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官方救世主第三百零六章六指神医晏

2019-01-13 17:29: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官方救世主 第三百零六章 六指神医

公务员从古至今就是人民群众心目中的最理想职业,明知道会打破脑袋,明知道入职后待遇未必就高,明知道进步的机会和风险付出完全不成正比,可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往里面钻,哪怕是那些公认的费力不讨好没前途的“比照公务员”岗位,哪怕再多从业人员忍受不住种种待遇不公选择主动离退,一样会有数不清的后来者趋之若鹜。

这种概念在首都、山东、东三省及大部分的乡镇地区最为盛行,尤其是在长辈眼里,如果不是公务员不在体制内,就算你一个月赚一百万,他们也会觉得不稳定,可只要成为了公务员,哪怕只是月薪不足2000的比照公务员,长辈们也会觉得一切困难都是暂时的,早晚会好起来。

这种情况历经几千年的发展,传承至今没有丝毫的减轻,反而越发严重,在这个异能版的北台更是如此,重点就集中在小台湾竖店影城的年度招新工作上。

受木元素的风水避讳影响,已经有好几十年没人敢公开讨论研究他们的事了,倒是一个消息在民间一直都有流传,就是说只要被招进了竖店影城的剧组,在古代,就等于是在“中央”上班了。

不用学历的公务员谁不想当?哪怕是卫兵呢,哪怕是厨子呢,哪怕是马夫呢,哪怕是太监呢!

这真不是夸张,每年竖店影城招新工作中,职务需求最多的就是这四个,尤其是太监,是应征人数最多的。

这种现象的出现并不难以理解,想当卫兵,必须得体健貌端,年龄不能太大,还不能有不良嗜好,当马夫得有兽医资格证书和相关从业经验,当厨子更不用说了,最起码得是小澳门技术学校本院毕业的。

可当太监什么都不用啊,人家不看中应征者比别人多什么,他们只要求应征者必须少点什么。

据可靠消息称,只要成功成为太监,就可以享受不低于“正五品”官员的待遇,最高有机会享受“正一品”待遇。

刚开始大部分人对这个职务非常抵制,直到越来越多的资深太监传出消息称,他们入宫后的生活,无论在精神还是物质方面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有好事哪怕是帮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者跟他们抬杠,说你们都被敲了,还说生活质量有提升?性生活这方面怎么说?

那些大白胖子公公不屑道:“就算不敲,我们以前也没有性生活呀?”

嗯,公公们在成为公公之前基本都是肥宅。

除了这些标准较低,应征教易的角色,也有相对复杂的,最困难的当属文武状元,据说比公务员考试都困难,通过了也只能获得“七品”左右的官职。其他的正官角色难度也很高,但要说应征难度最大的,唯有御医一角了。

大家要注意区分,御医和太医不一样,太医是皇宫里为大众服务的,而御医只为皇帝和皇帝特批的皇族妃子和大臣服务。

御医的应征难度大,从业风险也是最大的,一个不小心就是灭顶之灾,看过电视剧的都知道,宫里面死的第一多的就是跪地磕头,口称:“臣已经尽力了~~”的御医了,被害死的龙种和被击杀的刺客,加起来都没被处死的御医多。

也正是因为应征难度大,风险又高,这个官职角色一般是不公开征集的,因为征集了也没人报名,有人报名也过不了关。

直到这一次最后一个御医也被“杀头”了,又碰到我这么个奇才,两厢一碰撞,立刻产生了火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这一把火花,瞬间点燃了整个竖店皇城!

在应征当天,只有我一个人报名参加了御医角色征集,其他人都以为我是有什么事看不开呢,几个肥宅还好心来劝我:“失恋了吧?为了女人不值得的,

官方救世主第三百零六章六指神医晏

干嘛寻短见呢,来,跟我们一起当太监吧,以后天天在一起刷游戏、吃大餐、喝可乐、看动漫。”

要不是使命职责在身,我差点就被他们说服了……

我很轻易的就通过了御医征集的笔试环节,有一洋指助力,对付那些中医学常识易如反掌。

接着是简单的面试,就是考官提问我来回答,这就比较麻烦了,一洋指没法给我传达详细的信息提示,不过不要紧的,我当场把一个主考官和两个副考官的病症隐疾给诊了出来,事实胜于雄辩,我得以顺利通过面试。

之后我到太医院报道,程序还没走完呢,“太医院招到一个六指神医”的消息就传开了,一时间整个竖店影城都乱了,几乎所有影城内有点门路的“中央公务员”都拉家带口的堵到了太医院门口。

