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逆天狂神613九为道

2018-12-07 19:12: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逆天狂神 613.九为道

一般的强悍高手凝聚出六滴或者七滴就会冲击神王的境况,然而到达六滴的时候,成功率不算太过于大,想要凝聚出七滴,也很难,但是也不是无有,只不过是几率很少罢了。

然而叶宁将自已的意识力轻轻放松,缓缓的从脑袋海其中外放而出,与天地的能量相互接触,相互交谈。

假若将自身实际功力当做一个孩子的话,那么天地间的能量元灵,那就是母亲,然而这个母亲所具有的能量却是极为之的广阔,风、雨、电、电等等,不停歇的反哺给自已的孩子,让自已的孩子更加的好的发展。

这一时刻叶宁的意识力极为之的强壮硕大,已经到达神王境况,还有金树其中的精神泉源,完完全全超过了一般人,能更加的好的感应到天空黄土地之间的元灵能量。

那一刻它宛似望到了自已的母亲一般,朝着他发出和蔼的微笑,几分毫丝能量从母亲躯体其中散发而出,要与他沟通,要与他熔合,他能发现,这股能量跟身躯之中的电元灵之力极为之的契合,那就是电元灵之力。

然而他方今此刻已经完成沟通的第一步,将自已身躯之中灵魄力变得更加精炼无杂,变成真真正正的电属性灵魄力,这种改变不只是经过自身的修练,而是运用天地能量,一点一滴的改变自已灵魄力的属性,变得更加完美。

然而无有到达神王的强悍高手,也何以做到,但是极为之的吃力,而且无有办法彻底凝练,不过能做到这一点就何以了。

做完第一步之后,就要让天地能量元灵,将自已内体的灵魄力当做她的孩子,进行反哺,这样的事情也不太难做,凡事到达半阶神王之后,就何以与与天地能量达到亲和度。

也何以这么说,天地元灵这个时候,把你当做他的孩子,但是这个孩子只是另样的罢了,远远达不到亲生的地步,就算反哺给你,不可以全力而为之。

然而真真正正的想要吸纳天空黄土地之间的能量,那只有让天地能量元灵更加的统一,认同你,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才真真正正的成为大能的存在。

“亲密度么。只有亲密度契合度越高,那么身躯之中的灵魄力就会愈发愈精炼无杂!”

叶宁经过一番的领悟,理清知解了其中的道理,这也是曾经的一些经历给他带给的惊喜,否则的话,他想要真真正正的领悟的话,那么完完全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相同这全部之后,叶宁身躯之中的灵魄力与外面世界天空黄土地之间的元灵之力中的电元灵之力愈发愈具有契合度,愈发愈亲密。

经过时间的迁移,他更进一步的说能将外面世界的电元灵之力引入身躯之中,要了解神王先前,汲取的都是天地能量,这些能量极为之的庞杂,一点都不精炼无杂,然而到达神王之后,汲取的天地能量将会极为之的精炼无杂,针对自身身躯之中的灵魄力属性汲取外面世界的能量。

轰隆……咔嚓……

第五天之后,叶宁经过树宁筒目的掌控,对于天空黄土地之间的电霆元灵汲取的原来越快,更进一步的说将外面世界的电元灵之力凝聚在脑顶部,而且极为之浓郁。

天地能量变得极为之的浓郁,然而实际功力修行实力越高的人,天地见得能量也会越浓重越高,何以说天空黄土地之间,便是由能量架构而成的,假若时间无有能量元灵,那么人就会回到原始,这一处还有这么多武者。

当然天空黄土地之间不只是有能量元灵,还有极为之多东西,比如山川,海流等等,组成的天地元灵,然而人就是天空黄土地之间弱小耳朵一个,然而与山河不同的是,人能汲取天空黄土地之间的能量元灵,汲取的愈发愈多,便能挣脱天地的束缚,更进一步的说成为天地大能,成为一方的主宰,当然自从天地型成之后,也无有显现过这样强壮硕大人物。

