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逆乱战神第三十二章绝望

2018-12-07 20:03: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逆乱战神 第三十二章 绝望

绝望

天空漆黑一片,这个时候应该是白天,白天是多么令人温馨,白天是多么令人向往。

可这里没有白天,也没有温馨可言,更不会有人会向往这种令人绝望的黑暗。

玄琴就是在这个时候醒来的,他刚醒来的时候,感觉天地都在围绕他旋转。

他站起来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明显,就像是一个极其贫血的女人。

他不是女人,女人绝没有他这般韧性,绝没有他这般百折不饶的意志。

风冷冷吹着他染血的长袍,长袍上的血迹早已干枯,就像是一朵朵花,似乎有着永远也抹不去的妖艳色彩。

这一战太过恐怖,虽然他赢了,可他付出令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他苦笑着打量着自身可怕的伤势,过了一会,他又看向远处那两具早已冰冷的尸体。

哎!

他忽然叹了一口气,叹息声沧桑无比,如果换一个瞬间,换一个地点,他也许不会与北冥为敌。

可这个世界上偏偏很多事,都不会令人那么满意,但他知道这不过一生的一个小插曲。

修炼这条路本就是条不归路,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即便跪着也要把他走完。

这就是他,这就是玄琴,一个冷漠兼自信的可怕年轻人。

睡觉是件无比幸福的事情,他睡了整整一天,但沉睡却不并不能令他伤势全面复苏。

风漫无目的的吹着,他的思绪却凌乱了,过了一会,他坐了下来,坐在一块还算干净的大石上面。

如果说天剑九诀是他最强底蕴,那么惊天神诀就是这底蕴的最强推力。

若是没有惊天神诀,那么天剑九诀就会显得很薄弱,这就好比,一柄锋利的长剑,而这柄长剑却落入了一个小孩手里。

这个时候,他也只能运转惊天神诀,只能以惊天神诀的温润神力来修复伤体。

时间在快速流逝,这个不为人知的世界却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依旧看不到阳光。

又过了一段时间,玄琴忽然站了起来,站在天地间,天地间却只又他一个人。

他一个人又继续往前走去了。

风无常,流云远逝,天边的迷雾就像一片未知的混沌绝地,整个世界亦安静的有些可怕。

突然间,天边的云开始变得有些湍急,就像是如海的河流。

他感觉此刻仿佛就站在一片海口,面对的就是川流不息的河流。

“应该就是这里了。”

天边变得更加漆黑,雷光浮沉在浓厚的魔云中央,且不停的闪耀着耀眼的雷罚之光。

随着他的到来,这边天空变得更加急躁,蓝色雷光亦决然而下。

就在这时,虚空的风云演变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条诡异的通道就处于漩涡中央。

轰隆!

雷光暴涨,竟是人间极其罕见血色雷光,漩涡猛然间变成了血红色,仿佛侵满了千万的人的血液。

“如此可怕的血色雷光,传承绝地定然就在这。”玄琴瞬间冲天而起,一步迈向那雷光缭绕的诡异通道。

穿过诡异的通道,他降临在一片狭窄的空间,空间一片血色,鲜活妖艳的血色。

血色虚空中央,竟然是一片暴乱的雷海,仿佛由万道雷光交织而成。

而雷海的上面是一座石门,一座雕刻了畸形符文的石门,想要进入石门,就必须越雷海。

玄琴倒吸一口,他设想过无数次传承绝地的画面,但每一次绝没有这次来的这么震撼。

轰隆!

就在这时,一道血色雷光击穿雷海,从长空下顺着他的头顶劈了下来。

他的全身顿时发出噼里啪啦,如同炒豆子的声音。

他瞬间一步登天,一拳轰碎狂袭而来的血色雷光,雷光再度降临,他亦轰出刚猛之拳。

如此周而复始的沐浴血色雷电中,他看起来就像是执掌天地的至强神灵。

在这个如铁笼般的狭小空间内,他全力出手抵御轰击自己而来的无尽雷光。

无敌的姿态,可怕手段,惊才绝艳的他彻底激怒了这片雷海。

轰隆…!

雷海在咆哮,无数道恐怖无比的粗大雷电,夹着无上破坏力向玄琴再度倾尽而下。

玄琴大惊,满天血雷犹如嗜血蝗虫,这种可怕的攻势,根本无懈可击。

他的身体开始冒血,血雷侵透了全身每一寸肌肤,每一滴血液,新伤旧伤一起并发。

这一刻,他看起来不仅狼狈,狼狈中更是夹带着一丝疲惫。

“我本不凡,区区雷光亦能乃我何?”

一股不服输的意志,化为一道道神芒,不断冲击着这个狭小的空间。

长空中有风,他的长发随着风飞舞,雷光附体的长袍亦猎猎作响。

他突然间做了个决定,一个胆大而疯狂的决定,这个决定让他看起来变得更加疯狂。

不灭体是每个修者的梦想,只是梦想遥不可及,通往梦想的路途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

何为不灭体?肌体可浴火重生,寻常攻击至躯体碎裂亦可重组,可谓不死不灭。

当然,这在前期有着不错的显著效果,如果对手迈入了传说中的神王境,那么也就不具备多少优势了。

玄琴一步跨越长空,直接降临雷光中央,欲借这世间不可见的血色雷电,渡他化神期大劫与淬炼他躯体,从而将躯体演化为不灭体。

越级渡劫,疯狂的想法,疯狂的人。

他疯狂的举动无疑让周围血色雷光更加暴躁,对他排斥的更加猛烈。

“这个疯子究竟想干嘛?关键时刻居然选择淬炼不灭体!”玄皇的眉头紧锁,玄琴疯狂的举动激怒了他。

过了一会,他又平静了下来,但他脸色仍难掩怒意。

雷海内,玄琴施展最强手段来镇压一切电光雷鸣,虚空不断为之崩碎,雷海不断瓦解又重生。

他的躯体碎了又重组,全身上下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双眸子,冰冷的眸子,战意高昂的气势。

他再度出手,如人形魔兽般搏击长空,一拳出,雷光裂,雷海亦陷入沉沦。

天地惶恐,这一刻,雷海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无数的血色雷光编织一个血色牢笼。

牢笼瞬间包裹住玄琴,让他无法出手粉碎那血色雷光,欲带给他无边的恐惧,与死亡的威胁。

啊…!

玄琴大吼,十指齐张,十道神芒如根根魔柱,透过牢笼,仍然能击碎血雷。

“还差一点点,还差一点点我就能进阶化神期!”他一边出手,一边运转惊天神诀,欲达到巅峰时期,欲从容迈入化神期。

然而无尽雷海,又岂是他可亵渎的,雷海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

虚空动乱,万物皆沉沦,一道道无比粗大的血色闪电再次降临而下。

“剑来!剑来!”玄琴狂吼,灭绝一切的千丈剑芒对着牢笼力斩而下。

雷海灭,雷光绝,神罚之剑仍以灭绝天伦的可怕破坏力横扫一切。

就在这时,古朴的石门打开了,一股无法言喻的气息塞满了这个空间。

一个手指缓缓从石门里面伸了出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手指,玄琴也不知道。

他的思绪变得非常乱,更多的是一种无奈,他相信根本没人能在这一指下逃生,他也不能。

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又是怎样一种无奈,旁人不得而知,也只有他能明白其中的无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