整座太医院在我到来之前,只有两个负责卫生和日常管理的小卫兵,剩下的就是几百个历代御医太医的牌位。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之下,我也被他们这种异样的举动给震惊到了,我问一个小兵甲:“干毛啊他们这是?前任御医欠他们钱吗?就算欠钱也没有要继任者偿还的道理吧?”我这是被小香港的债务给吓出心病了。

小兵甲解释道:“大人不要误会,之所以大家都急着登门拜访,是因为您在御医选拔上的表现传得神乎其神,张大人和刘大人三房私通生野种都诊得出来,还把现场就被刘大人掐死的张大人给救活了过来,这简直就是人人都有苦衷奇迹啊。”

小兵乙附和:“就是就是,这皇城里从来就没有过您这么有真才实学的大夫,大家都好多年没看过医生了,现在趁着您还只是个刚挂职的太医,还没受圣上钦点为御医,大家当然要赶紧来求医问药,否则再晚就来不及了。”

原来是这么个事呀,那我必须得接待一下这些苦恼的领导干部了,医者父母心嘛,而且我更需要尽快展现实力接近郭皇城就有多少福;一个人心中有多少怨,否则他和他的马子半年不得病,我还得等他们半年?

我对小兵甲乙下令:“把来访者组织好,听号令按顺序就医,有医闹或不遵守秩序者,杀无赦!”

小兵甲用手抚摸我的胸口给我顺气:“大人你冷静点,别膨胀,圣上上朝也没说想砍谁就砍谁呀~”

我老脸一红:“那就让他们老实点吧,不然我可不接待了。”

小兵甲乙出门传令,乱哄哄的局面立刻安静了下来。

医生面前的病人,交警面前的司机,老师面前的家长,富婆面前的鸭子,在这些立场关系下,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

太医院正院门前搭起了一个露天大帐,我坐镇当中,一个个求医之人无视角色职位高低,全按先来后到带到我的面前。

盛名在外,真心没人敢跟我装犊子,哪怕对我那一缕耷拉在光亮脑门儿前的斜刘海儿,他们也是小心谨慎的恭维一番。

我不为外因所动,本着医者治病救人的天职和拯救世界的重任,以及想再诊出点绿帽子丑闻的好奇心,不知疲惫的接待着一个又一个病人。

望闻问切,手书症状和药方,重症急症者,我当场借推拿热灸技法隐藏内力传导,为其去病止痛。

当场求医,当场见效,众人惊叹成呼,甚至有人跪地膜拜。

中午时分,一对中年夫妇满脸期待的坐到我面前。

男人急切道:“不劳神医费神,我们的毛病我们自己有数,就是要不上孩子,您看看能给治好吗?”

我自信道:“当然可以。”

夫人也急切道:“那今天就能抱走吗?”

我:“……”

男人劝道:“诶呀夫人呀,生孩子和寻常病症不同,你莫要看着别人当场痊愈,就以为孩子也能当场降生。”

我说就是的嘛~

男人对我问道:“那明天能来糗(取)不?”

糗什么玩应糗?跟我在这订生日蛋糕呐?!看他们这急切的劲儿,我严重怀疑他俩是刘春远和金銮的异界化身。

最后我给他们开了两个方子,一个是温补调养的,一年左右了见效,另一个是把家搬家到那位被我救下命来的王大人家隔壁,估计月八的就能见效,快慢得看王大人和贵夫人的交流进度了。

求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脚打后脑勺的忙了两天,就以我这开挂的诊断速度,也没能诊完十分之一,就这些还是有权有势,有机会蹬太医院门的,边缘和底层人士进不来的就更多了。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我也不是为了普济众生而来的呀,这两天我已经充分的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郭皇城那边怎么还没有动静?不会是真的身康体健,用不着看大夫吧?

就在我疑虑渐重的时候,大内终于有动静了,在我进宫的第四天,一队太监来到太医院,我还以为他们也是来求医的呢,不耐烦的驱赶:“走走走,都走都走,别打着断肢再生的由头想重续香火,吃喝玩乐的时候想什么了,现在到我这买后悔药。”

真的烦,最近这几天总有太监找我想重振雄风,能治我也不敢给你们治啊,那不是等于直接挑战郭皇城嘛,我可不想这么早就和他撕破脸。

结果这一批并不是求医的,而是传旨。

皇太后要召见我。

嗯…那就应该是妇科病,我最怕的就是妇科病……

65挖掘机报价
飞科剃须刀充电线
三峡玛瑙石原石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