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历史

财色正文第四百五十一章倒计时3

2019-02-03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四百五十一章倒计时,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小说书更新超快)百多前,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勋爵曾给香港下过一是一个贫瘠之岛,永远不会成为贸易中心。XIAOSHUOSHU.org

然而,事实完全不同于他的想象,数十年间,这个弹丸之地的边陲渔港,却成就为一个商业奇迹。它不仅是世界级的航运中心、自由贸易港,也成为了亚洲的金融中心、东方的好莱坞。

这一切固然和大陆当年的封闭、台海两岸的隔绝对峙有关,使香港成为一个重要的中转站,也和东南亚各国的政局不稳,包括香港的零关税等自由市场经济制度有关。

不过,使香港成功的最重要因素,是香港文化的精神。

有了这种精神,才使一切风云激荡、因缘际会在这里成为可能。

香港虽小,却有聚四海的胸怀,历史虽短,却有优雅内敛的贵族气息。梁文道曾将之归纳为一种部落社会特征,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正是这种特征使他们可以迅速适应时代的变化,也帮助他们培养了坚忍、勤奋,以及独特的创造力,使它成长为一个能够容纳世界的文化集散地。也有人用当地土话下过一个定义,叫“搞定”精神,就是说任何一种先进的文化,到了香港之后,都会被当地搞定。

范无病站在落地窗前,轻地抚摸着沈盈的腰肢,站在她的身后说道,“每个内地人心中都有一个香港。它是~语歌、四大天王的香港;是王家卫、《阿飞正传》的香港;是《英雄本色》、周润发的香港;是古惑仔、无厘头、周星驰的香港;是兰桂坊、尖沙嘴、弥敦道的香港;它是茶餐厅、柠檬茶的香港;它是梅艳芳、张国荣的香港;它是金庸、成龙、武侠的香港;它是八卦、狗仔、娱乐的香港;它是李嘉诚、霍英东的香港;当然,它还是紫荆花的香港人们心目中的贸易中心、金融中心和购物天堂。”

沈盈被范无轻轻地抚摸着腰肢,身子有些敏感,却又不舍得放弃这种异样的享受,于是有些发颤地问道,“那么,你心目中的香港是什么呢?”

范无病紧了一下怀抱的沈盈,然后笑着回答道,“香港就是一个聚宝盆啊!不到一年的时间,我投进来的一百亿美金已经变成两百亿了,你说这不是聚宝盆是什么?”

“真很难想像——”沈盈摇了摇头然后转过身来盯着范无病问道“有这种发财的好事儿,你怎么不喊上我?!吃独食可不是好习惯啊!”

“独食可是不好吃地。(小说书WWW。XIAOSHUOSHU。ORG)牙口不好地话。本就吃不下来。”范无病苦笑着回答道。

感觉。香港人还是小气了一儿自己不过才从这里卷走了上百亿美元。就被他们紧张地重点防控再多一点儿。估计就更不知道要出怎样地招式了。

范无病认为。香港地金融制度还是有些问题地。否则也不可能成为索罗斯等人地下一个目标。虽然未必能够完全成功。但是从香港市场上获得地收益绝对是最大地可能远比在东南亚各国所获得地收益更大。

两个人这一次都算得上是忙里偷闲。但是实际上他们要处理地事情还是很多地盈地基本上没有停多久。经常有人打过来汇报工作范无病感到非常郁闷。

“怎么你地手头上就有那么多地工作?你看我这边儿就没有什么—”范无病对沈盈说道。

“我可比不了你。只要离开一天司里面地事情就忙得不可开交。”沈盈回答道。

这一次是有人打过来,向她请示迎接七一香港回归的一批特供酒的问题,沈盈简单地做了安排之后,对范无病说道,“为什么你的公司里面就那么轻松呢?”

范无病笑着回答道,“这就是企业管理上的认识差别了。免费阅读 小说书”

“能具体说一说吗?我可不想未老先衰。”沈盈抱着范无病的手臂问道。

“简而言之,就是家族式管理模式与现代企业管理模式的区别。”范无病解释道。

范无病叫了酒水饮料,又弄了些下酒的餐点,跟沈盈两个人在套房里面一边儿欣赏夜景,一边儿点着蜡烛在那里坐谈喝酒,过得相当惬意。

关于家族管理模式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但是缺点更加显而易见,尤其是在王安电脑公司破产之后,各大华人财团都在对自己的经营管理模式进行检讨,并吸取西方财团的管理模式,大量地引入职业经理人管理,使自己的财团尽量避免因为后继无人而陷入与王安电脑公司同样的结局。

