外企或者港企台企。都能够享受到最大程度地税费优惠以及政策倾斜。而自己地私营企业还要面临着合法性考验。

但是范无病也看惯了。反正国内地现状就是崇洋心切。所以外资企业高高在上。而一些在技术上毫无优势科研地港台企业为什么也会忽然兴起。其目地自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上海这边儿跟外企和港台企业打交道地机会比较多。那女地深知跟他们纠缠到一起。简单地事情也会变得复杂。因此一听到范无病说自己地公司是外资企业。而且还有律师团。就有点儿头痛了。

文化局有点儿权力是不假,但是也不是那种特别强势的单位,与其说是权力部门,还不如说是打秋风的部门。平时吃拿卡要一点儿是正常的,但是如果说一定要搞个鱼死破的话,他们却也是没有那个胆略地。因此这位方处长就有点儿打退堂鼓了。

因为今天这事儿,本身就有点儿邪性。

方媛媛方处长最痛恨的就是生产和出售淫秽出版物,尤其是毛片,因此她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一向是心狠手辣绝不容情地,在业内有绝情师太的美誉,上海扫黄打非的成就,倒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她的功劳。

因此底下人投其所好,经常要给她汇报一些哪里又在放黄色小电影,哪里又在搞人体艺术聚会。哪里是生产销售淫秽音像制品的窝点,等等等等。

但是今天这事儿,却是一位副局长交待下来的,说是最近经常有人举报新丝路娱乐公司这边儿有非法出版物和淫秽音像制品,让她去带人看看情况,到底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新丝路娱乐公司的名气还是挺大的,但是在上海市众多的娱乐行业当中,并不是那种一下子就可以让普通人记得住地公司,因此方媛媛处长对于新丝路娱乐公司并没有多深的印象。既然领导都说了让去查一查,她当然没有想到其它。

这固然是因为娱乐公司归自己管,而方处长一向又是强势惯了的,另外就是因为她忘了一件事情,并没有仔细地了解一下新丝路娱乐公司的详细资料,听到这个名字,怎么都会认为这是一家地地道道的国内企业,谁知道它居然会扯到外企身上去呢?

如果是外企的话,一般不都是起一个英文字母缩写的名字吗?

方处长感到有些后悔。想要抽身。不过自己身边跟着这么多人,对方的员工更多。想要偃旗息鼓的话,岂不是说明自己胆怯了?而且,确实是搜出了录像带啊!

于是方处长一挥手,她手下一个随员立刻会意道,“嗯,原来是外企。不过外企也不能不遵行我国法律地,收售淫秽录像带在我国都是违法的行为!这些带子我们要带回去作为证据,相关人员要作记录,你们等候处理结果吧!”

说完之后,文化局的人就行动起来了,想要将那些录像带都给带走。

不过范无病自然就不干了。

若是让他们走掉的话,那岂不是白白地在自己的头上扣上一顶收售淫秽录像带的大帽子了?于是范无病说道,“这么急着要走做什么?好像你们文化局也没有查没出版物的权利吧?”

“莫非还要等我把警察喊来,你们才肯低头?”方处长顿时有点儿怒了。

按道理说,文化局有稽查的权力,却是要在几方面联合执法的情况下,才能够进行相关处置地,他们就这么几个人过来,想要没收人家地物品,确实不占理。

但是一般而言,被查到短处的公司,哪个敢跟文化局地人咋呼?还不是人家说要罚款就罚款,要处罚就处罚,就是责令你停业整顿,你也只能忍着,然后找关系跑门路,塞点儿钱来打通关节,只要钱花到了,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完全没有必要得罪这些政府机关的官员的,那只会给自己以后的发展制造障碍。

要知道,这些人是比较记仇的,即便是当时肯服软,但是事后的打击报复会叫你应接不暇,后悔曾经得罪过他们。

这个时侯,范无病公司的一个主管匆匆地挤进了人群,附在范无病的耳边说了句什么,只见范无病的眼睛一亮,便笑了起来,“好啊,就叫警察过来吧,看看我们今天这事儿该如何了结。”

文化局的几个人脸色顿时有点儿难看,不过方媛媛方处长就很恼怒地说道,“谁怕谁啊?!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制黄贩黄还这么理直气壮,别以为你们是外企我们就那你们没有办法了!只要是查有实据,一样要严办!”

义正词严地发表了一通儿自己的意见之后,方处长大声问道,“你们的在哪里?!我要报警!”

范无病一挥手,员工们立刻让开一条路来,露出了桌子上面的。

方媛媛气哼哼地走了过去,高跟鞋踩得地板咣咣作响,这个时侯范无病才注意到,方处长倒是穿着短裙的,不过是职业装套裙而已,身材也有点儿走样儿了,毕竟年龄不饶人了,若是年轻上个十几岁,或者还是有点儿看头的。

“喂,警察局吗?”方媛媛拿起了,语气不善地说道,“我要报警!”

“请说明时间地点和事由,我们会把情况反应给当地派出所,由他们出警。”里面传出了一种程式化的声音。

大概是接报警的经历多了,对面接的女警显得一点儿激情都没有。

“我们是文化局稽查组的,现在发现新丝路娱乐公司有治黄贩黄的嫌疑,已经查到了证据,请警察局的同志们过来配合一下。地点就在----”方媛媛一口气将这边儿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又强调道,“请派出所的同志快点儿过来!”

结果对方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看情况再说吧,派出所的同志也很忙。”然后就扣了。

“喂,喂!这是什么态度啊?!”方媛媛愕然地听着里面传来的嘟嘟声,有些发愣。

“警察局可比文化局牛多了。”人群之中顿时就有人笑道。

警察局自然是比文化局牛多了,人家可是有逮人的权力的,而且管辖的范围也比文化局多多了,随便看你不顺眼就有个抓人的名目,根本就不需要考虑你是不是真的违法犯罪了,反正先关进局子里面再说。

即便是最后查清楚没事儿,也就是说一声你没事儿了,可以回家了,就把你给打发走,不是有很多人都有过冤狱的经历嘛,还有一个被控杀妻的杀人犯,服刑都二十多年了,警方才在无意当中找到了真凶,不是也没有说一句补偿的话嘛。

总而言之,警察局可是比文化局要有实权,人家是看不起他们的。

不过方媛媛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处长,今天吃了这个瘪,自然是不肯善罢甘休的,于是重新拨起了,这一次确实直接打给了市局的一位处长,算是跟她们对口联络的负责人。

因此没过多久,市局的警察们就过来了。

卧式秸秆打包机公司
顺义搬家
天津清关公司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