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不良少夫正文第108章花魁大赛一

2019-02-04 02:35: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不良少夫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圆不破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良少夫全集阅读正文第108章花魁大赛(一),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卫无暇轻笑,“风花场所之事嫂夫人自然不知,在下突然提起,实在唐突了。”

赫连容笑道:“难得你直言坦率,说得出慕名而来之言,比一些嘴上清高的伪君子不知强上多少。”

未少昀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怎么?直言不讳地去青楼反而成了优点了?

老夫人此时问道:“你奶奶的身体如何?”

卫无暇忙回转了身子面向老夫人,“劳烦老夫人记挂,奶奶身体安好,用了智能大师的药之后腿也好了很多。”

老夫人点点头,又嘱咐卫无暇要及早带他奶奶去山上让智能施以针术,并现身说法宣扬大师医术高明,卫无暇一一应了,老夫人这才问道:“你现在住在哪里?”

“无暇住在子午大街的周到客栈。”

老夫人想了想,“想来你还要在这里留一段时间,一人在外诸多不便,不如住到家里来吧。”

“什么?”一直走神的未少昀听到这话怪叫一声,跟着就要反对。赫连容也觉得突然,就算卫无暇再怎么客气有理,他终究不是什么知根知底的朋友。

不过还没等未少昀的反对之辞说出口,未无暇已开口道:“多谢老夫人美意,不过无暇散漫惯了,怕过分叨扰。”

老夫人没有强求,“我也不与你客气,既然你这么说。便依你。”

卫无暇笑笑。又坐一会。起身告辞。

送走了卫无暇。未少昀心不在焉地向老夫人道:“奶奶。以后客气地话也要挑对人说。你刚才那么说。要是那小子恬不知耻地答应了。你说怎么办?”

“谁在客气?”老夫人站起身。“我是真心邀他来住。他也不是虚礼假让之辈。既然推了我也无谓勉强。”

赫连容终忍不住。“奶奶。我瞧您好像对卫无暇印象不错?”

未少昀嗤了一声。“女人就会以貌取人。总有一天吃大亏!坏人难道把坏字刻在额头上么?”

老夫人皱皱眉。“我对他另眼相看是因他重孝义。我去智能大师那听经地几日。他一直在大师地禅房中研究施针之法。尤其是减缓疼痛地针法。更是苦练不止。你们不会明白患有风疾之人地痛苦。他倒是明白地。对他奶奶地一份心让我着实感动。这样地人怎会是坏人?”

老夫人这么一说,未少昀也想起来了。当初他也说要去学些针法的,后来光顾着忙火柴的事完全忘了这茬,是不是挺不孝的?

等未少昀反省完,老夫人早走了,赫连容斜睨着未少昀,“你又不急着回去了?”

“回……”

看未少昀走着神与赫连容出了大厅。未少阳下定决心似地呼出口气,站起身来叫住赫连容,“二嫂。”

该是将那副耳环还给她地时候了,尤其经过今早的相处之后,未少昀与赫连容间的默契足矣让他感到妒忌,所以他应该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回去,顺便还出去地还有自己不为人知的一片心意。

赫连容回头笑笑。“有事?”

未少阳上前两步,正想摸出一直带在腰间的小布包。未少昀却在此时开口道:“莲蓉,我……出去一下。”

赫连容一愣。“快用晚饭了,你去哪?”

未少昀抿着嘴角,犹豫着开口,“去合欢阁。”

赫连容的眼角顿时一跳,这应该被称为坦率吗?还是他在向卫无暇学习,勇于承认自己心中所想?

未少昀却没做过多解释,急忙地走远了,赫连容站在大厅门口,相当无语,想到还要面对未少阳,不禁万分讪然----不管怎么说,她的丈夫大模大样地宣布要去青楼,她都是没面子的。

赫连容讪讪地笑了两声,以打破与未少阳之间的尴尬,“你叫我有什么事?”

未少阳却早已停下了手中动作,看着未少昀消失的方向眉头紧拧,面对赫连容的问话顿了半天才道:“没什么……你头上有些脏了。”

未少阳指了指赫连容地头上,趁着赫连容分神的机会走出大厅,沉着脸,不发一言地快步离去。

他要追上未少昀,问问他为何如此不懂珍惜。在他以为一切都已有所好转的时候、在他打算彻底放手的时候……

再说赫连容,在头上乱拍了半天才停下,那时大厅里早没人了,莫名其妙地朝听雨轩的方向走,想到未少昀的去向,不禁坏心地想他是不是忍不住了?连冷水澡都不洗了?切!真是个色魔!

不过……无论赫连容如何哧笑嘲弄,始终挥不去心头地一丝郁闷。想一想,还当着未少阳的面呢,就那么大大咧咧地说要去合欢阁,真是过份啊。

因为这个原因,赫连容原先的好心情一扫而空,连见到未少昀失态的暗爽都消失无踪。漫不经心地回到听雨轩,却见未冬雪等在那里,不禁奇怪,“你这么早就回来了?”

未冬雪见她回来有些脸红,又稍带紧张地道:“二嫂和二哥是不是去见了陈公子?我娘说二娘向她问了陈公子的地址呢。”

未冬雪的局促让赫连容的注意移开了些,失笑道:“你是希望我们去、还是希望我们不去呢?”

“二嫂!”未冬雪羞涩地低下头去,“那……你们可见到了他?”

赫连容叹了一声,未冬雪不由大为慌张,“怎么?他不好么?见她真地急了,赫连容才放过她,“没有,我们临时有点事,没去成。”

未冬雪听罢倒似有些失望似地,惴惴不安地道:“二嫂,如果……如果你们觉得陈公子哪里不好,一定要和我说,宁可早点知道,也不要追悔莫及。”

听她这么说,赫连容感同身受,“是啊。”感叹了一句,朝未冬雪笑笑,“放心吧,你二哥很疼你,不会委屈你地。”

说起这事未冬雪很认真地点点头,“二哥的确很疼我。对了……二哥呢?”

“他……有点事……”

赫连容不自觉地遮掩一下,不想再破坏未少昀在未冬雪心目中地形象。岂料未冬雪却蹙起眉稍,“二哥会有什么事?难道又去胡混了?”

“哈……”赫连容心道这可不怪我,根本就是既定印象了。

未冬雪捏了捏拳头,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走,“二嫂,你放心吧……”

到底放心什么?赫连容一直没听到下文。

直到未少昀回来,这下文才算明白。

未冬雪离开听雨轩就去了大门前蹲点,只为第一时间等到未少昀劝他别再胡混,对老婆好点。让人有点感动。

未少昀则闷极了,因为今天失态的事,因为未少阳找他谈话地事,还因为刚一进家门,又被未冬雪揪住展开教育的事。

赫连容、赫连容、赫连容。三件事,都是因为她,尤其是未少阳……想不到……

“又发什么呆?”赫连容用指尖戳戳他,“办完事了?去见了白姑娘?她怎么样?”

赫连容问完就后悔了,这是什么问题啊?什么叫“办完事”了“,有歧义啊!再说他去了哪和你有什么关系啊!人家好不好又和你赫连容有什么关系啊!典型的没话找话!该抽!

就在赫连容大呼失策的时候,未少昀倒恍起神来,一柱香、两柱香……真是见了鬼了,难道合欢阁并未解决他的需求?为什么他一副失意失落又失望的样子?赫连容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没事吧?”

“我……”未少昀竟叹了一声,倚到桌角上烦恼万分,“幼萱要参加花魁大赛,居然没同我商量。”

回收电子元件
消声室公司
6082铝棒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