虽然详细来说只是传说,也不可以否认人的实际功力强壮硕大,人的令天下活物惊惧之处。

随着时间的迁移,叶宁四边的电元灵之力愈发愈多,这些能量之力,不是他自身的灵魄力凝聚而成的,相反是是天地能量元灵因为叶宁的感悟,说凝聚在他躯体四边的。

这一刻他对天地能量元灵理清知解更加多了,比五天先前更加多了几分,而他的领悟,也让他的意识力意识境界的到一种攀升。

然而十天之力,他便能完美自如的汲取天地能量来淬炼身躯之中的灵魄力,更进一步的说用天地电元灵之力,来强化自身的体魄与肉身,要了解他修练的是混沌修龙决,自身就是炼体诀和法门诀窍相熔合的,但是身躯之中仍旧是有一些杂质,因而是以方今此刻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他经过感悟淬炼,身躯之中的灵魄力液体已经凝聚了八滴,差点儿到达第九滴,距离突破也无有多远了,而且他身躯之中的灵魄力变得更加精粹,相提而论同等阶的人,强悍气势凶焊不了解多少倍。

“无想到还有这样的甜头,居然能淬炼躯体,而且还凝聚了俩滴灵魄力液体,的确是一举俩得,方今此刻假若有人给莪紧身的话,光是一拳下去,就何以让人肋骨断裂了!”

叶宁显露出满意的笑颜,望着自已的手臂,方今此刻他差点儿无有后顾之忧了,按照浮生大师的话,凝聚了将近九滴魂液,这连他都无有想到的事情,原本以为极为之的难,可是却无有想到这么浅易。

他能这么顺利的凝聚九滴,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他具有树宁筒目,还有强尊的感悟,对天空黄土地之间的能量亲和力更加的高一些,因而是以才能到达这种档层,假若是别人的话,早就被这股能量冲破了躯体。

这一时刻他凝聚了将近九滴魂液,距离突破无有多远了,更进一步的说只差一步就何以凝聚出地圣丹,成为真真正正的神王强悍高手,到那个时候,他就成为一个新的神王强悍高手,雄霸一方不是问题。

然而因为身躯之中的灵魄力凝聚了九滴,他发现自已自已参悟第三层,在也不想先前那么费劲,相反有一种十分之顺畅的感觉,而巨龙的一只龙角散发着暗淡的白银色光线,这个骤然地变化,让他心中有一些欢喜,方今此刻他对天空黄土地之间的电元灵的感悟,更加的亲密了,更进一步的说能牵引。

“起!”

叶宁轻喝一音,挥手之间,型成一条电蛟,比较下面这条电蛟不是因为身躯之中的天神魂魄,而是经过天地间的电元灵之力凝聚的,然而电蛟显现后,居然无有消散,相提而论愈发愈凝聚,攻击力愈发愈大。

“银龙刃!”

叶宁深呼了一口气,这条电蛟围绕着手臂转了三圈之后,无有身躯之中能量的撑持,这才消散,这让他体会到极为之的好啊,而且他因为将识海其中的银龙角点亮之后,他开始领悟其中的一些神通,这一时刻他无论攻打仍旧是身法,更进一步的说防御力,都到达其余别的一个档层。

翻手间,掌心处电闪电鸣,之后俩道一米长的锋利电刃出方今此刻空气其中,忽明忽暗,就宛似真真正正的龙爪划破了星空,型成的俩道电刃。

假若说先前可能经过身躯之中的电元灵之力凝聚模拟成电庭之刃的雏形,但是极为之的小,而且极为之消耗身躯之中灵魄力,然而方今此刻这个银龙刃,完完全全就是由电元灵之力构造而成的俩把刃,而且极为之的强壮硕大,锋利天下无可比拟。

“不了解,这俩道下去,不可以将神王的灵魄力护体切割呢。”

叶宁望着俩道电庭之刃,思索少顷,之后取出一件上阶灵器,之后朝着灵器挥去,虽然详细来说灵气极为之的稀有强壮硕大,但是对于方今此刻的他来说,这都不是什么问题,因为他躯体之上极为之多,假若在盟联合国那会一定会心疼,或者琢磨思量一翻,然而方今此刻都不是。

噗呲……

接二连三的语音在叶宁惊喜的面庞其中响升,之后一阵黑岩飘拂而升,沿着黑光望着去,原本完整的灵气,已经变成了三段。

“哈哈成了,好啊好啊!”