范无病一

着酒,一边儿对沈盈讲授经营之道,不知不觉这时间。

“一块儿去洗个鸳鸯浴吧。”范无病突发奇想道。

“你是不是一天不做那事儿,就憋得慌啊?”沈盈问道,“我可是听别人说,你跟好几个女孩子都不清不楚的。”

“哪儿有那种事情,这个我坚决否认!”范无病非常坚定地拒绝了这项指控,心里面想到,我跟她们可是清清楚楚的,上过的就是上过的,没上过的就是没上过的,哪里有什么不清不楚的事情?

虽然沈盈坚决反对,但是范无病终于还是将她吻得迷迷糊糊抱进了浴室。

两个人躺在床之后,范无病很有****,想要毕其功于一役的时候,就被沈盈把那里给抓了一下。

“好大啊!”沈盈有点儿担心:抓着小范,用力过猛了一点儿。

“别抓蛋蛋——”范病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咝地一声倒吸了一口冷气,脑门儿上的冷汗顿时冒出来了。

沈盈见状有顿时很害,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不是很厉害吗?不会出什么事儿吧?这可怎么办啊?!”

过半天,范无病才缓过劲儿来,眼泪汪汪地看着沈盈说道,“我说老婆,蛋蛋是不能捏的,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你再多用点儿力气,蛋黄都碎了,呜呜。”

这么一来,范无病的想法也泡汤了,个人倒是老老实实地抱着睡了一夜,范无病心想,估计柳下惠当年也是如此吧,要是没有点儿特殊原因,真不相信他能坐怀不乱。

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港府面有要员宴请范无病,结果范无病还是觉得有点儿见不得人,少不了就推脱偶感风寒,无法赴会了。

沈盈对此感到非常内疚,特意给范无病做了早饭,一口一口地喂他吃。

“我给你做的蛋汤,味道怎么样?”沈盈很关切地看着范无病眉头微皱的表情,有些忐忑地问道。

范无病实在不忍心说什么,于是就推脱道,“你的手艺是极好的,怪就怪生蛋的那只鸡,没有把这只蛋给培养好。”

沈盈听了之后郁闷极了,“你这么说,还不如直接说我的汤难喝好呢。这次回国,一定要好好地找个师傅,教教我厨艺,要不然的话,以后肯定经常受你的取笑。”

范无病摇摇头道,“那倒不用,一个人总是不可能把所有的优点都占全了的,那样不好。太过天才的人物,总是容易遭天妒的,我可不希望你有什么不测。”

“你这么说我真高兴,其实我也很担心油烟会把我给呛傻了的——”沈盈转忧为喜道,接着就在范无病的脸上亲了一口。

“为什么我们每次在一起的时候,总会出点儿什么事情呢?”范无病感到有些诧异地说道,“我真怀,你就是老天派来监视我的探子!”

“有吗?我监视你什么了?”沈盈非常无辜地问道。

“我的秘密,你基本上都知道啊!”范无病回答道。

事实上确实如此,范无病的大部分事情,都跟沈盈说过,包括自己的很多投资计划,资金运作,发展意向等等,他都跟沈盈说过,即使是这一次的布局港股的事情,之前也有提起过,只是没有说自己准备玩这么大而已。

而自己跟高层之间的一些交往,他一向也是不瞒沈盈的,在某些程度上,沈盈对于范无病的了解,要远胜于家里的其他成员。

“那你最好就不要跟我耍花样儿,要不然的话,我生气了,就揭你的底牌!”沈盈皱了一下鼻子,对范无病挥了挥拳头威胁道。

“所以我总想着先把生米煮成了熟饭嘛,可是为什么总是失败呢?”范无病有些郁闷地说道。

“肯定是火候不到,你还得多加努力!”沈盈吃吃地笑着说道。

两个人在这边儿呆了几天之后,终于就到了六月三十日了,眼看着香港回归仪式就要进入最后几小时的倒计时了。

此时香港金融管理局官员前来迎接范无病和沈盈两人,将他们接上了劳斯莱斯车队,然后直接奔赴香港会展中心,在那里,大家将要见证米字旗的落下以及五星红旗的升起。

范无病和沈盈两人盛装出席,坐在车子里面看着外面的街道上,此时已经全面戒严了。

双螺栓管夹电话
指纹锁
重庆充气芯模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