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陈家妖孽正文第四百五十五章天雷地火

2019-02-04 05:09: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四百五十五章:天雷地火,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四百五十五章

这是第四章,前面没看的兄弟别落下...

周舞阳家在十一楼,一百五十平米的大房子,在如今房价有点逼良为娼意思的大时代,砸下钱买这么一处住所,堪称奢侈了,公寓装修并不算豪华,精装简便,客厅侧面摆放的大生态鱼缸尤为出彩,几尾鲜红色鲤鱼随意游弋,营造出了一副很自在的意境,进了门,贤妻良母的舞姐姐就开始烧水,拿茶叶,王剩下笑呵呵扔了盒烟在桌上,软真,相当普通但味道很醇,陈平拿了一根叼在嘴里,随意打量周围布置,说不错。周舞阳嫣然一笑,道都是我花大力气布置的,亲自监工,效果当然好。王胜杰坐在一边,越来越沦为死龙套角色,心里郁闷,只能用抽烟来稍加掩饰。

云南周家是昆明的老牌势力,屹立这片土地多年而不倒,从里面走出来的大千金,自然有相对的涵养,那一身女王气焰不用说,演贱货同样让人惊艳,煮茶是一绝,看得出这两个在人前姐姐弟弟叫的很亲热的狗男女不是一般的心有灵犀,周舞阳泡茶,陈平就在一边看着,茶香袅袅,些许烟雾升腾,将两人的脸庞映衬的有些模糊。

彻底没了存在感的王胜杰终于察觉出一丝不对劲因素,干咳了声,提议斗地主,四个人,三打一,应该是个打发时间的好方法,王妃占据沙发一角,迷迷糊糊说我不会,陈公子笑道没关系,慢慢学就成。

两副扑克,四个人,满手的纸牌,随意围坐在客厅里胡闹,眼前这对夫妇貌似打定主意陪自己消磨时间了,全部关机,说说笑笑,周舞阳期间看似不经意的跟自己老公说了句你有事就先去忙。王胜杰摇摇头,轻笑道今天很闲,呆一下午纯当娱乐了。

不知道陈公子是人品爆发还是咋回事,几乎每把都是地主,效果很喜剧,王妃果然对这方面很迷糊,不知道配合,一个劲给陈平放水,加上周舞阳,两个女人相互配合,其乐融融,苦的还是一副良民相的王胜杰,把把都输,几人没玩钱,做的很俗气的纸条,输一次就往脸上贴一张,除了陈平,三个人脸上都一片白花花,陈公子哈哈大笑,得意道运气好城墙都挡不住哇,要不你们认输,再贴下去的话可都找不到哪是鼻子哪是眼睛了。

周舞阳娇笑道:“不行,非把我们脸上的转移到你那不可,一个死地主有什么好嚣张的,坚决要打倒。”

继续玩。

陈公子手气更胜。

王妃,周舞阳,王胜杰,一再败退,到最后满脸的纸条,稍微喘息,都哗啦啦作响,视线严重受阻了,周舞阳也玩疯了,找了支圆珠笔,笑道谁在输就往脸上画乌龟,继续玩。

画乌龟在脸上?

陈平脸色古怪,恐怕在场三个人都明白舞姐姐的恶趣味,唯一被蒙在鼓里的就是王胜杰了,陈平忍着笑,说行,趁着王胜杰撕掉脸上布条的一刹那,狠狠捏了下周舞阳大腿。

极品少妇娇躯颤了颤,似乎感觉格外刺激,俏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潮红,娇艳不可方物。

继续大战,持续到下午五点多钟,周舞阳把牌一扔,说累了,要去看碟片,还指明说要看恐怖片,王胜杰还没说话,陈公子就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开玩笑,让这娘们去看恐怖片,到时候万一遇到啥刺激性镜头,她发了疯丢下原配老公往自己怀里钻那成何体统?按道理来说,舞姐应该不会这么没自制性的,但陈平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娘们今天状态诡异,有点像开了传说中的防御无敌外挂,还带药水无冷却的,万一真要让她犯浑一次,那乐子可就大了。