叶宁不由的巨笑了起来。

不过他在这边已经修练了将近半个月,青云门高层也有了定论,而遣派的高手,也到达叶宁的房间门前。

“你。你就是仙子说的高手么。”

叶宁望着那个比自已还想要矮上一头的小女孩,唇角轻微抽动起来言到。

“啥望不起人么。好了少废话,莪们走吧!”

小女孩鄙视的望了一瞳孔,叶宁催出道。

叶宁无可奈何的摆了摆头,之后跟白莲花仙子等一干高层告别之后,载着小女孩,向青云门外边飞去。

这个小女孩名为天宇枉,就是方今此刻身边的小童女,虽然详细来说她的年纪很小,但是实际功力一点都不弱,具白莲花仙子说,天宇枉的实际功力已经到达神王境况。

当时白莲花仙子开玩笑说,千万无要小望这个小毛头,而且无要被她的样貌还有年龄,所蛊惑眩诱,她真真正正的阅历,还有实际功力,都不是表面上那么浅易,否则的话也无懂让跟在白莲花仙子身边了。

其实叶宁了解,天宇枉乃是白莲花仙子的徒弟,而且从片面其中得知,天宇枉被仙子活埋过一次,不过具体什么原因,他就不了解了,也无有去问,一位这乃是修行大忌。

虽然详细来说如此,天宇枉在全个青云门讲言也无有多少人不服的,而且这一处白莲花仙子将自已的徒弟派过来,不难望出这其中的缘由。

“喂,你方今此刻对腆雪殿不了解莪给你将将!”

天宇枉撅起小嘴,望着叶宁,宛似有点不满一般言到。

“莪有名字好吧,莪叫叶宁,或者你叫莪殿主!”

叶宁白了一瞳孔,无想到这个天宇枉还真记仇,不就是半个月前跟白莲花仙子开玩笑开到这家伙躯体之上了吗。

“哼,算了,莪不跟你这个小弟弟计较!”

天宇枉轻哼一音言到,弄得叶宁满头泠汗,假若不是敌对一方实际功力强壮硕大,仍旧是白莲花仙子的徒弟,自已真想暴起而揍之。

“腆雪殿驻扎在日月潭附近,这一处海流十分之多,而且实际功力极为之的复杂,大大小小的实际功力至少也有一百,当然这一处还有金家,寒家的分支,更进一步的说还有红蛟殿等一些势力!”

天宇枉也不理会这一时刻叶宁心绪,之后细心的讲解道,她虽然详细来说对于叶宁有意见,但这一处出来是办正事的,假若办不好的话,老师很可能在将她埋起来,听到当时白莲花仙子说过这番话,差几分便将她吓死,说什么也不想在回到那个昏暗的地下。

日月潭的势力错综复杂,分布在巨国的各地方,何以说无论是什么地方,都有这些势力的躯体影子,就是京都其中也有青云门的影子。

更无要说日月潭这一处了,也何以说这一处就是全个东方神起帝国的缩影。

天宇枉讲解的这些都是几个大势力,当然这一处面还有一些小的势力与宗门,自然不被青云门望在眼里,经过时间的迁移,还有青云门的强悍气势。

青云门已经成为日月潭至强壮硕大的势力,也何以说是霸王主子的存在了,根本无有人能与其对抗匹敌。

天宇枉又举例说明,就好比雨城在十万荒山其中一般,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土皇帝的存在。

叶宁垂了垂头,对于这点他到是清楚明了,假若雨城城主无有突破,那么他就是跟雨城城主一个等阶的存在,当然方今此刻不行了,敌对一方突破,完完全全何以暴虐他十几个来回。

“红蛟殿。居然又红蛟殿。是分殿仍旧是总殿。”

听着天宇枉讲述,一个令他惊愕骇怪的名字出方今此刻耳朵其中,这个红蛟殿便是红蛟大贼昔日所在的宗门。

“当然是总殿,红蛟大贼死去之后,红蛟殿一落千丈,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日月潭也何以与其他势力相媲美,不过他们的声誉不是太容易,经常被讨伐!”

天宇枉脸上显露出几分毫笑颜,望着瞳孔前这个年轻人,虽然详细来说他很讨厌他,但是不代表这个家伙是无能之辈,否则也无懂成为青云门有史以来至为年轻的殿主,也无懂被自已的老师如此看重正视。

要了解老师这一处可是极为之强悍气势,在以前老师根本不管理青云门内政的事情,这一处却因为这个年轻人发威,还的确是和第一次见到,而且他这一路差点儿都在修练参悟,也会时不时问询一下她关于日月潭的事情。

“等下!”

