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带着女徒去西游第八十四章乱起末

2019-01-13 17:13:4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八十四章 乱起

三天之后。

古斯国陷入巨大的动荡之中。

当天上午,辛尼斯所在的院子里尸横遍野,包括辛尼斯在内的所有沙齿族人全都变成了干具,横陈整个院子,现场恐怖非常。

而就在所有人都震惊于这个发现,还在猜测到底是谁干的这件事情的时候。

下午,亚雷斯塔被人发现死在家中――他被人切成了无数段,只留下一个完整的头颅,鲜血,内脏涂满了整个屋子。

一个沙齿国的水晶级强者和一百多沙齿族高手死于非命,跟着古斯国最为重要的二号人物也是被人分尸。

这个现实将所有人都震撼,以至于整个古斯国大部分人都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

但并非所有人。

在亚雷斯塔被发现分尸家中之后,古斯国那长年不见行踪,几乎成为了一个隐身人的国主克劳利出现了,他当众以战魂立誓,不管杀害亚雷斯塔的是谁,他都发誓要找出来,将对方碎尸万断。

同时,国主克劳利还宣布古斯国进入最高战争状态。沙齿国一个水晶级强者,二十二个黄金级强者,一百余白银高手全都死在古斯国境内。沙齿国是不会听他们的任何解释的。

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是严重的刺激到了沙齿人,他们一定会展开报复。

但就在克劳利发出战争预备宣言的时候,更让人脑子反应不过来的事情发生了。<飞行员在敌人的枪林弹雨里精神高度集中/p>

以大贵族艾得利家族为首的七个贵族家族突然宣布克劳利才是那个杀死亚雷斯塔和辛尼斯一行人的真凶,他们要为亚雷斯塔报复。而且艾得利家族的理由还相当的有说服力。

亚雷斯塔是水晶三级强者,辛尼斯是水晶一级强者,这两个人怎么可能被人无声无息的杀死?唯一的解释就是动手的人不但是一个他们不会戒备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实力强过他们的人。

克劳利是一个水晶七级的强者,而亚雷斯塔对他无比的忠诚和信任,辛尼斯虽然不相信克劳利,但若克劳利以国主身份拜访,辛尼斯又怎么可能想到以对方要动手?

虽然没有任何的证据,但艾利利家族的说辞还是被很多人所接受。

于是,古斯国大乱。

几乎是一夜之间,内环七大国最强之国一分为三。

一方是克劳利率领自称正统派系;一方是艾得利家族为首的八个大贵族势力自称复仇派系;最后一方是人数最少,偏安一隅,态度中立的中间派系。正统派掌握着所有的奴隶大军和还古斯国五成半的军队,复仇派系则是八大贵族的高手与私军以及四成的军队。中间派系由一个中立贵族带领,掌握着最后半成的军队。

一夜之间,正统派和复仇派杀得血流成河,四千多士兵,上万奴隶在这一战之中死去,鲜血染红了古斯国的地面时,末日一般的凄凉成为了这个曾经最为强大的国的主色调。

一个白天,一个夜晚,局势已经变得无比的混乱。

唐斗一行自然是被卷入其中。唐斗的第一反应自然就是把所有人都打包装回到生命之源空间,他自己一个人再加小春子和阿宝的帮助,完全可以在这一片混乱之中来去自如。

但就在他准备行动的时候,一群奴隶难民逃到了他所在的位置。

似乎是奴隶生育所的那些奴隶们在混乱之中逃了出来,他们之中大多已经完全的沦为了生育工具,本来是根本没有逃跑的概念的,但是他们之有一批这一次刚刚买回来的奴隶,这些奴隶还有作为人的本能,看到有机可趁,于是就带着其他人一起逃走。