周舞阳坐在床上,笑容迷人,自动过滤了某人的反对意见,看了王胜杰一眼,后者稍微一犹豫,道我去拿片子,还真是个懂的体贴为何物的好男人啊,周舞阳眸子微微转动,看着他出门,立刻跳过来非礼陈平,小嘴红润,陈平来者不拒,趁着难得的时间上下其手,大肆占便宜,这尼玛做床第间的老鸟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神奇刺激的香艳时间,由不得两人不食髓知味乐不思蜀。

王妃恨恨撇过头,似乎对两人对她视若无睹的情形很是不满,虽然没说话,但估摸着心里狗男女奸夫淫妇的诽谤能丢一箩筐了。

三分钟。

王胜杰拿着碟片来到客厅,周舞阳已经整理好衣服上的褶皱,正襟危坐,优雅端庄,重新恢复昔日风范了。

不说王妃。

就连一向自认为自己没心没肺没道德的陈平看着王胜杰都想哭了,丫这悲情爷们真是悲剧啊,还是装茶都漏水的那种大杯具。

接下来是一阵格外刺激人耳膜的煎熬,王胜杰拿出来的是日式恐怖片里很经典的《咒怨》系列,剧情中那倒霉催的死孩子当真是神出鬼没啊,连陈平都跟着一阵心惊肉跳,两个女人更是不看,王妃第一个遭不住,扑到陈平怀里大声尖叫,分贝奇高,然后是周舞阳,扑在王妃身上开始发疯,没选择王胜杰的怀抱,起码是这间公寓男主人的王胜杰终于有了一丝尴尬,独自坐在沙发上,看着挤在一起的三个人,脸色阴晴不定。

《咒怨》片长一个多钟头,终于熬到最后,王妃叫的已经嗓子沙哑,陈平在期间算看出来了,舞姐大部分时间纯粹是装的,扑过来做样子折磨他耳膜,多半是发泄今天的怨念,对这娘们,陈公子半点脾气都没,彻底无语了。

七点钟。

周舞阳恢复常态,说要亲自下厨给陈平鼓捣一顿晚餐,感觉有点不妙的王胜杰坐在沙发上,脸色青白不定,沉默不语。

周舞阳眼神安静,落在王胜杰身上,意思很明显,出去买菜。

王妃坐在一边,忐忐忑忑,生怕这位和善大哥忍不住要爆发下爷们气概,当场撕破脸皮。

不过她明显高估了这位王哥的纯爷们属性,僵持了大概几十秒,最终他站起来,拿着钥匙,快步出门。

周舞阳关上门,回过头,看着陈平,很贱货的摆了一个撩人姿势,坐在陈平腿上,一脸羞涩,指了指卧室门口。

王妃当先忍不住,站起身直接回避了。

陈平眯着眼,一只手下意识覆盖在她胸前的饱满上面,轻笑道舞姐,饥渴啦?

周舞阳眯着眼,毫不恼怒,轻轻点头。

陈平继续追问:“欲求不满?”

舞姐还是点头,一双眸子水汪汪,媚意逼人。

陈平蛋疼了。

周舞阳坐在陈平怀里,轻轻换了个姿势,丰满臀部跟陈公子的某个部位剧烈摩擦了下,搂着他脖子,轻声道:“放心吧,跟你那个之后,我就再没让他碰过。”

嗯?

什么?

某个说着啥都不在乎的混蛋顿时神采飞扬起来,不管不顾,一把抱起怀里的娘们,直奔卧室。

天雷勾动地火了。

卧室里,周舞阳蹬掉身上的窄裙,气喘吁吁,道奸夫,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陈平低头吮吸这她胸前的蓓蕾,咬字含糊,却异常凝重道嗯,赎身。

“嗯......”

引人遐想。

....求票大家给力...

智能压浆设备
捕鱼牛魔王下载平台
24小时下钱捕鱼游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