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反进化论第一卷畜生道第一章天赦华盖

2018-11-15 18:42: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反进化论 第一卷 畜生道 第一章 天赦华盖

(卷首语:本书以佛家六道轮回为引,涵盖了了科幻、玄幻、仙侠、爱情诸多元素,最终期望读者在痛快热血的字里行间里,能找到每一个生命历程的深切诉求。关于文字上,偏北拒绝‘假大空’,所以将以现实主义的描写为主。偏北也在不断的尝试,将浓重的风格笔墨和强烈的画面感层层推出,望读者们放下心来融入其中,与主角一起逆向进化,上天问神。是否钟爱本书,相信偏北,百章之后,自见分晓。感谢每位读者的支持,有任何疑问和建议可以在书评区与偏北讨论,偏北尽量每一条都去认真回答。更新量以实际为定,保证每日两章,勤更或者暴更为三到四章,当然以质量为主。最后希望喜欢这本书的读者,能够投出宝贵的推荐和收藏,偏北珍惜勉励,定耐心陪各位一起,携手闯一闯这六道世界……!)

正文

易开市长长的大街熙熙攘攘,远方一阵黑影摧枯拉朽从地平线袭来,卷土而过,压得城市快要喘不过气来。

而就在这压抑到极致的时分,路边一个凋零的商场,看似还和往常一样平静。

啪——

商场的钢化玻璃,猛然被人从里面撞碎,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从玻璃里面被人砸了出来,溅得一地的玻璃渣子!

接着,一个黑色的身影一跃就跃出窗口!

只见他消瘦身材,浑身衣衫碎烂。双眼通红,两拳紧握,嘴角抽搐还带着诡笑!还没望清面容,就已经冲到了地上那血渣子中间,抓起地上的人就开始继续暴揍!

整个大街上传来尖叫声,还有咖啡厅里电视机的回响:

“近五十年来最大的日全食,即将于北京时间下午五点三十五分开始,本市的居民可以在带有护目道具的情况下,选择晴朗的天空开始观测,天空黑暗时间大约持续二十七分钟,之后,直接进入黑夜,请市民们不要惊慌。”

呼呼——

晴朗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黑了一半,将地上那青年的双眼衬托的更为暗红!

“落哥,别打了!再打会打死人的!”

林落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天,竟会有如此多戏剧性的变数!

就在昨天,他还是刚刚大学毕业的有志青年,可短短几个小时之后,自己已经成为了双手沾血的杀人犯。

这还得从他醒来开始说起。

——————————————————————————

中午在自己的出租屋里一醒来,林落就如临大敌般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这些年,他发愤图强从镇上的初中,到县里的高中,再到市里的大学,常年的唯物主义教育让他几乎完全成为了这一个物欲大河中的一颗水滴。在毕业后辞退了第二个没有前途的工作后,他开始明白世界并不是彩色的,甚至不是黑白,只剩一抹灰。

但即便生活的压力再大,他却永远忘不了一件事。

自己当年在山里被狼袭击,曾有过一段激烈搏斗,幸运的是,在生死关头的最后,被一个天降神兵般的大罗汉救了起来。那大罗汉的确神奇,不但一声暴吼就将恶狼喝退,而且还晓得些跛脚医术,甚至还给自己卜了一卦,说自己命中八个劫财,五个七杀,但隐隐有神格——天赦华盖,而且在自己二十二岁这一年,日全食之日,将有一次生死大劫!

当年大罗汉一救即走,不留云彩,可大罗汉的叮嘱,却依旧盘旋在自己脑海中。不知为何,他冥冥中真的相信着这个预言。

因为他曾经一度怀疑,自己已经患上了重度的……

人格分裂症。

自从经历了那次在恶狼围逼之下的绝望,他的身体里,似乎真的出现了两个人格!从小到大,这个人格只出来过不到十次,但林落深切的感受到,他每次出来,对别人来说,都是一场绝望的噩梦。

这段时间不知为何,他的后脑有时会开始莫名的疼痛,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越是这种关键时期,越是应该克制自己。

而今天就是日全食,林落暗自叮嘱自己,尽量不要出门。

可是,那些‘好运’自己不去找它,却偏偏往脸上撞。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好运来~充满喜和爱~”

林落吓得猛地抓起,这他妈谁给我设定的铃声?

这玩笑也太伤神经了!

“喂!”

“落哥!想去打篮球吗?我今天流川枫附身!绝对……”

“不去了,有事。”

刚一挂将铃声重新修改正常,又开始震动跳跃。

“我是女生~漂亮的女生~我是女生~爱哭的女生~”

林落一头黑线,这次居然是短信!

打开来一瞧,上面写着:

落哥,我是季同,下午三点,你家附近商场台球室,我带上啤酒不锈钢螺帽
,你来就行。

林落一看未读,发现还有两三条,索性看也不看了,将直接关机。

此时楼上正在装修,刺刺拉拉的电钻声反复刺激着林落的耳膜,闹得整个房间都烦躁不安!林落原本戴上耳机准备看看电影,哪知刚看到十几分钟,电脑屏幕突然一黑!

怎么回事儿?打开窗子朝下一瞧,一大帮穿着工作服的人员正在电箱旁边拉着电线。

哎,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林落一头扑到床上,只听见大锤的声音在楼上咣咣铛铛好不心烦,睡睡醒醒几个来回后,也一直不肯停。再一看时间,下午两点五十三。

就这么在家里待一天?这什么也不能做,实在煎熬!

再说了,这世间天天都有怪力乱神的戏说,大罗汉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危险非常,可这十多年自己不也好好的吗?

眼看着一天也过去一大半了,就算再有什么危险,自己该不会傻傻地往上撞吧?