七百多人逃出来,在混乱之中死去两百多人,还剩下不到五百人的时候人,他们逃到了唐斗所在的院子里。

因为之前混乱的时候有军队想要冲击唐斗的院子,被小春子一个火环烧成飞灰,所以不管是哪一个派系的军队在这样的混乱之中,也都下意识的让开了这个危险的地方。

于是唐斗院子所在的那条街反而成了混乱之中最为安静和安全的地方。

人都是避祸躲灾的,那些奴隶们东奔西跑的时候看到唐斗这里没有人在乱杀人,自然就往这里跑。

唐斗对那些来杀人的家伙自然是不会客气,但是这些奴隶他却是不可能下手的。

而有了这么多奴隶躲到他所在的地方,他本来想一走了之的打算也只能作罢――他不敢保证这里面有没有间谍之类的人,也没有时间一个个的检查,而且如果这么多人瞬间消失在他这里,只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于是和沙云悦一番商量之后,他干脆就不走了,在整条街上立起了安全线,让阿宝和小春子各自守着街道两头,他坐镇中间,任何前来避难的奴隶或者是其他人,他都欣然接受,只要不在这里乱来就可以。而任何敢打这里注意的人,那我们会听见花开的声音会毫不留情的干掉。

于是一夜过去,唐斗院子所在的这条街道容纳了惊人的两千多难民,其中大部分是奴隶,也包括一些小贵族――也就是那些因为某些原因退役的战士,或者是某个商队的奴隶主。

两千多人挤在一条并不大的街道里,当真是人挤人,肩膀挨肩膀,大部分人只能就地坐着,别说躺下,就是坐的时候多占点位置都没那么容易。

一开始这些小贵族还想在人群里面搞点特殊,让那些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的奴隶给他们让开位置,但唐斗在战歌卫在人群里管理秩序,不管是谁,只要闹事,立刻干掉。

特殊时期,特殊手段。这个时候要是有人发难,整个街道会瞬间成为屠宰场。

所以唐斗宁愿用暴力镇压,也不想最后这里成为和外面一样的混乱之所。

当一夜时间过去,整整一夜的厮杀终于暂时的停止了。

正统派和复仇派暂时偃旗息鼓,不管他们以什么理由开战,但并非都是一群疯子,双方其实实力相差无己,正统派的正规军兵力本来就要多一些,而且还有几乎所有的战奴部队,在部队方面正统派大占优势。

但复仇派也有自己的优势,他们的部队虽然少很多,但却有两大优势。

一个是高手多,七大国的组成都很类似,那就是贵族制,国主虽然有很高的权利,但说白也就是众多贵族之中最强的那家,他们要统治整个国,也需要其他贵族的帮助。

在阿尔撒的贵族就是高手,一个贵族要是没拿得出手的高手,那只能当那种最底层的小贵族,想要成为一个大贵族,拿不出十几个你会发现黄金级都不好意思给人打招呼。

所以八大贵族一起闹事,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几乎抽走了古斯国八成以上的中高层高手。

正统派除了国主所属的家族,还有三个贵族支持,这四个家族加一起,在最顶层的战斗力上有优势,但中高层就完全没法和复仇派比了。

而在这个优势之下衍生出来的,就是第二个优势,那就是部队的军官,尤其是那些基层军官。

在没有电子络指挥系统的世界,一支军队想要有足够的凝聚力和指挥作战能力,可不是有一个最高统率就够的,大量的基层军官就像是电子络系统的服务端口,没有他们,再厉害的高层军帅也只能干瞪眼。

正何况正统派那边连高层军帅都没有,

带着女徒去西游第八十四章乱起末

克劳利似乎是一个纯武力派的国主,要不然也不会平时把所有的事情全都交给亚雷斯塔了。没有厉害的最高统率,又没有可以完美控制军队的基层军官,正统派的部队虽多,但基本上就是凭着武力乱打一气。

于是血战一夜,他们留下无数尸体,却只能和复仇派打成平手。

天亮之时,战斗终于停了下来。

双方都需要一个新的战备统合,同时,他们也需要去想办法壮大自己的实力,以便让这种内斗迅速结束――他们心里很明白,这样的内耗继续下去,其他六国是不会看着的,至少沙齿国会第一时间打过来――他们道理都懂,只是谁都停不下来。

于是中间派和唐斗这个特殊人物,就成为了双方试图拉拢的目标。

复仇派因为是艾得利家族为首,所以他们并没有来找唐斗,而是去找了中间派。倒是克劳利这个国主,亲自来见唐斗了。

“克劳利国主,真是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唐斗听说克劳利来了,来到了街头相见――实在是里面不方便进去,到处都是难民。

克劳利是一个一脸刚毅,满脸络腮胡子,看起来像一个铁血将军更多过国主的男人。

人类!

