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历史

拾零之有惊无险

2019-06-05

一天下午,我和徐艳玲、楚文荣一起去捡野鸭蛋。天有些阴,妈妈说要下雨,不让去,可我的心早已飞向大草甸子。我们几个不知是怎么想的,一心一意要去,其实天是要下雨的。我们三个急不可耐,挎上土篮子就走了。我们去的地方很远,离我们村子有六、七里地,在郎家窝棚北(就一个小马架,原来这里是个村子,后来人们都搬走了),罗沙桥的东边有一个大草甸子,从南到北没人家,荒无人烟,我们都到那里捡野鸭蛋。

我们三个,高高兴兴地,边走边说笑,兴致可高了,就觉得那里有好多野鸭蛋在等着我们捡。因为罗沙桥的落差大,水流声音很大,几里地之外都能听见。我们过了罗沙桥,来到了大草甸子。整个大草甸子从南到北一眼望不到边,除了我们三个人外,连个人影也没有。天阴沉沉,我们兴奋的心情荡然无存,心里都有点毛的愣的,但谁也没说出来,硬着头皮在草丛中找着野鸭蛋。正在这时,我和徐艳玲看到一只黑色“狼”朝着东边奔跑,可把我俩吓坏了。我俩同时回头哭声哭泣地向楚文荣喊:“那是啥!那是啥!,是狼吧?!”这时我才发现楚文荣的两只眼睛直勾勾,惊恐万分地正盯着那只“狼”呢她说“是狼!别吵吵!狼!”楚文荣比我大三岁,比徐艳玲大两岁,她是我俩的主心骨。一听到楚文荣说是狼,我们俩更害怕了,吓得哭了起来。徐艳玲哭着抱住楚文荣的胳膊,往她怀里靠,并哭道:“我害怕,咋办呐。”我也在一旁拽着楚文荣的另一只手哭着说:“我也害怕,我也害怕。”这时的楚文荣像个小大人似的用她惊恐的声音安慰我们:“别吵吵,咱们慢慢走,千万别跑。要是“狼”看我们跑,它会追我们的。”我们哆哆嗦嗦地,眼睛盯着那只“狼”向后一点一点的退。眼看着那只黑色的大“狼”向东跑去,连看我们一眼都没看。我们看到那只“狼”跑得很远很远了,不可能再回头跑来吃我们了,我们三个迅速疾走起来,不敢跑,怕狼看见我们跑再撵我们来。虽说不敢跑,但胜似跑,我们一口气逃到罗沙桥的这边,才算喘口气,放慢点脚步。我们都吓坏了,谁也不吱声,呼呼地往家走。结果一个野鸭蛋皮都没看着,还吓破了胆。

到家我没敢告诉我妈妈,我看到“狼”了。怕母亲骂我不让去,偏去。吃几口饭,就睡觉了。睡梦中,我大声哭喊:“狼!狼!哎呀妈呀!狼!”妈妈赶紧把我叫醒,问:“你怎么了?哪有狼啊?做梦啦?”我从梦中惊醒,爬到到母亲的怀里,大声地哭了起来:“妈妈,我们刚才碰到狼了,吓死我们了。”我又说:“是一只大黑狼!”我母亲赶紧问我:“你看到的是黑色的?”我说:“是黑色的。”母亲赶紧说:“别怕,孩子,那不是狼,狼没有黑色。应该是只狗。”母亲又接着说:“狼一般是灰色的,它的颜色随着气候变,夏天有点发青。你们看到是狗,别害怕了。我的心有些安定下来。从那时,我才知道,狼一般是没有黑色的。

到了晚上,妈妈给我叫叫魂儿。过去人们都是这样做。小孩吓着了,就在他、她睡觉时,在他、她的头顶上烧三个信花(邮票),同时再唤小孩的名字回来,再念叨,吓不着,吓不着。以此说上几遍,就没事了。或许,是母亲给我叫了魂儿。或许,我一听说不是狼,是狗,就不怕了。反正,我再没做噩梦。

广元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南宁专治牛皮癣好的医院
银川妇科专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