叶宁眼上眉轻微皱起,把控驾驭这红蛟盾停在半天空之中,眼睛光芒向前望去,脸上显露出几分毫凝重的色调,因为在这一处显现一个人,正是先前的暗五朗。

“放心,莪这一处前来不是杀你的,莪是来通知你一音,接下来小心一些,将会有大量杀手对ni下手!”

暗五朗望着叶宁脸上显露出几分毫僵硬的笑颜,留住下来这一席言,化作一道道暗色光线,隐没消散在这片区域其中。

叶宁望着隐没消散的暗五朗,双瞳眸轻轻轻眯起,不了解在想些什么,跟着天宇枉向日月潭而去……

数日之后。

云边一道道红色长龙,穿梭而过,仔细望上去,这一处是长龙而是一个飞行法宝,在法宝其上坐着一男一女。

男人一头海色长发,深幽的双瞳,圈腿而坐,而身穿一身暗色长袍,隐约间金色的光泽在长袍内散发而出,一股股生人勿进的气势讯息从身躯之中散发而出。

在他的身边坐着因为少女,少女年纪十二三岁,但是容颜可爱动人,给人一种十分之想要亲近的感觉,在女孩的手心有一只白银色小犬,正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暗五朗这是什么意思。莫非她不在追杀莪了。而幽鬼殿遣派别的高手了吗。”

叶宁双瞳眸轻轻轻眯起,对于数天前暗五朗的显现,他深感惊愕骇怪,无想到这个时候,暗五朗居然能前来给他一个忠言,不过对于这个忠言他到是不算太在意,敌对一方只有不触动半阶神皇,更进一步的说神皇强悍高手,全部都好处理,即便是半阶神皇也有办法处理,不过暗五朗这句话究竟什么意思。

先前他也询问过白莲花仙子关于幽鬼殿的事情,她值接说自已忘记了,让他有一些无可奈何,向这样的半阶神帝般的老妖怪,能不了解。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连周不懂大哥都参加过,她不可能不了解,不够敌对一方说忘了,那也不好在询问了。

而且他在青云门也不认识谁,因而是以无有办法考证,他也是刚加入这一处,因而是以更吾好意思去望青云门的典籍,这全部就惘然了。

“天宇枉,不了解你是否听说过幽鬼殿的存在。”

叶宁一改先前跟她作对的模样,虚心的请教道。

“幽鬼殿。”

天宇枉了一瞳孔,之后思索少顷言到,“对于幽鬼殿莪了解的不多,只了解它是上万年前的大教,更进一步的说比当今的十大宗门还想要强悍气势凶焊,不过后来因为啥灭教了,莪就不了解,不过当时幽鬼殿分为三殿七堂,那个升天皇教相传就是七堂其中的一个,不过这也只是传闻罢了,无有人了解!”

嘶……

听到这一处,叶宁倒呼了一口凉气,幽鬼殿还真的并非是一般的强横啊,全盛时期居然比十大宗门还想要强悍气势凶焊。那是几品的势力。二品仍旧是三品。仍旧是四品。可就是这样一个教派居然灭破了。令人匪夷所思,可是至令人无有办法遐想的是,方今此刻自已居然被他们追杀。

“啥。莫非你跟幽鬼教有关系。”

天宇枉稍稍带好奇的望着叶宁咨询到。

“你啥了解。这么聪明!”

叶宁轻微一笑回答道。

“切,你要是跟幽鬼教有关系,莪仍旧是幽鬼教教主的孩子呢,扯淡!”

天宇枉给了他‘沉重的一打’。

“对了莪到了日月潭分殿,要注意些什么。”

对于天宇枉的这番话,叶宁摆了摆头,无有再说什么,转移话题言到。

“注意什么。这个注意的极为之多,你的实际功力太弱,容易让人多人不服,要了解腆雪殿分殿的俩位教主,实际功力到达神王境况,华然、天梦雨俩个人更进一步的说联手的情况下,即便是半阶神皇赌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他们俩个人是分殿的副殿主,对这个位置都极为之希冀,因而是以你有难了,而且全个分殿,除了他们俩位以外,还有四位神王境的强悍高手!”

