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全民大穿越第519章我的意思是在座各位都府

2019-01-14 12:18: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全民大穿越 第519章 我的意思是在座各位都是弱智

喊杀声喧嚣天际,如潮水一般涌出灵柩山的魔庭大军以百人为一组,结成一座座大阵,互通魔种真气,幻化出形态各异的法阵元灵,但却隐有规律,一半大军幻化出十二尊祖巫战灵,或挥洒水火,或驾驭风雷,又或者一骑当千,凭借祖巫强横肉搏之力杀入敌阵,

全民大穿越第519章我的意思是在座各位都府

而另一半大军却演化诸如诛仙四剑,太极图,东皇钟一类的法宝元灵,由此衍生出种种战术。

黑白阴阳鱼流转不定构成的太极图猛然一张,虚无缥缈的力场囊括数十里方圆,在其中的幽冥鬼物动作呆滞,一身死气硬生生被压制三成之多,强势控场能力近乎无解,而祝融和共工的祖巫元灵趁机而来,水火同炉,激起连绵殉爆,直接清空一片,而速度冠绝的帝江祖巫元灵,直接抄起诛,陷,戮,绝四大绝世杀道仙剑,汇集数个大阵之力,以无人之势洞穿敌阵。

在大规模战阵之中,魔种对幽冥鬼物的克制之力发挥到极限,千人之阵,可正面击溃洞穿十数万幽冥鬼物集结而来的滂湃死冥之气,万人之阵,可肆意撕扯数十万幽冥鬼物凝结而成的防线,如如无人之地般轻松。

憾无极坐镇大军中枢,昂首环臂不动不语,神色凝重,在神武界的战斗传统中,素有兵对兵王对王的惯例,同级间的抓对厮杀蔚然成风,而眼下放到和幽冥界的大军厮杀中,双方依旧保留着这个惯例,双方顶尖强者都坐镇后方,任由大军厮杀而归然不动,默默等待着刺刀见血或者一锤定音之时。

这次魔庭出动的先锋军足足有三万之众,凭借魔种近乎碾压一般的克制性,魔庭大军一时间风头无二,每每一击落下,便血屠成千上万幽冥鬼物,以超级地图炮的效率清空肉眼所见的一切幽冥鬼物,但就算碾压如斯,憾无极的脸色依旧不见半分喜意。

因为那近乎蔓延到天际的幽冥鬼物大军,一点都没有减少的迹象,反而不断的扩张,永无止境的扩张。

被祝融祖巫元灵以焚灭天火一击屠绝数里的焦热之地,密密麻麻的白骨手掌从地面突起,撕开被焚灼到泛黑的大地,一具具半腐烂的幽冥鬼物从大地之上爬起来,睁开空洞的可怖眼眶瞪着魔庭大军,然后奋不顾身的袭去,哪怕被轰到支离破碎,但只要一息尚存,哪怕是将自己腐烂的掌骨放到离魔庭大军更近一毫米的距离,这些幽冥鬼物都会毫不犹豫的做出来。

一击之下屠杀过千,但瞬间从地底爬起来两千以上的幽冥鬼物,那越杀越多的幽冥鬼物,让人不自禁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纵然憾无极意志刚硬如铁,但此刻心头也有三分心惊,因为他的神念可以清晰的察觉到,在大地之下,潜藏着无数的尸骸,或者说得干脆一些,眼下魔庭大军所踩着着大地,纯粹是由无尽尸骸组成的,而现在这些原本无知无觉,宛如死物的尸骸尽数在不知名的力量影响之下,化作源源不绝的幽冥鬼物大潮向魔庭大军涌来。

虽然这些刚刚转换出来的幽冥鬼物很弱,弱到哪怕一个刚入品的武者都可以杀个几十个不带喘气的,但再渺小的力量,乘与压倒性的数量,那都是绝大的威胁,再卑微的炮灰,聚集多了,都可能形成席卷天地的沙尘暴,而且这些刚复苏而来的幽冥鬼物虽然羸弱,但战斗意志却着实可怖可畏,爪牙扑咬,哪怕是扑过来自爆,也要给敌人造成伤害。

渐渐的,哪怕魔庭大军兵锋所指所向无敌,但幽冥鬼物的数量却越来越多,弥漫天地的幽冥死气也越来越恐怖凶戾,一湖之水可以浇熄火山,但却无法浇熄炙热燃烧的太阳,以魔种的克制之力,都渐渐被幽冥死气反向压制住,从一开始的数十万幽冥鬼物大军,渐渐蔓延为数百万幽冥鬼物大潮,战争的天平开始渐渐倾斜。

