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10.菲拉斯·狼

2018-11-09 17:50: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10.菲拉斯·狼

菲拉斯,这是南卡利姆多罕见的一片被森林几乎百分之百覆盖的区域,它位于半人马成灾的凄凉之地和目前被恐怖图腾的牛头人占领的千针石林的中央,在菲拉斯的更南方,是希利苏斯大沙漠,当然,这两者之间还有一道蔓延的雄壮山脉的阻挡,那座神秘的山脉中央,还有一些罕见的地形存在。

狄克最少知道,那地方有一些托维尔人,鬼知道他们是怎么翻山越岭到达那里的,但游戏中确实出现了一个托维尔人的小镇,而且还有一个掉落稀有坐骑的小BOSS,当然现实世界里肯定不可能存在那种东西,就算存在,也不值得让现在的狄克不远万里的跑一趟。

在正式辞去了北方伯爵的爵位和其他俗世的职称后,狄克终于感觉到了一身轻松,他带着自己的爱人和追随者们,步履轻快的行走在菲拉斯静谧的林间,扛着武器和大包裹的龙人达斯,以及总是和达斯形影不离,还喜欢吵嘴的绿龙德米提尔,被吉安娜当成坐骑的黑曜石毁灭者莫阿姆,坐在载满了货物的科多兽上的背上,正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的莉亚德琳,最后是已经许久不见的狼人妹子。

维琳德现在是暗夜精灵的形态,她斜坐在白色的恐狼哈雷肯的背上,变成了长着翅膀的小光点的安薇娜大人坐在维琳德肩膀上,翘着腿品味手里的果子,时不时发出满意的哼声。

在这支显得有些古怪的队伍中显然混进来了一个陌生人,他骑着装饰着各色珠宝的白色陆行鸟,手里捧着金色的七弦琴,微闭着眼睛,单手在琴弦上拨动,优美的音乐从其中挥洒而出。

就像是那些深藏不漏的游吟诗人,而这家伙的打扮,也像是最正统的那些游吟诗人。

是凯尔萨斯,这位太阳王罕见的耍了一次小性子,将所有的政事交给了自己的大臣们处理,自己则留下了一封信,就跟着狄克一行人来到了南卡利姆多,据他说是想要重拾当年游历世界的激情,按照狄克的想法来看,这家伙纯粹就是太闲了。

长生种们建立的国家总是井井有条,除非遇到亡灵入侵那样的大事件,否则国王很多时候都只是象征物,就跟泰兰德差不多,那位月之女祭司也不怎么管理卡多雷的政事,一天的大多数时间都待在月神殿和艾露恩沟通精神。

一般来说,这和他们在漫长的时光中养成的懒散性格有关系。

一曲奏完,凯尔萨斯收起了自己七弦琴,他活动了一下肩膀,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然后看向狄克,

“你确定这样能瞒过那些卡多雷哨兵?我可是感觉到又不下7个哨兵跟在我们身后呢。”

说这话,太阳王回头看了一眼根本没有异状的丛林,回过头说,

“嗯,现在增加到9个人了。”

嘴里叼着烟斗的狄克摇了摇头,他沉闷的声音在烟气中响起,

“我可没有想过要隐瞒那些卡多雷,他们在这里经营了7000年,还有珊蒂斯-羽月将军,据说那可是泰兰德的养女,真正从上古之战里活下来的英雄,世界上最强的几个猎手之一,要在这里瞒过他们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我是来参加厄运之槌角斗士大赛的,那可是黑暗世界的盛会,他们连这个都要阻拦吗?”

“等等,你说角斗士大赛?”

凯尔萨斯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感兴趣的表情,“听上去有点意思,在达拉然那几年,我听说外域那地方有成建制的角斗士们,大都是兽人,他们在短暂的一声追求鲜血和荣耀,怎么,艾泽拉斯也有这些血腥的比赛吗?”