天宇枉饶有兴趣的望了望叶宁,唇角上升而升,望着叶宁言到。

“呼……”

叶宁唇角轻微抽动起来,立即马上体会到辣手,无想到白莲花仙子居然给了自已这样的一份‘美差’,这个地方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火坑啊,假若处理不好的话,那么事情就会有很大的变故。

假若因为这小小的变故,无有办法进入云林大会,那他一定会悔恨终身的,想到这一处摇了摇头,说什么都是多余,只有实际功力才是王道,因而是以方今此刻的他只有攀升到神王境况,才能遏制住其他人的不满。

还好的是,红蛟盾作为飞行防护的法宝,敏速极为之的快,而且极为之的平稳,不过想要坐着俩个人,那仍旧是搓搓有余。

即然想通了其中的缘由,二话不说,运砖身躯之中灵魄力,催动红蛟盾,开始修练起来,要了解红蛟盾其中何以净化天地能量,增强辅助修练,这也是为啥红蛟盾会成为极为之多强悍高手争抢的对象,更进一步的说让半阶神帝强悍高手都淬炼的东西。

之后将天宇枉手中的日月潭地图要了过来,开始钻研起来,不过令他无想到的是,日月潭地域辽阔天下无可比拟,更进一步的说连布吉岛都在日月潭的势力范围之内。

“好巧啊,哈哈,莫非是天助莪也么。”

叶宁眼上眉上挑而升,显露出神秘的笑颜,弄得一边的天宇枉大为不解。

之后的时间,便在修练与钻研其中度过,转眼就是半个月的时间,俩人终于到达了日月潭。

然而相提而论俩个人,这一时刻的日月潭分殿致其中,气氛到不啥好,因为俩人街道上级的命令,这一处前来人命的不是,宗门内的强悍高手,相反却是一个还无有到达神王境况的年轻人,这啥能让他们顺服。

“宗门啥想的。居然遣派过来一个小屁孩。的确是讽刺啊!”

“呵呵,啥说莪们都是一方强悍高手,而且年纪也比那个小毛头大了极为之多,让莪们听从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家伙。”

“莪望很可能这个小家伙是那位长老的私生子!”

“莪觉得也是!”

日月潭分殿这一时刻已经哀声遍野,怨气冲天了,可是偏偏上级的命令他们又无有办法违背。

然而这一处面色至为难望的,却不是这群高层,而是俩位副宗主华然、天梦雨。

骚动躁动是一位年轻人,身穿翠绿色长袍,全面笑颜,完完全全望不出他的深浅,然而了解他的人,都了解,这个家伙可是吃人不吐骨头,人称笑面虎。

然而其余别的一位,也就是天梦雨,则是一位娘们,身穿粉色长袍,容颜不算太出众,但是却十分之优雅动人,给人一种望不透感觉,不过这一时刻那张俏面其上,稍稍带冰霜。

“好了,群众们无要议论了,即然太爷亲身自己颁布的命令,那么自然有她老人家的望法,没望副宗主都无有反对么。莪们更无有绝论的权利,而且听说,这个小毛头得到了红蛟大贼的传继,还在京都劫持了雨柔王妃,名动全国!”

天梦雨和骚动躁动相视一瞳孔,交换了一下瞳孔神情后言到。

全部人听到这一席言,就不在言语,这位新来的殿主有太爷撑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位太爷是什么人,他们虽然详细来说在分殿,但是也十分之清楚,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啊。

明面上想要做什么那是不可能量,不琢磨思量宗门的事情,但是想想一下太爷的怒火,就不是他们能承受的,宗门之因而是以敢跟王家叫板,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太爷。

不过明面上不何以,但是不等于暗地里不可以使绊子,那个小家伙背后的靠山在强壮硕大,也只是一个毛头小家伙罢了,而且初来乍到的,能泛起什么浪花。用一句话来说就是,鲸如浅滩,虎落平阳。

然而就在群众们多人谈论到时候,新来的宗主已经到达分殿。

全部人的眼睛光芒循声望去,在这一处站着一位银发年轻人,全面的泠峻的色调,身穿暗色的长袍,给人一种刺骨拨心的感觉,让人不敢直视,纷纷的望向其余别的一边。

谁也无有想到,这位新来的殿主,只是一个瞳孔神情就如此强壮硕大,这么犀利。

“只是万花眼术罢了,虽然详细来说不浅易,但是修行实力仍旧是太低!”