林落来回踱步,想到短信里的季同,现在应该已经在楼下的商场台球室等自己了,反正也不远……要不就去看看?

想到这里,林落犹豫着穿上自己的皮夹克,在镜子前随意整理了一下头发,点上支烟就出门了。

……

商场就在楼下不到两百米外的地方,林落在寒风中埋着头快速穿行,很快就到达了台球室。

刚一进门,就有不少人向林落打招呼:

“落哥!来啦!”

林落微笑着向周围的朋友点头示意,随手抓起桌子上一瓶啤酒起开,来到了场尾最好的一个台子前。

那一桌,正有一个青年无聊地撞着白球,一见林落到来,欣喜异常:

“落哥,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肯见我呢!”

林落一提眉笑到:“有点事儿。我说季同,你可是个乖学生,从不来这地方的,怎么突然想着找我打台球?”

季同脸一红:

“嗨,还不是因为前几天你为我出头,落哥,你也太威风了,那天往我旁边一站,四五个大汉一个都不敢言语!看你平时挺温和一个人,你教教我呗,是怎么能让人这么怕你?”

林落摇摇头:“人身上唯一比拳头坚硬的东西,就是人的心,我的每分面子,说实话,都是建立在顽强的基础上,但是,你最好还是别知道为妙吧。那天的事我之所以帮你,也是难得一次,欣赏你身上的那股劲!其实你可以不用活得这么用力,现在这个世界,人就只能活得麻木一点,虽然没那么爽……呵~好在也不会那么疼。”

季同却说道:“可我不这么看,我觉着人啊,该笑得笑,该哭得哭!该日他娘什就得日他娘什!忍是忍,麻木是麻木,不然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对吧!其实我知道,你才是最不冷淡麻木的那个人,一天看似稳如泰山的样子,其实都是一种掩饰,真要激到你,谁能比你野?”一边说,一边对林落挤了挤眼睛。

“你真这么看?”

“那当然!”

林落悠悠怔了怔,微微一笑:“来!打球!”说完弯腰瞄准,拉杆往白球上啪地一撞,七彩圆球应声四散开来。

就在这时,球场里走进来一帮人,这帮人三男三女,穿得光鲜亮丽压花地坪
,夺目非常!为首的一个银发青年,一进门就皱着眉头,用手轻轻掩着抠鼻,像是受不了台球室的乌烟瘴气一般。

没想到一进门,老板一脸的谄媚就凑了上去:“左少!你今天怎么大驾光临了。”

那青年环顾一圈:“店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来桑巴气球
?待会儿要在楼上吃饭,现在这里玩两把,把最好的两个台子空出来。”

老板一脸尴尬:“呃……好!好!那个小刘!去一号台落哥那里解释解释,让他换一下台子!带一件啤酒过去,别让他误会了。把他们安在三号台!”

小刘赶紧抱了一件啤酒来到林落的台前,把事情一说玩,带着祈求的微笑:“落哥,帮个忙!”

余季同不依不饶:“凭什么!我们刚玩到一半?难道这局就算了?”

林落皱眉往银发青年那边一瞥,伸手轻轻拦住余季同,正瞧见对方也一脸冰凉瞧着他,林落转过脸来对小刘说道:

“行,我们换吧,这里的老板也是朋友,既然老板请客,那也没什么好说的。”

说着就带头往三号台那里走去。

银发青年被引到了一号台,在台周边一走,皱了皱眉:“我说,你们这台球桌上的酒水撒得边缘到处都是,还有周围全都是空瓶子,怎么回事?”

服务员小刘十分尴尬:“这个……估计是上一场客人不小心留下的,我马上帮你擦干净。”

银发青年摇摇头:“别了,我受不了这种劣质酒味,那边三号台挺干净,我们就要那边的台子吧!”

小刘杵在那里整个人脸都绿了:“左少,我们能不能再……”

“你耳背是吧?听得懂我说的话吗?三号台!快去!别让人又染了脏!”

这一句说得大声,传到了老板耳朵里,也传到了林落的方向。

只见余季同将台球杆子往桌子上一丢,朝着左少远远喊道:“怎么还要我们让!这不是故意找茬吗?”

老板赶紧过来,双手祷告般朝两方说到:“好好说好好说!怪我怪我!左少,您稍微等一下,马上就好!落哥,来……(细声)实在对不起,这位连我都……”

林落听完,知道这又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出来消遣,他其实心中没有在意,就算今天自己不是特殊情况,看在老板的面子上,让一让他也能接受。

可就在这时,那边的银发青年竟然主动走了过来,朝着老板一摊手,用吃人一般的眼神说到:

“快!一!点!行吗!?我朋友都等着的,这就是你的效率?”

这次又是余季同按耐不住,往前一步朝着银发青年质问道:“我们已经准备让你两次了!你礼貌点行吗?知道说声谢不?这店是你家开的!想赶人就赶人?”

糟!林落眉头一皱,知道这事有点收不住的迹象了。

左少摇头一笑:“呵呵,臭傻B!你听好了,这店……真他妈的就是我家开的!!!我想你滚你就得滚!现在这里不欢迎你,麻烦你收拾起你的一箱劣质马尿酒,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余季同眼睛一红:“我呸!!我就杵在这儿了!你想干嘛?!”

这一下余季同吼得唾沫横飞,近距离下刚好飞出去一点,沾到左知铭的脸颊,左知铭脸色瞬间落入寒冰:“你再呸一遍试试?”

林落一见不妙,赶紧想上去拉,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我呸——!!呸了又怎么样!啊?!”

啪嚓!

一个酒瓶子就在余季同脑袋上爆开花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