“血腥?不,那可不是血腥能形容的。”

狄克耸了耸肩,回头看了一眼正和德米提尔吵嘴的达斯,喊了一声,

“嗨,达斯,这里就你曾经参加过角斗士大赛,来给太阳王陛下介绍一下。”

龙人听到了狄克的喊声,他得意的朝德米撇了撇嘴,也不过去狄克身边,就在队伍里大声说,

“我参加的是荆棘谷的角斗士大赛,在古拉巴什竞技场,那几年我可是蝉联了3届冠军的,他们都叫我“开膛手”,那可是一段辉煌的岁月。不过说起来,古拉巴什竞技场可算不上真正的角斗士大赛,那是地精们组织起来骗钱的,真正的角斗士大赛只有三个,外域的鲜血之槌和血环,以及菲拉斯的厄运之槌,这才真正有含金量的角斗士大赛。”

这些黑暗世界流传的东西,在场的人大概除了达斯之外,就没有人知道,这些奇闻异事很快就勾起了其他人的兴趣,就连莉亚德琳都放下了手里的书籍,好奇的看着达斯喋喋不休的讲述。

“但即便如此,古拉巴什竞技场每年也能吸引到很多真正的角斗士参加,竞技性和观赏性都很强,获胜的小队最少能得到5金币和很多让人眼红的奖励,但每一年,那个竞技场最少能给地精们带去30甚至更多的收入,呸,那些奸商!”

达斯大概是想起了不太好的遭遇,忍不住骂了一句,不过很快就又给其他人介绍起了角斗士大赛的信息。

“不过真正厉害的角斗士是看不上古拉巴什竞技场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的,他们一般都会把所有的精力用在三大角斗士大赛上,鲜血之槌和血环竞技场每年一次联赛,不过听说那地方都被兽人和食人魔的奴隶主控制了,外族很难出头,而2年一次的厄运之槌就不一样了,大概是二十多年前兽人入侵带来的习俗吧,厄运之槌参与的角斗士五花八门,甚至我听说还有一些磨练技艺的龙族和被禁锢的恶魔参赛,真正的公平,而且获胜的奖励和荣耀超乎想象。”

说到这里,龙人抿了抿嘴唇,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向往,他呵呵说到,

“咱们这些光明世界的人大概很难想象厄运之槌角斗士大赛冠军的那种荣耀,黑暗世界没有王者,但如果非要选出一位的话,每2年的厄运之槌闭幕的那一天,那个站在最高处的人,那就是所有人心中的王者,因为他是最强的!真正的最强!强到让所有人心悦诚服,而且厄运之槌的角斗士大赛很残酷,从第一届到现在,几乎没有谁能连胜的,这也是为什么厄运之槌角斗士大赛越办越红火的原因,残忍的公平。”

达斯看了一眼周围人的表情,又说到,

“你们别不相信,知道为什么刺客联盟这几年的势力越来越大了嘛?就是因为从第一节厄运之槌角斗士大赛开始到现在,那是唯一一个能连续10届都夺得前三席的势力,而且还有2次夺冠,这就证明了他们的实力,黑暗世界没有那么多规矩,强者为王,而且坦白说。”

龙人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太阳王,

“坦白说,就算咱们这里面最强的太阳王陛下,扔到角斗场里也不一定能稳拿冠军,这个世界是很大的,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跳到一个一鸣惊人的家伙,说起来,奎尔萨拉斯精灵里似乎也有个在黑暗世界很出名的家族,桑古纳尔,陛下您听说吗?”

这个问题让凯尔萨斯皱起了眉头,

“桑古纳尔卿对逐日者家族很忠诚,但说实话,我竟然真的不知道他们和黑暗世界还有联系,奎尔萨拉斯的统治者不怎么在意下臣的家事,只要不影响国家的运行,他们喜欢做什么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而且就角斗大赛这种活动而言,我觉得我的子民可能兴趣不大。”

“这可很难说,陛下。”

