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东方夜谈求你给我办个证

2019-03-06 18:43:0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梁川是个办假证的老手。这天,他大赚了一笔,高兴坏了,就跑到一家小饭店里喝了个痛快,直到半夜饭店打烊,才醉醺醺地出来。

梁川一步三晃地在路上走着,不知不觉中,居然走进了一片坟地里。他醉眼迷离,看着眼前的一块块墓碑,觉得还挺适合喷办证广告的。于是,他掏出兜里的喷漆罐,对着身旁的一个墓碑开始喷起来,把办证两个字和自己的号码都喷了上去,然后才摇摇晃晃地走了。

第二天晚上十点多,梁川刚想继续出去喷小广告,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梁川透过猫眼,看见门外站着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他打开门问:您有什么事?

没想到老头一脚跨进门来,随手就把门关上了,然后盯着梁川问:小伙子,你是办假证的吧?

一听老头这样问,梁川脑门子上的汗刷的一下就出来了,他摇了摇头说:老人家,这玩笑可开不得,我是正经人。

老头嘿嘿一笑,说:你骗谁也骗不了我,你到处喷办证的小广告,我都看见了。小伙子,别害怕,我这次来,不是想找你麻烦,而是想求你给我办个证。当然,如果你不肯办,麻烦也许会来找你的。

梁川定了定神,眼珠一转,说:办证?好呀,不过老人家,我给人办证可不白办,您有钱吗?

老头从背后掏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来,从里面拿出一大摞钱,又掏出两张照片,放在桌子上,说:这是我跟我对象的照片,我叫王大,我对象叫丽丽,只要你能给我俩办一张结婚证,这钱全都是你的。

梁川看了看,一张照片是老头的,另一张则是一个年轻姑娘的。梁川心里明白了:这个老头准是个有钱的老色鬼,包养了一个年轻的姑娘,为了出入方便,才会花这么大的价钱办这么个假结婚证。有钱不赚,纯粹傻蛋!

梁川立刻拿来工具,忙活起来。没用一个钟头,梁川就把假结婚证办妥了。梁川把结婚证递给老头,老头看了看,哈哈大笑,说:果然是个老手,干得漂亮!成交!然后把结婚证举到嘴边,亲了一下,说,丽丽啊丽丽,我看你这次还有什么借口?

送走了老头,梁川也不出去喷小广告了,他坐在床上,开始数钱,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梁川一早醒来,睁眼一看,吓傻了自己正躺在一堆冥币里睡觉呢!他又看了看桌子上的两张照片,一阵凉风顺着脊梁骨蹿了上来两张照片都带着黑框!莫非,昨天晚上来找自己办结婚证的那个老头真的是鬼?

梁川琢磨了半天,突然想起前天晚上在墓地喷小广告的事来。他一跃而起,出门就向那块墓地跑去。到了墓地,找到那块被喷了漆的墓碑,果然,上面刻的就是王大和丽丽的名字!

梁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到了家,他立刻把门锁死,钻进被窝,再也不敢出来了。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天刚黑下来,梁川就觉得有人把他的被子掀了起来。他睁眼一看,床前站着一个年轻的姑娘,正一脸怒气地看着他。

梁川哆嗦着问:你是你是谁?怎么跑进我家里来的?

姑娘杏眼圆睁,说:你不认识我了?前天夜里,你是不是用我的照片给一个老头子办了一张结婚证?

梁川仔细看了看,果然,对方就是前天半夜见到的照片上的姑娘!这么说,她也是个鬼了?梁川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床上,高声喊道:姑奶奶,不,鬼奶奶,您饶了我吧,我只是个办假证的,人家让我办什么我就办什么,我可不知道人家拿了假证去干什么。

姑娘哼了一声,说:干好事还用得着办假证?我告诉你,我和王大都是鬼,本来素不相识,王大的老婆早年失踪了,他的儿子不愿意让父亲的坟墓孤孤单单的,就花钱把我的尸体买来葬进他的坟里。我可不愿意陪这个老色鬼过日子,就一直用没有结婚证拖延他,风平浪静地过了好几年,没想到被你办的一张结婚证逼上了绝路。我一个黄花大姑娘,可让你给害惨了!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给我俩办个离婚证,否则,我饶不了你!

梁川连连点头答应,他从床上跳下来,来到工作台前,拿出工具,刚要动手,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梁川一看,正是王大!王大大声嚷嚷道:好你个梁川,你收了我的钱,却又给她办离婚证,你太不讲职业道德了? 阅读

梁川气哼哼地说:少拿你那些冥币来糊弄人!我再也不会上当了!

王大冷笑一声,说:年轻人,别把话说绝了,你说这些钱没用,可在阴间,这些钱就能买动阎王小鬼!你要是敢给她办离婚证,小心我雇牛头马面来捉你!

梁川呆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指了指那个丽丽,说:可是我不给她办离婚证,她也饶不了我啊!

王大摇了摇头,说:你不用怕她,鬼是不可以随便出来害人的,更何况她是个穷鬼,一分钱都没有,想雇牛头马面,她也雇不起啊!是不是?我的丽丽

梁川一听,胆子也壮了,就对丽丽说:对啊,我就是不给你办证,你能把我怎么样?

丽丽气得一甩袖子,消失得无影无踪。王大冲梁川竖起了大拇指:小伙子,这年头,有钱就是爹,不分人界鬼界。你能看透这些,不简单啊!我也该走了,

这次丽丽该没话说了,我老人家就要当新郎啦!哈哈哈说完,老头也不见了。

梁川擦了擦头上的汗,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这鬼也没什么可怕的,有钱的是大爷,在哪儿都行得通!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这天晚上,梁川正在灯下做假证,突然灯忽闪了一下,屋子里一下多了三个人,不,是三个鬼。中间一个是丽丽,旁边的两个,一个头上长着一对牛犄角,一个长着一张长长的马脸,不用说,一定是牛头马面了。

梁川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牛头马面弯下身子,问丽丽:这就是王大的儿子?

丽丽掏出一本小册子,说:不错,两位公差请看,这是我们家的户口本,他的名字在这一页,您看与户主关系这一栏,写的就是父子嘛!

梁川一把抢过户口本,一眼就看出是假的,他冲牛头马面喊道:两位大爷,你们可别信她的话,这户口本是假的,户主姓王我姓梁,这假做得也太明显了吧。再说了,我就是做假证件的,这玩意儿糊弄不了我!

牛头马面互相看了一下,夺过户口本看了看,不约而同地说:假的?不可能,我们看就是真的,对不对,王夫人?

王夫人?梁川一下明白过来了,丽丽,看来你真的嫁给王大了?

丽丽一脸悲愤地说:好儿子,都是你干的好事!不过你没有想到,我这个穷鬼嫁给了王大,就不再是穷鬼了。钱可真是个好东西,有了钱,请两位公差来捉你一趟也不难。两位公差,你们只要把这小伙子带回去,我们家王大还会重重有赏的!

不要啊,我不去梁川一步步向后退去。

牛头马面咧嘴一笑,说: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小子,你就认命吧!说完,一条沉重的铁链紧紧套在了梁川的脖子上

本故事地址:///gushihui/ml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