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九州鼎记第一百零七章你会如何

2018-11-08 17:21: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州鼎记 第一百零七章 你会如何

平亥饮下烈酒,问道:“太子刚刚所虑何事?”太子律卫轻弹酒樽,缓声说道:“三百舍渊城军士,无论我怎么处置,消息终究会被有些人传扬出去,日后都将会成为一些攻击我的口实。”

太子律卫忽然问道:“平亥,你认为若是苏易率军在舍渊城,他会怎么做?”太子律卫这一番话,绝对有太子和高辛王不和之嫌,作为下属,平亥此刻应该表现的诚惶诚恐,然而平亥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说道:“若是高辛王率军,属下认为,高辛王应该会囚禁这些军士,以待日后释放,毕竟高辛王身份不同于太子,有些事情可能不用顾忌太多。”

哈哈…太子律卫大笑道:“平亥啊,你还是不了解我这个弟弟啊,若是苏易率军,攻克舍渊城之时,我敢保证,绝对没有一个舍渊城军士能够活下来。”

平亥微微皱眉,半响之后说道:“若是如此,便不会有麻烦的问题出现。但是……”太子律卫叹道:“苏易在事情的决断上,胜我一筹啊。但是在权谋之术上,苏易从不在心,反倒不如我这般顾虑太多。”

太子律卫和高辛王苏易年纪相差不多,很多事情上都是自幼相互比较,年纪稍长,两人明里不再互相比较,但暗中还是会拿兄弟做一番考量。平亥作为太子律卫的心腹,已经见怪不怪,故而也敢放言。

平亥说道:“太子日后将为夏王,在这些事情上,仁德总要是比决断好些。”

太子律卫点头称是,似乎自语的说道:“但是目前,还是不要让父王不快才好啊。尤其是落下口实,让镇海王这些人,哼…..”平亥低语:“属下明白。”

太子律卫长身而起,望向窗外,喃喃道:“苏易,我的弟弟,你现在又在做些什么?”

双刃城。流竹坊听风轩。

苏易一连数日躲在屋内苦修七曜真气和七星曜日诀,极力恢复体内被金色灵脉吞噬的星芒。每当苏易运行七曜真气之时,光鼎缓缓旋转,使得苏易吸纳天气灵气的速度快了许多。

但苏易心中殊无喜色,反而是忧心忡忡,总感觉这是冀州鼎灵脉在积攒食物一般。那丹田气海之中的点点星芒,似乎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幸好,这段时间金色灵脉很是安静,潜伏在光鼎之内,并未再次吞噬星芒。

一连十余日,鬼炎妖童依然没有前来双刃城的迹象,苏易心中不禁有些焦虑。自己这一次身负王命而来冀州,虽然已经成功的协助慕阳思守住孤华城,并与太子大军里应外合,大破鬼方。

然而,自己没有随太子大军继续进剿鬼方,也没有留在孤华城稳固民心,而是忽然消失,于情于理均是不符。自己一连消失近有月余,一旦有人密报依帝城,父王帝发怪罪下来,自己亦是难以承受。何况,镇海王和褚尧又怎么会放过这大好机会。

自己前来双刃城本是为了冀州鼎之事,但冀州鼎已经夺回,不想节外生枝,自己和有穷不弃竟然参合到鬼炎妖童的比据之间,想来苏易都暗自苦笑。一个zǐ灵妖童,一个鬼方大巫,自己怎么算也犯不着帮助其中之一。

但比据以双刃城万千百姓为由,正气凛然,冠冕堂皇,自己和有穷不弃终究不能不闻不问。

想要回转孤华城,却苦于已经答应比据,共抗鬼炎妖童。苏易原本是不愿和鬼炎妖童硬拼,鬼炎妖童修为堪比云中君,而且生性凶悍毒辣,自己这一方比据究竟能够信任几分,还犹未可知。一旦交手,难保自己和有穷不弃不失。

但此时若是离去,若真是鬼炎妖童血洗双刃城,自己恐怕要愧疚一生。思来想去,苏易只能耐下心来等待,心中隐隐的期盼鬼炎妖童尽早出现,早日解决双刃城之事,尽快返回冀州城。

数日以来。比据也是顾虑重重,自己此番对抗鬼炎妖童,已经是出于计划之外。而苏易与云中君关系匪浅,自己与他们合作,实在是下下之策。

比据手中握着鬼炎令,心中却是油然升起一种戚戚然的感觉,自己空有春秋正气刀的绝世武功,却连自己想做什么,都不知道。

也许这一次,自己能够做一件任凭自己心意的事情吧。比据长长嘘了一口气。忽然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比据淡淡的说道:“出来吧。”在屋角,一团阴影挣扎扭曲,慢慢形成一个人形。这人全身都用黑色布条缠绕,唯有一双眼睛是漏在外面。

比据没有转身,缓缓说道:“天照,我已经和你说过了,未经我的允许,不准出现在我的房间内,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我一定杀了你。”

天照发出蛇一般嘶嘶的笑声,说道:“比据大人,主人的命令是,让我暗中窥探你,看来你还不能杀我。”

比据沉默了一下,问道:“你主人有什么事情?”天照阴阴的笑道:“主人听说高辛王苏易正在双刃城,主人要你想办法,杀掉高辛苏易。”

“不可能。”比据低声说道:“你主人不知道现在双刃城的局势吗,我好容易按照你们的计划控制了双刃城,如今要借高辛苏易的手,将双刃城控制在手中,此刻杀了苏易,一切都是白费功夫。”

天照尖细着声音说道:“主人的意思是,杀了苏易,要比原来的占据双刃城好得多,主人让我对你说,占据双刃城本就是权宜之计,若是鬼方能占据冀州并且南下攻夏,我们就可以与其合作,但如今鬼方不足以成事,能占据一城固然是好,但和杀掉高辛苏易相比,确实微不足道了。”

比据皱了皱眉说道:“我前段时间尝试过,但没有得手。”天照阴笑道:“主人知道高辛苏易背后的有些古怪,这件事情也比较棘手,所以才会让比据大人出手,更何况,春秋正气刀和曜日青陨戈本就是宿敌,若是就此除掉苏易,对比据大人而言……嘿嘿…不亦快哉?”

哼。比据冷哼一声,说道:“天照,你这样整天生活在阴影中的人,是不会明白什么是光明磊落的,春秋正气刀和曜日青陨戈是宿敌不错,但我手中的春秋正气刀岂会趁人之危?”

天照慢慢的融入阴影之中,消散之前,阴冷的说道:“我不懂比据大人的正气,但希望比据大人能懂主人的意思。”

高辛苏易,不过是一个抑郁不得志的挂名高辛王,你又为何一定要杀了他?

比据久久伫立,忽然长叹一声,不尽萧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