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不爱就说你强奸正文十七必须亲我三十个

2019-02-04 00:32:1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不爱就说你强奸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子禾01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爱就说你强奸全集阅读正文十七必须亲我三十个,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隔了很久何勇才小心的问:“挺水灵的一个姑娘,花不少功夫吧?把她肚子搞大了?”

文翔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表示不理解,并对菲菲说:“他怎么这德行?”

菲菲眼中浮起“你也差不多”的神情,喝了口红酒作罢。

“别跟我装了,你真卑鄙。”何勇说着用羡慕的眼光看了看他:“胆子也太大了吧,只要是女的就上,打洞打成习惯了吧?啧啧……看你怎么搞定、怎么见她父母……世风不古啊,哎!**就是这样消失的,你以为自己是大嫂加工广……真没出什么事?才怀上还是去流产了?”

文翔不高兴的说:“我说你怎么那么下流呢?想哪儿去了,我根本跟她没什么知道吗?”

何勇根本就不相信,他不屑的掂起一粒瓜子扔进嘴说:“骗谁呢?象你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一个的角色,会放过这样的好事不做?信你老母猪都上树唱歌了。”

“说正经的,没时间跟你胡闹,记住这事别乱跟人说。”

何勇点头,菲菲且狐疑的说:“没事你那么紧张,有毛病?”

“不是……”文翔犹豫着说:“她现在死活要跟着我……就白天还因此跳过一次湖。”

两人又是一愣,相互确定了半天的真假后,何勇大笑起来,差点将才因妒嫉喝进的闷酒全喷出来,文翔忙跳着闪开,骂道:“有毛病啊!”

“你……”何勇指着他乐不可支:“搞笑是吧……当你是谁啊白痴!”

菲菲认真的问:“你都是说真的?”

何勇还在笑,用怪她太笨的口气说:“你又不是不知道读书时他作文特好,我就烦老师拿他的狗屁文章在班上念,不过他想象力特丰富,一块泥巴也能歌颂半天,是个人才。”

文翔没理他,认真对菲菲说:“真的。”

“呵呵呵呵……”

“别闹何勇!”菲菲忍无可忍的喝着,何勇这才老实了,叽叽咕咕的拿酒喝,还在偷笑。

“你说怎么办?”文翔求助般将凳移了移,坐近菲菲问着。

“真这样的话……你可得小心,那女孩我见过,有次吃饭挨着你坐一起的那个吧……我记得你经常带她去你店里吃饭吧?”

文翔点头,说:“她父母有时在外边跑,让她跟着我,一直这样。”

菲菲用看到畜生的目光斜了他一眼,同情的说:“这女孩挺规距的,老老实实……真是她缠着你?”

文翔担心的问:“不象这么回事?你也觉得我引诱她?”

菲菲挺认同他这话的,为了给面子较委婉的说:“你说的,谁知道。”

“你觉得我是这样无耻?”

“很难说的,不过现在的男人都这样,嗯……你们发展成怎样了?”

“没什么。”

“没什么你担心?”

“嗯……就亲了她一下。”

“多久?”

“让我想想……大概快五分钟吧?”

“哼!”菲菲生气的摇了摇头:“你跟她抱一起亲五分钟还没什么?一定要上床后才算正式吗?真不明白男人是怎么对待感情的。”

何勇插言说:“男人吗,当然是插入之后射了才算……”

菲菲冷若冰霜的斜着他,何勇又端起酒,不说了。

文翔担心的问:“这很严重?”

何勇刚吞下酒,忍不住又老练的说:“亲那么久的话,小姑娘不动情才怪,就算不骚,只怕也泛滥了……你摸过没有?”说着暧昧的对文翔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有没有摸过什么敏感的地方。

文翔呆呆看着菲菲,她懒得再理会何勇了,对自己说:“你完了,她会整天都想你的,如果可能,很快你会接到她的。”

正在这时,文翔的响了。

###

文翔怔怔看着两人,何勇跟菲菲一动不动,静静望着自己。

他小心的接通,里边马上传来一个压低的声音,象才干地下工作那样兴奋的叫他:“老公。”

“你……还没睡?”