“这就是幽冥界的无数个时代以来积累的底蕴吗?”见微知著,仅仅是初战,幽冥界就展现出如此雄浑的战争底蕴,若真的开启两界全面战争,幽冥界又会拿出什么样的底牌呢?憾无极很忧心这一点,他素来杀伐果断,意志刚硬,千百年以前从大烂陀寺叛门而出,秉持原始天魔意志掀起滔天血劫,可见其性之暴戾,然而在这一次对幽冥界的战事上,他却持保留的态度。

他根本不赞同莫煌的战略计划,要知道眼下灵柩山坐镇两界交汇之处,近乎永久性的撑起两界通道,眼下魔庭大军可以毫无阻碍的挥军而出,但一旦战事衰败,那幽冥界的大军也可以长驱直入神武界,到那个时候可谓无可挽回了,所以他倾向以术士短暂打开两界通道,缓缓升温战局,保留进可攻退可守的权力,而不是现在这样倾尽所有的尽力一击。

但拳头为尊,放眼整个神武界,能够正面抗衡莫煌的几乎没有,所以这她一个人带孩子去了医院份不留余地的战略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出炉了。

纵然对战略有所忧虑,但憾无极身为先锋军统帅,屹立在战场中心,同样有着一往无前的坚定自信,幽冥界有着无数个时代积累下来的雄浑底蕴,而魔庭大军同样带着一个世界的所有光辉而来,谁胜谁负,不战过谁知?

魔种对幽冥死气的克制性,是极尽全面的,任何幽冥鬼物面对魔种武者,攻被压制,防被削弱,一身力量七折八扣,能发挥五成以上便算不错了,真等到气劲碰撞刺刀见血那一刻,魔种武者三成力便可正面硬撼十成功力的幽冥鬼物,而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魔种是以幽冥鬼气为食饵来成长的。

战火燃烧半个时辰后,战场上因为幽冥鬼物被轰杀,自爆,散佚而产生的幽冥死气近乎浓厚成为肉眼可见的灵气洪流,而这份灵气洪流,两成被幽冥鬼物们自身截留,而另外八成则尽数被魔庭大军吞噬,战斗至今,魔庭大军全都几乎暴增一倍功力,个个都好像打了鸡血一般亢奋不已,战斗状态一升再升。

如果幽冥界这边拿不出任何反制措施来,光凭这三万魔庭先锋军,憾无极不敢说彻底绞杀眼前的幽冥鬼物,但来个百进百出却不是问题,而幽冥界这边的反制措施来的比想象中更快,憾无极骤然感觉体内真气一滞,似有些运转不良,而此时三万攻杀激烈的魔庭先锋军也同时停了下来,他们身上的魔种魔气也出了问题,大阵幻化的种种战意元灵都开始隐有不稳,而此时之前一直任由低等炮灰鬼物进攻的幽冥大军中,突然冒出了许多实力强横的精英鬼物,轰然杀了过来。

憾无极战斗经验丰富,手段也极其过人,顷刻就发现了问题的原因,他体内漆黑如魔的魔种,竟然在表面悄然浮现出一抹绿意,而这绿意竟然还在不断扩散,每扩大一点,魔种的运作就愈发不稳定。

“居然从魔种的运作源头做手脚?”憾无极神目如电,认真搜寻之下,便在对面的幽冥界大军中窥见端倪,一些面目和百地人族相似,只是青面獠牙不似生人的高等幽冥鬼物悄然出现在战阵之中,他们从怀中掏出一个个白骨瓶,然后将之摔碎,一丝丝墨绿色的气体升腾而起,而这些高等幽冥鬼物默默念咒,墨绿色气体悄然融入漫天幽冥死气洪流之中。

仅仅是一眼所见,憾无极甚至无需获得更确切的信息便能大致推断出幽冥界所采用的反制措施,神武界以魔种为王牌挥军进攻幽冥界,又岂会没有推想过敌人会如何反制魔种,太阳底下无新事,魔庭高层那几个武林超级高高手碰个头,换个立场,带入幽冥界的角度,以他们的武学智慧,破解反制魔种的法门都推断出不下于百种出来,而眼下幽冥界所用的法门,早被魔庭高层设想过了。