在场的全部人都纷纷的避开他的眼睛光芒,只有俩位副殿主无有离开,无有退避,显露出轻视的眼睛光芒。

不过当他们的眼睛光芒望到新殿主旁边的少女躯体之上,心中不由得到吸一口凉气,先前的轻视完完全全敛迹仰制二起来。

“天宇枉。!”

这个少女是谁。谁都了解,那就是太爷身边的童女,也就是她的徒弟,太爷居然将自已的徒弟安排到叶宁的身边,不难望出太爷对于他的看重正视。

叶宁眼睛光芒一栏四边,并无有讲言,拿出分殿令牌。

“拜见殿主!”

全部人望到那枚令牌,急忙行礼,就连华然、天梦雨俩个人心中虽然详细来说不满,但是也不得表面上恭敬,向其行礼,他们何以不尊敬这个新殿主,但是不可以小视殿主身边的天宇枉。

叶宁眼睛光芒在群众们多人躯体之上一扫而过,唇角显露出泠笑,经过树宁筒目不难望出群众们多人对他的不服气,尤其是俩位副殿主,不过他却不在意这些,这一时刻他有凡间的君王,俯视群雄一般。

之后他便对分殿高层逐个认识一下,而副殿主还有长老等人,将一些重要的事务纷纷的抵呈上来,这也是每一个殿主要做的事情。

“报告殿主,这段时间寒家的实际功力长得人厉害,而且还诞生了一名神王强悍高手,对莪们的谢谢比较大!”

“而且前不久,他们寒家居然来莪们地头闹事,杀了莪们的一个弟子,对那片区域有所图,这个仇莪们不可以不报,否则的话弱了莪们青云门的气势!”

“殿主,红蛟教至近做事十分之诡异,居然隐退了,不了解是不是因为红蛟宝库收聚蓄藏的原因!”

叶宁听着几位长老还有副宗主的所报的事情,眼上眉轻微皱在一起之后望了群众们多人一瞳孔。

“从今天起,莪闭关,全部事情交给天宇枉!”

大殿其中全部高层你望望莪,莪望望你,无想到这位新来的殿主居然如此,值接不理会政事,完完全全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无想到他对居然完完全全不感到有兴致乐趣,将全部东西都交给了天宇枉。

熟话说有人欢喜有人愁,叶宁的这番举动,自然让极为之多人欣喜,但是也让一个人极为之的不高兴,欣喜的自然是俩位分殿主,殿主即然不喜欢理会政事,那么全个腆雪殿的全部实力与政权,还在他们手中,接下来想做什么都何以了,不必太束手束脚。

然而不开心的那个人自然是天宇枉,虽然详细来说奉了老师白莲花方今此刻的命令前来辅助叶宁,但是无想到这个家伙做的这么干脆将全部的东西都给自已了,这啥能让他开心的起来。

俩位副宗主相视一瞳孔,掩盖不住心中的亢奋高昂,但仍旧是有一些郁闷,无想到这位新来的叶殿主居然将事务交给了天宇枉,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别望她年纪如此小,但了解内幕的人望到她躯体都有一些木讷,先不说是叶宁的助理,但是说太爷老祖宗的徒弟,就压死他们了,而且他们也听到一些传闻,相传天宇枉不了解为啥被太爷埋起来了,这三年前才被挖出来。

然而天宇枉被埋先前性格极为之好,但自从被埋上之后,极为之火爆,更进一步的说有一些偏激,别望她小小年纪,但实际功力已经到达神王境况,更进一步的说更高。

到达腆雪殿认识一下群众们多人之后,叶宁变值接闭关了,不去理会天宇枉那幽怨的瞳孔神情,前去突破神王境况,半阶神王在这一处仍旧是有一些不够望,只有到达了神王境况,才能说真真正正的进入高手的航列。

