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这个老婆是我捡的

2019-04-04 00:36:4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本地报纸登出了一则浪漫,一个三十岁的未婚男青年捡到一个夹有证到了中年再学习件、美女相片和数百元的钱包,他循着地址找上门归还,心急不已的美女见钱包里的东西一样都没少,就情不自禁地握住男青年的手连声道谢,这一握便握出一段浪漫爱情。

赵多健看了这则后大受启发,心想自己也正好三十岁,连对象都没谈过,看来,也得学一学别人材行,平时上街多留点心。之后,赵多健每次上街,都像个警犬一样到处观察,他相信总有一天这个习惯会给他带来好运。

果然,不出一周就碰上机会了。赵多健在繁华的北京路捡到一个小坤包,里面还真有一张美女的相片,还有身份证、通讯录和几百块钱。赵多健仔细地看了看身份证,得知美女的名字叫车美湘,26岁,本地人,再看通讯录,第一页就有她的名字和号,太好了!赵多健取出打过去,告诉对方说他捡到了她的钱包,现在新华书店门口等,那个车美湘在里愣了半晌,好像在怀疑甚么,哦了几声就挂断了。

十五分钟后,一个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和一个美女走到赵多健身边,赵多健一瞧那美女,哟,可不就是相片里的车美湘吗?再瞧那个大肚子,好像在哪见过,估计是她父亲吧。

你是赵多健明知故问。

车美湘。

哦!钱包还给你,你数一数,看有没有少。赵多健故作一派名流风度。

车美湘狐疑地看了赵多健一眼后接过小坤包,左右瞧了瞧,在男人的掩护下打开坤包飞快地点了点钞,然后向大肚子点了点头,大肚子拍了拍赵多健的肩膀,带着一种怪怪的笑容说:拾金不昧呀,难得,说吧,要多少?

赵多健笑了笑,招招手说:伯父,你都说拾金不昧,我从来没想要你的酬金。可他心里却在想:我要贪你的酬金,怎样娶得上老婆呀?

大肚子与车美湘相视1笑,他取出一张名片递给赵多健说:真难得!小伙子,你以后有甚么需要可以找我。

赵多健接过名片一瞧,妈呀!原来是豪情夜总会的老板戴化皇,怪不得看着眼熟,这家夜总会,好像是因为提供色情服务和有人贩卖摇头丸被警方查封过的,怎样现在又开档了?他后悔起来,自己也太冲动了,早知道他们是这样的关系,还不如敲他一笔酬金。

过了一个月,赵多健要到中山出差,在省客运站候车时发现角落里有一个精美的粉红色钱包,一定是女孩子的,他走到那个角落,悄悄地拾起钱包,天啊!赵多健差点叫出声来,包里又有一张美女的相片,而且是全身的,嗬!那脸蛋、那身段,真有点明星风采!不过,看上去觉得有点眼熟。正翻着,他突然觉得腿一麻翻身倒地,身后站了两个警察。

小子,原来是你偷了人家钱包。

赵多健吓得一身冷汗,我的妈呀!我被人当贼了。赵多健赶忙大呼冤枉,说这包是刚捡的,围观的人群中,挤出一个满脸雀斑的削瘦女孩,一见到赵多健手里的钱包就两眼放光,她一把抢过,迅速地翻了翻。

警察同志,东西没少。瘦女孩说。

甚么?这包是你的?我虽然被警察按弯了腰,但还是努力地抬起头上下打量了这位瘦女孩。

瘦女孩猜到我的心思,慢吞吞、笑眯眯地从包内抽出身份证扬了扬说:各位,都看清楚了,这可是第二代身份证,用的是彩照,看看,像不像我?

甚么?你就是失主?那为何你的全身相片,一点都不像一切的过去都以现在为归宿你呢?赵多健说。

女孩哈哈大笑,抽出那张全身彩照扬了扬:你们都看好啦,有谁认识她?

李玟!李玟!香港歌星啊。人群中有人脱口而出!

对呀,我是她的歌迷。女孩一边他们年纪大了说一边笑。

一个警察问赵多健:你还有甚么可说?

是她的包又怎么样?我说过这是我捡的。赵多健大声辩解。

在客运站的保卫科里,赵多健几经解释,又出示了工作证和一份购销合同,甲方有老总签字和盖章,乙方那一栏还空着呢,自然确切是出差公干的。警察心想,在这一带活跃的小偷基本都认得,而眼下这位看起来不像是贼,恐怕他真的是捡到钱包而已。警察记录了赵多健的个人资料,就放他走了。

经过这次教训,赵多健的希望依然不变,他始终相信会有属于他的一段浪漫爱情故事。

这天周六,赵多健在天河正佳广场内闲逛,在走廊上发现了一个白色的钱包,看外表很中性,分不出主人是男是女,他捡起来打开一看,发现一张光头老男人的相片,再翻翻看,没有证件和通讯录,钱也只有一百多元钱。真倒霉,前面两段经历还心有余悸,这次又来了个男的,晦气!搞不好这次又会被误认为小偷,为了个男的,不值啊。想到此,赵多健又将钱包扔回原处,继续向前走。走到走廊的尽头,就快到楼梯口了,只见一名穿着黄裙子的漂亮姑娘气喘吁吁地跑上楼,还东张西望的,嘴里嘀咕着:钱包、我的钱包。两人交臂之际,赵多健猛然惊醒,刚才那个白色钱包一定是这位姑娘的,咦?不对呀,女人的钱包怎么会有男人的相片,而且还这么老,哼!说不定又是一名美湘。

正想到这里,忽听走廊的另外一头传来一名男人的声音:这是谁的钱包?原来,钱包又被一名平头小伙子捡到了。

黄裙子姑娘喜出望外应了声:我的钱包,这是我刚才丢的。

赵多健看到这一幕,嘲笑了1声,也跟着黄裙子姑娘走过去,想看看那个平头小伙子的下场。

姑娘,那你说说钱包里有啥?平头小伙子一愣一愣的,看得赵多健心里直发笑。

一张光头男人的相片。

那钱呢?平头小伙子很仔细。

嗯,大概一百多元钱吧。

平头小伙子翻开钱包瞄了瞄,点了点头,将钱包递给黄裙子姑娘,姑娘兴奋不已,连声道谢。那平头小伙子问:姑娘,看你兴奋的样,不就是一百块钱吗?

黄裙子姑娘正色说:我是为了这张相片,他是我父亲,他是个海员,终年在外,我很想念他。这张相片拍得最好,可惜丢失了底片,只剩了这一张,这么多年,我一直放在钱包里,常常看他,常常想他。黄裙子姑娘忽然一把握住平头小伙子的手说,先生,真谢谢你了。

平头小伙子有点慌了神,腼腆地笑着说:哦,别、别客气,路不拾遗,应当的。你这么爱你的父亲,你真是个好姑娘。

我叫林美香,在车行里做销售,你呢?

我叫汤玉可,开小食店的。

这时候的赵多健,早悔得捶胸顿足,差点儿想大喊:钱包是我先捡的,这个老婆应该是我的呀!

妇科千金片哪有卖
妇科千金片使用说明
妇科千金片售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