无非是靠异种力量或者某种毒素污染幽冥死气,造成魔种的消化不良而已,老实说,幽冥界采取的手段,还真让憾无极有些失望。

“大军回防,启用天魔晶柱!”一声令下,三万魔庭先锋军回到灵柩山,而后一座座晶石柱子升起,这些晶石柱子约莫十米高,通体刻录了玄妙不可言的符箓,隐有电光在其中流转,魔庭大军还是以百人一组,每一座晶石柱边都有一组魔庭军队,输入魔气之后,晶石柱子缓缓飞空,一股囊括百丈的无形气罩膨胀而起,将魔庭军队笼罩其中,眨眼间,三百个以晶石柱子和魔庭军队为核心的气泡漂浮在灵柩山中。

那些突袭而来的精英幽冥鬼物看见魔庭拿出这般莫名手段,心头都闪过一丝不妙,但幽冥鬼物间位阶森严,上位者一声令下,下位者就绝无退缩或质疑的可能,只能硬着头皮硬上。

“天魔破幽炮,预热,发射!”憾无极一声令下,三百座晶石柱子同时亮起来,电光汇集,炸裂,向着四面八方雷射而去,而后无数雷光勾勒出一座立体式的法阵,法阵缓缓旋转,上夺九天,下吸九地,源源不断的幽冥死气被吸摄而来,瞬息而去,一道灰黑的光柱爆射而出,光柱飞射到半路,隐隐幻化出天龙之形,咆哮飞舞,降下无匹杀势。

如热刀切过猪油,一击落下,许多精英幽冥鬼物便被轰散了形体,幽冥鬼物乃死后转身而成的存在,非生非死,普通幽冥鬼物姑且不谈,但一旦修炼到一定的地步,便极其难以杀死,只要有足够的血食补充,又或者力量充裕,断肢重生,残骸重聚也并不算多了不得的事情,这些被选中作为突袭先锋的精英幽冥鬼物中也有许多有此能耐,但当这些精英幽冥鬼物试图鼓荡死气,试图聚敛被轰散的形体时,却发现一股莫名异力侵蚀进了他们的身体中,宛如汪洋漩涡一般吸扯着。

一击天魔破幽炮后,被轰散形体的幽冥鬼物,连同漫天幽冥死气,都被吸入了天魔晶柱之中,而后天魔晶柱明显扩大了一些,散发的光辉和威势都明显强了一点,一张张面孔在天魔晶柱光滑的表面若隐若现,这些就是那些被吸摄进来精英幽冥鬼物,但眼下他们已经失去了自由和身体,被镇压在天魔晶柱之中,成为天魔晶柱的能量源泉。

三百座天魔晶柱,如贪婪的强盗一般,不断重复击溃幽冥鬼物,将其吸摄镇压的过程,片刻之后,天魔晶柱普遍从十米高成长为二十米高,而那些突袭而来的精英幽冥鬼物都没有达成什么像样的战果就被彻底击溃

憾无极在这一轮交锋之中,依旧没有出手,负手而立摆足架势,但看见天魔晶柱的出色表现,他的心头便安定许多了,魔庭有胆气掀起全面战争,自然不是只有全军玉碎冲锋,能轰杀几个就杀几个这种牌可打,天魔晶柱就是魔庭最新研发出来,专门针对幽冥鬼物的高等战争机关法宝。

天魔晶柱的最初核心和思路,就是仿照魔门秘藏的一部驾驭鬼物,名为魔虎伥鬼法魔功,这魔功其实并不算出色,杀得一人,便能吸摄其魂为己用,或作为力量熔炉提升功力,或是外放形成百鬼夜行攻势,有着修炼快,威力强等优点,但同时也有着稍有不测则会万鬼反噬其身,走火入魔,到达一定境界后就无以为继的缺点,算是一部典型的魔功,放在魔门浩瀚如烟海的典籍库藏中,并不算太出色,但却因为有着别具一功的驾驭鬼物法门手段,所以最终被魔门选中,作为核心开发出天魔晶柱。

内置天魔种法门,辅以改良版魔虎伥鬼法,吸摄镇压幽冥鬼物为能量,内部架构了九重净化回路,可反制十数种污染幽冥死气来污染魔种的手段,净化完之后的纯粹幽冥死气,除了天魔晶柱本身成长发动所需之外,便会灌注到所属的魔庭军队中,供其持续战斗,而撇除辅助之用外,天魔晶柱本身就是一件威能赫赫的杀伐之宝。

这一回的交锋,是魔庭高层的智慧更胜一筹,但憾无极心头并无得意,反而愈发严阵以待,等待幽冥界那随之而来的各种后手,等待了良久良久之后,憾无极愕然发现幽冥界又拿出了之前的低等幽冥鬼物大潮冲锋的徒劳攻势,一波波的冲锋,除了给天魔晶柱和魔庭大军提供成长的资粮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用途。

