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花痴醉花第五十章限时浏览会

2018-11-15 18:54:5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花痴醉花 第五十章 限时浏览会

“一,二,三,四,五,六。。。。。十一,有十一个人。”秦紫薇指着他们一个一个的数道。幼稚的萝莉音间断的响起,听得众人忍俊不禁。

“十一,对得上数。拿去吧,小气鬼!”

“哥哥一点诚意也没有,我可是妹妹,要爱幼知道吗?”秦紫薇很不满意的接过,教训道。

“知道了,我的妹妹最大,最好,最可爱,最调皮!”

“听说秦大小姐文武双全,今天又办此花~聚会,能不能给我们露两手,也让我等见识见识秦大小姐的本领。”不知人群中谁说了一声,秦紫薇就笑了,但她的哥哥就不镇定了。

他的大妹妹怎么能顺便见人呢?这都快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抛头露面可不太合适。父亲虽然没有说起过,那还不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娘那里肯定会过不了的。

“诸位也知道我家妹妹主办这次聚会,肯定是很忙的,我也不知道紫萱她有没有空,恐怕要令诸位失望了。”

“问都不问一下,你这个做哥哥的也太爱护妹妹了吧!”

有几人起哄,这里突然乱了。

秦紫薇的萝莉音再次响起,“想见我姐姐,简单啊!”

“紫薇妹妹,你快说说,怎个简单法?”离秦紫薇近的那人问道。

秦紫薇指着一处有山丘的地方说道:“过了那座山,就可以见到了。”

有一人惊讶的说道:“就这么简单?”

“是啊,很简单的。爱走不走,想见我姐姐,这是没有人阻挠的一条路咯!”秦紫薇像是搞推销一样的将她的姐姐秦紫萱推销了。

出了门,林心花好奇的问道:“过了那个山丘真的可以到紫萱姐姐那里吗?”不可能,要不然她们也不会走这条路了。

“可以啊!”

真的可以!林心花不可思议的看着秦紫薇,按照常理来说,不可能的。不过这话由秦紫薇这个十岁的小孩子来说,又有几分信任度,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

“那为什么我们不走给他们看一下呢?”林心如问道。

“想知道为什么吗?”秦紫薇晃着小手,看着林心花说道:“因为我不能给他们作弊的机会。”

“这跟作弊有什么关系?”她就一点也没有看出来!

秦紫薇听了林心花的话,说道:“那座山丘是爹爹为了姐姐的婚事而设的,简单点就是‘阵’,不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

那不知道的人就去了不就是进了迷宫吗?

可怜的人啊,小孩子的话也是不能全信的,知道吗?特别是这位小朋友喔!

林心花在心里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都被紫薇的话迷住了心窍,看看能不能全军覆没~

不一会儿,她们就到了,“姐姐,你看,我拿回来了咯!”秦紫薇晃动着手里的一叠纸,显得有点凌乱。

秦紫萱一下抢走,说道:“没你事了,一边呆着去。”

“姐姐又不要了我了,馨儿,我们出去玩吧!”秦紫薇立马拉着林心花的手说道。

啥!你被你姐姐抛弃了,她又没有,干嘛带上她呢?啥时候她也成了受伤的那一个了~~

在心里默哀~~

秦紫萱没有搭理她的妹妹秦紫薇了,要是有她在,乱子定不断。

很快就有仆人上来将那些纸挂在事先做好了的木架子上,从背面看则是白纸,什么也看不到;从正面就能看到他们写的了。

挂在第一的是:

“柳风依兮送离人,江畔人溜远边静。

回首相思又相异,唯望流水寄侬情。”

下一首是:

“江岸盼子容,希待牵子衿。

柳枝俏腰弄,奈何子未回。”

第三首是:

“遥望舟去留痕灭,目不及抵仍不返。

风吹柳绦春意生,哀思愁情顿占心。”

。。。。。。

在仆人摆好了之后,秦紫萱笑着说道:“我们只花一柱香的时间来看,各位觉得如何?”

“秦姐姐这样说,必有这样做的理由,我们没有异议。”又是刚刚那个给秦紫萱东西的女子说道。

秦紫萱在摆弄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了,因此,她就没有挤着去看,而是在一旁安排其他人接下来要做的事。

没一会儿,有位穿着浅蓝色的小姐走向秦紫萱,小声问道:“紫萱妹妹,那句‘独望深处未见际,弄柳惹水为伊恼。’你可知是谁写的?”

秦紫萱笑着看着她,摇了摇头,道:“你若没看见,就不会看见了,我也没法告诉你,因为我也看不见是谁写的。伊蓝姐姐,你再去看看其它的吧,没多少时间了。”

“多谢紫萱妹妹提醒。”伊蓝微微一笑,继续去看了。

不一会儿,又有一枚美女来找秦紫萱,“紫萱姐姐,好奇怪喔,梦婧姐姐问我那首‘归去又重来,翘首西边天。柳絮随风舞,飞燕笑吾痴。’是谁写的,我说了是武逸写的,可是梦婧姐姐一直问我是谁,都说了还问,惹得旁人都说我,不想让她们知道是谁写的。可我真的说了,我一张嘴说不过她们,紫萱姐姐,你帮帮我吧!”

帮你什么?帮你说回去,还是帮你打回去?

“众姐妹有误会可是我的罪过了。”秦紫萱说了句,走到诗架子边,一路抚摸过去,说道:“这些诗都是临时作的,好与不好这不是我们要评的。其实这只是交流的一种方法罢了,同一件事、同一个事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和见识。一个人一种见解,两个人两种见解,那三个人、四个人呢?有人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我也是高估了。我是练武之后,见到了好的东西就想跟大家分享而已,只是没想到也做了“东施”。”

“秦姐姐,我们只是很想知道这些~是谁写的而已,别无他意。”

“是啊~”一群声音响起,秦紫萱笑了一下,仅此而已。

“其实~我就告诉你们吧,我叫家丁将它们挂在架子上时,做了点手脚。我认为:不管大家写的怎么样,别人的评说与辩论,是好是坏,你们自己听见了,心里清楚就行了,你们也不想被人指着议论非非吧!是良言,皆大欢喜;要是逆言呢?我岂不是成了罪人了,所以还望众姐妹开恩,饶了我吧!我也只有一条命啊!”

“秦姐姐真是爱开玩笑~”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