“咯咯”小妞高兴的说:“想我早睡好干坏事对嘛?”

“明天不读书吗?”

“读啊,不然我还在上……你在干嘛?”

“在酒吧。”

“下星期我要来玩。”

“不行!”

“你干嘛啊?我不是老板娘吗?得看看员工们是不是偷懒对吧?不读书时帮你打理店子,多疼你啊……”

“嗯……还有事吗?”

“想挂我没门!”

“不是……我这有顾客,别闹了行吗?”

“我不管。”

“小娟……”

“不许叫我名字,要叫老婆。”

“小娟,你……”

“你叫。”

“别闹了好不好?”

“你叫嘛……我知道了!不敢叫是吧……是不是有女人在一边?尹向歌?!”

“没有,我在陪顾客知道吗?”

“顾客不许你有老婆吗?”

文翔尴尬的看看菲菲跟何勇,示意他们等等、一边打开门出去了。

何勇不相信的看了看菲菲,奇怪的问:“就是她?”

菲菲沉着脸没理他,何勇更加不相信的叫道:“不可能吧?他好象挺怕这小姑娘似的……怎么回事?!”

“跟你一样、都挺贱呗。”菲菲忍无可忍的说道。

“没有……”何勇皱着眉头,困惑的说道:“不可能的,我知道他的性格,从没对哪个女人这样……这小子接女人一向都挺拽,想挂就挂,哪有这么小心过……怎么回事?“

“你喝完了吗?”

“怎么了?”

“回去吧,还坐在这干嘛?”

“等会等会,他一定要回来的,你看不出这事让他挺头痛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

“哎呀菲菲,大家都是同学对吧,怎么说也是从小到大的,你不会还记恨他吧?”

菲菲哼了一声,说:“不值得。”

何勇这才松了口气,看了看外边对她说:“怎么还不来?你坐着别动,我听听他在说些什么。”

说完便起身打开门,走出去了。

###

文翔还躲在过道里说话呢,何勇走了过去,没惊动他站得远远的,只听他说:“……什么?没诚意听了没感觉?”

说着酝酿了一会,不怕害死人的肉麻着:“老婆、想你……行了吧?……我挂了?”

何勇觉得身上冒出不少鸡皮疙瘩,只听文翔又道:“……不行?语气太重还不奈烦?……不想接你?!哎呀祖宗求你了行吗?我有事真的!”

何勇愣愣看着文翔,只听他骇然叫道:“什么?要连亲三十个?……好好、我亲。”

说着对着亲了三下,得意的说:“乘十、想不到吧,可以挂了,别闹老婆、我也爱你?”

文翔满面得色的收起,突然看到何勇,一下愣住,不好意思的咳了咳说:“噢……这不是她,嗯、是个挺麻烦的**,我让她给我办点事哄她高兴……干什么?不许笑!”

何勇乐不可支,文翔悻悻走近他说:“笑什么?”

“你完蛋了。”何勇强忍着说:“这个世界又少了一个男人,多了一个贱人……记得你说没女人会让你象我对菲菲这样贱的对吧,这‘**’还真有两下。”

文翔无言以对,何勇感慨万千的说:“你做得比我好文翔,看来我对菲菲的爱比不上你们,我很祟拜、你是我的榜样,值得我好好学习……”

“一边去、开什么玩笑。”

“她挺骚吧?怎么将你都制住了……”

文翔顾不得理他的调侃,不无担忧的说:“别吵,我该怎么办?”

“你为女人难受?”

“不是,我跟她父母都熟,不然……”

“你不过亲了她一下,又没跟她上床,怕什么?”

“你白痴啊,让她父母知道我对他们女儿这样,我还能见人吗?”

何勇还是不太相信,问道:“菲菲不在这儿你说实话,是不是上过她……爽不爽?下边是挺紧吧,比**要……”

“没上!”

“不会吧!没上那么害怕?信你才怪,什么时候连我都骗了?我不会对别人说的,小海都不会。”

“真没碰她。”文翔说着向包房走去,显然他认为这事找菲菲比这个满脑生殖器官的家伙要强得多。

挖坑机
八角拌料机厂家价格
不锈钢盘管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