是麻痹,还是掩护?憾无极目光炯炯,试图洞察幽冥界大军掩盖在迷雾之下的手段。

“唉,我说老憾啊,我觉得你是不是有点紧张过度了啊,虽然幽冥界中有智慧和力量都不逊色于我们的高等幽冥贵族存在,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幽冥贵族同时也是废到不行的弱智啊。”

莫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边拍着憾无极的肩膀,一边对对面那些幽冥鬼物表达着自己的不屑,憾无极吓了一大跳,身处万军之中居然被莫煌神不知鬼不觉摸了过来,如果是幽冥界的刺客那自己少不得要吃点苦头,看到憾无极的眼神,莫煌潇洒回了一句:“别那么惊讶,我若不是比你强的话,我又怎么能当你老大呢。”

这个话题对憾无极而言太难堪了,不承认那是违心之言,承认那也太扫自己面子,便咳嗽一声岔开话题道:“那你又为何认为那些和我等比肩的幽冥贵族是弱智,还是说你认为我们都是一样的弱智?”

“这点不关个人力量和智慧的问题,而是集群智慧和文明的力量,以这天魔晶柱为例,提出这个构思,是你我的智慧,但具体架构可行理论,并将其完善,然后再这份完善上更进一步,将其改进成为如今的杀伐之宝,中间经过多少人的手,整个的魔庭强者的智慧都烙印在其中,而后是科学院三千七百八十二位拥有正式科研执照的学者孜孜不倦的研究,制造出试验品之后,是地府,天庭,万千魔种武者在实践过后提交的反馈建议,而后经过十数次大改小改方有了今日的天魔晶柱。”

说道这里,莫煌不屑的看向那蜂拥而来的幽冥鬼物,断言道:“而以幽冥界的文明形态,有可能缔造出天魔晶柱这般科技结晶吗?一个幽冥鬼帝,就算有着你我一般的智慧和力量,但以一己之力和个人智慧,就算再怎么狡诈和聪慧,能比的过千千万万众生的群策群力?简直可笑,我敢断言,这区区污染幽冥鬼气来反克魔种的手段,就是那群幽冥鬼帝所能想出来,自以为必杀一击的措施了,这一击过后,别指望那群家伙能够立马再拿出什么了不起的手段来。”

莫煌的话充斥着挥之不去的蔑视,实际上莫煌也不认为事实会偏差到哪里去,能从万千幽冥鬼物中杀出来,晋升成为幽冥鬼帝的家伙,资质才情天赋都绝对是无可挑剔的,放到单挑中来看,神武界的巅峰武者与其比之难有高下,但一旦拔高到一定角度去看,某种无形有点情绪不要紧的弱势就会让划分出深刻的高下差别。

幽冥界以极富破坏性和腐朽性的死亡法则立界,这里是文明的坟墓,不仅是对外,对内也是,低等幽冥鬼物智慧懵懂,形如野兽,从这些野兽中晋升出来的精英幽冥鬼物才能初开智慧,开始思索天地法则,而后高等幽冥鬼物有着不逊色于诸界众生的卓越智慧,但文明的繁茂,并不是看最高层有多聪慧了得,而是需要最底层民众,整个世界所有存在一点点积累的,而在幽冥界中,一群贪食血肉,懵懂如野兽的低等幽冥鬼物能够开创什么精彩的文明?

举个更深刻的例子,地球的美国和非洲一个普通小国,也许美国总统和这个非洲小国总统在某种程度上来看,是旗鼓相当的,毕竟大家都是人类,都是智商正常的成年男性,真要让两个人正面肉搏单挑真不好说谁胜谁负,指不定美国总统还要吃点小亏,但一旦不比较两人单纯的肉体和智商学识差距,让两人回归自己的职务,美国总统动动嘴炮都将非洲总统虐杀出翔来。

这就是差距,在不同立场和角度下各有不同的高下强弱差距。

天魔晶柱的研发,本就是一个神武界文明通力合作研发出来的科技成果,期间无数人为之奔走效力,而后集思广益而来的智慧结晶甚至让莫煌都为之赞叹和觉得自愧不如,当天魔晶柱诞生的出后不久之后,各种配套战术,实战经验,被反制时的应对措施已经相对成熟,而在幽冥界,通常就是身为头头脑脑的幽冥鬼帝以自身“惊天动地旷古绝今”的大智慧思索一番,然后理所当然的吩咐下去,而后下面的人兢兢业业的执行,然后……就完了。

孰优孰劣,站在文明的程度上来看,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

汽车换玻璃
钟表维修店
室内吸顶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