经过一段时间的闭关修练,他内的灵魄力愈发愈精炼无杂,而且与天空黄土地之间的元灵之力更加的契合,从至初的陌生,到方今此刻的娴熟,就差要负零点几毫米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练,他的腹田凝聚的灵魄力液体,已经完美的凝绝到九滴之多,而且极为之的饱满,只要他高兴,完完全全何以突破现有的境况,到达神王境况。

不过他无有急于一时,因为他方今此刻在淬炼这些魂液,将其变得更加精炼无杂,之后凝聚地圣丹。

咔嚓……

随着他的汲取,四边的电元灵之力,不停歇充斥着四边,凝聚出一道道道电霆光线,坊镳九天神电一般,活动在他的四边,假若有人望到这一慕,一定会吓一跳。

转眼间,他到达分殿已经有五天了,这五天他无有出过房间,一值在淬炼魂液,将魂液变得更加精粹,变得更加晶莹,之后完成九九合一的特效。

地圣丹,乃是灵魄力之源,而且他是人体生命精华所在,只有凝聚了地圣丹,才能脱离凡尘,到达其余别的一个档层,成为一方强悍高手大能,俯视凡尘。

这一时刻他身躯之中的魂液已经超过正常人的数之不尽倍,因为凝聚九滴魂液不是那么浅易的事情,可是他因为身躯之中神皇丹还有树宁筒目的原因,不是什么难事,别人一生也不一定凝聚九滴,然而他只须要几个月或者几天就何以。

呼……

当九滴魂液到达完美地步,坊镳一滴滴宝石般晶莹的时候,叶宁了解是时候开始熔合了,双手火速掐诀。灵力沿着他的身躯之中灵魄力的牵引,向腹田其中汇聚而去,然而也在这个时候,经过天地电元灵之力,来洗涮躯体,到达脱离凡尘的地步。

“是时候了!”

叶宁再一次吐了一口浑浊之气,身躯之中灵魄力坊镳一条条白银色长龙一般,疯狂的向腹田处凝聚,而那九滴魂液,疯狂的转动起来,宛似天上星辰即将碰撞到一起一般,成就无上大道。

房间内电霆铄闪,房间外也是异象频繁,阵振电鸣般的轰隆声响彻全个大殿其中,而且腆雪殿大殿中的电霆元灵,宛似被什么东西牵引了一般,向某处而去。

“这小家伙要突破了。他才多大啊。怪吾之得老师她老人家能望重这个家伙,也不是无有可能,不过不到十七八岁进入神王境况的人,在全个东方神起帝国都无有几个吧!”

天宇枉坐在门口处,小嘴轻微撅起,脸上显露出思索的模样低估道,然而这一时刻他正在为叶宁护法,在分殿其中有极为之多人对他不服,假若这个时候有人前来捣乱的话,那么终局不堪设想。

别望天宇枉这么大,其实她真真正正的年纪,完完全全何以当做叶宁的姐姐来算了,而且他在七八年前就突破了神王境况,可是还没等她大显神威的时候,就被白莲花仙子活埋了。

她自从拜在白莲花方今此刻手下之后,每一次突破都‘死’一段时间,至短的几个月,至长的几年,然而突破神王之后,她足足被活埋了八年,令他极度郁闷,然而白莲花仙子只给她一个说明诠释,就是她忘了去天宇枉挖出来。

虽然详细来说如此,她对于突破这一处也极为之有经验,她能望出来,这一时刻的叶宁,熔合突破的极为之顺利,宛似河水一般,根本无有任何门槛。

然而叶宁的冲击神王境况声势浩大,方圆十里之内的神王强悍高手,都感受到这边的异象,脸上显露出诧异的色调,无想到腆雪殿居然有人试一试突破,然而这一处自然也包括分殿的群众们多人。

“这小家伙还的确是一个天赋者,这么小的年纪就到达神王境况,想当年莪们这个时候,还在大神师境况苦苦反抗斗争呢,再加上他的万花眼术,前途无可限量啊!”

俩位副殿主面色轻微一变,更进一步的说根绝到凝重,假若不是天宇枉在这一处他们更进一步的说可能找人偷偷袭击了,假若叶宁无有突破,那么就算他有天大的本领,也不足为过,就算表面上不行,但是还有暗地里,让他滚回家去,可是他要是突破了,那么他们的盘算就全部落空了。

神王一方王侯,举手投足之间,灭破上百活物都是从容轻巧的事情。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