拥有一头稻黄色的短发,短发根根立起,就像个刺猬头一样。他眼神锐利,穿着一身以黑色为主色调的战甲。

“尼古拉斯,什么样的条件可以让你加入我?”克劳利无比直接,甚至可以说直接的有点缺心眼的开门见山。

不过也可以理解,这都马上要国破家亡了,谁还有那个心思打官腔?

“你能付起多大的代价?”唐斗问。

既然对方这么直接,他也就直接对直接吧。

“亚雷斯塔的位置!”克劳利开出一个天价:“我不喜欢管理国家,只要你帮我打退了那些叛逆,还有接下来其他六国可能的攻击,让古斯国不倒,那么事成之后,亚雷斯塔曾经的位置就由你来坐!”

“你不怕我到时候把你给害死?”唐斗嘿嘿一笑。

“无所谓,你要能干得掉我就动手!”克劳利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不知道有多认真。

这下唐斗都有点惊悚了:“国主先生,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不直接让出国主的位置呢?”

“因为我需要一个国的财产和安全来支持我的修炼,我说过,我只对修炼有兴趣,我的目标是冲击钻石之上,水晶级远远不能满足我!”

好吧,这是一个极度的武痴――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

“说实话,国主先生你开出的条件相当的诱人,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动心了。但是,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了?”唐斗一摊手:“我只不过是个白金九级,而且还是个外来人!”

“亚雷斯塔曾经和我说起过你。如果你与我们为敌,那就一定要第一时间杀了你,不然连他都没有把握对付你。既然亚雷斯搭都对你如此忌惮,那么我也可以试试!”看来克劳利对亚雷斯塔真的是相当的信任。

唐斗自嘲一笑:“被亚雷斯塔先生如此看重,我真的是压力山大啊!”

“那么,你同意了?”克劳利看着唐斗。

“我要是不同意呢?”唐斗耸耸肩。

“我立刻离开,然后发动所有的力量先将你干掉。因为亚雷斯塔说过,你成为敌人是无比可怕的事情。我不会把一个强大的敌人留给那些叛徒!”克劳利像个机器人一样的回答。

“你真不是一个擅长谈判的家伙!”唐斗哂笑道。

“我本来就不是来谈判的!我只是来告诉你我的决定!”克劳利析着脸,认真的让任何人都相信只要唐斗一摇头,他就会马上去发动所有的军队来干掉唐斗。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唐斗喟然一叹:“你知道是谁杀了亚雷斯塔和辛尼斯吗?他们两个可没那么好杀吧?要是敌人那边有这样的强人,我可挡不住啊!”

“我不知道是谁,但不管是谁,我来挡!”克劳利目光锐利起来。

哪怕是武痴如他,最信任的手下被人害死,他也不是不会动怒的。昨天悍然以战魂起誓就可以看出这一点来。

“好吧,最不像说客的国主先生,你‘说服’了我。我们达成交易了。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那就是这里的人,得跟着我们去安全的地方!”唐斗手指向身后那些难民。

克劳利微微皱眉:“这些人没有价值!”

战乱之时,没有战斗力的奴隶,是没有价值的。

克劳利的观察简单粗暴。

“国主先生,如果你真的打算和我合作,那么希望你可以支持我的任何一个决定,就像是你当初支持亚雷斯塔一样!”唐斗道,“你之后就会知道,这些人的价值有多大了!”

克劳利点了点头:“好!”(未完待续。)

振动自动送料机价格
西宁招聘信息
男卡通头像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