达斯嘿嘿笑着搓了搓手,露出了个极其市侩的表情,“有时候,那些奴隶主们为了吸引更多角斗士参赛,会拿出很多古怪而珍贵的东西,尤其是对于您这样的法师来说,很多罕见的东西,都会在角斗大赛的奖品里出现的,而且厄运之槌之所以出名还有另一个原因,胜者可以无条件的拿走败者的一切,生命只是最基本的东西,如果您这样的强者有仇人的话,我想厄运之槌是一个很好的角斗场呢。”

凯尔萨斯听到这些只是轻笑着摇了摇手,论起财富,他几乎可以笑傲整个艾泽拉斯的所有人,而论起仇恨,太阳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遗憾的叹了口气,估计阿尔萨斯也不会跑来参加这什么角斗大赛的。

否则,他倒是不介意在这场胜者拥有一切,败者失去一切的战场上,和阿尔萨斯做个了断。

不过太阳王很快就反映过来,他用古怪的眼光看着狄克,

“说起来,你刚才有说你要参加角斗士大赛来着,就你现在的情况,真的要下场比赛吗?”

狄克愣了一下,然后哑然失笑,

“当然不,虽然我手里有两份邀请函,但我对自己的情况很了解,我们安安分分做个观众,等到大赛结束那一天的时候,再去厄运之槌内部寻找辛德拉精灵就可以了,那地方鱼龙混杂,就算是珊蒂斯-羽月过来了,也很难找到我们的踪迹。”

“等等!”

达斯听到狄克的话之后,急忙喊了一声,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龙人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大人,如果你手里真的有邀请函,而且还是角斗士邀请函的话,你可能要小心了,按照厄运之槌的规定,即便是你不参加比赛,只要到场就会被视为角斗者,一般来说是不允许向这种无意战斗的角斗士挑战的,面对挑战你也可以选择拒绝,但很难说有没有阴谋,如果有的话,你很可能迫于某种情况而不得不上场。”

达斯的话音落地,狄克轻松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他已经不太相信巧合了,所以他可以肯定,这一次的角斗士大赛不会太平静了。

圣骑士搓了搓牙花,这种被阴谋包围的感觉肯定不会太好,不过他看了看身边闲适开始晒起太阳的凯尔萨斯,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么,尊贵的太阳王陛下,有兴趣和我组个战队吗?”

另一边,在狄克等人慢悠悠的朝着厄运之槌前进的时候,跟在老陈身后,已经进入到厄运之槌的角斗场附近区域的安度因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到处都是人!

毫不夸张,打扮各异,种族各异的家伙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他们三三两两的在这片特意被平整了的地区安营扎寨,附近还有推着小车售卖各种东西的地精商人,这熙熙攘攘的人群让这里看上去充满了古怪的活力。

也让安度因和他身边的麦迪安有了种真正探险的乐趣,两个家伙看来看去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了,而他们身上的装饰也让他们成为了很多三只手的目标,不过有老陈在,这些家伙无一不是握着手腕闷哼或者哀嚎着逃开。

直到这古怪的组合来到他们的驻营地,安度因饶有所感的回头看了一眼,一个高大的,背着双剑的黑发人类角斗士刚刚转入对面的墙角,他身边还跟着一个身材纤细的高等精灵。

那熟悉的背影让安度因忍不住叫了一声,

“父王!”

“什么?”

老陈回头看了一眼安度因,后者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没什么,陈叔,我刚看到了…一个人很像我父王。”

麦迪安哈哈笑着推了一把安度因,“得了吧,小安度因,瓦里安陛下现在正在暴风城呢,他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肯定是你眼花了。”

安度因也觉得是自己眼花了,按照自己父王现在的性格,这种地方他绝对不会来的,所以小王子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就跟着老陈钻进了帐篷,不过下一刻,拉戈什的身影就从那墙角闪了出来,瓦蕾拉有些好奇的看着左右巡视的角斗士,轻声问到,

“你在找什么?”

“呃…没什么,我只是…只是感觉到刚才有很特殊的人在这里,就在那边,就像是…像是和我血脉相连的人,大概是我想多了吧,走吧,瓦蕾拉,我们去找雷加,该报名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