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仙命长生第九十二章最合理的解释求收藏

2018-11-08 17:15: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仙命长生 第九十二章 最合理的解释(求收藏)

朱砂此刻颇有一种“东窗事发”的感受。

关于隐藏自身命格的秘密,虽然不是甚么恶劣的举动,但毕竟是欺瞒住师门很久的谎言,如今终于被大家发现,顿时令他心中有些慌神。

惶急之下,就连刚刚晋阶修者期二阶的高兴心情都立刻烟消云散。

他此刻正低垂着脑袋,如同一个被押送的犯人一般,远远跟随赵玉喜和白杉的身后,向黄庚居住的正堂之处前行。

“这可如何是好?”

他心中急忖着,但一时之间即便聪慧如他,居然也没有想出任何的好方法,往日运转飞快的灵动思维,今天也有些彻底阻塞。

自身的“逢龙遇虎”命格,乃是极为罕见的仿命型命格,关于这一点,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向众人明说。

因为一旦说了出来,立刻就会成为惊世骇俗的,并且引发赤国,甚至整个恒古大陆的震动,到时被内门的老家伙拖去研究倒还罢了,万一引发魈口中所说的弥天大祸降临,恐怕自己立时就会面临生命危险。

但是似乎又没有什么更好的理由,能够解释目前的尴尬状况,一名本是“庸碌”命格的家伙,如何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更改了命格,而且晋阶了修者期二阶?

莫非我东澜剑宗的修炼之路,就要就此终结?抑或转而逃亡他处?

朱砂立刻感到难以接受。

这些年来,他早已经将泉英门当成自己的家了,又怎么舍得离开!

必须快点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他强行命令此刻的自己,必须摈除一切思想的杂念,在见到黄庚之前尽快想到理由。

高人传授?行不通啊,我身边没有什么高人啊,总不能说我识海之内有个大马猴脸的魈罢!那不是更瞎?

自然生成?似乎也说不过去,谁会相信这种鬼话?

命格异变?这个也许可以,但是既容易使人相信,又很容易让人怀疑。

正在他一筹莫展,急如热锅蚂蚁一般的自言自语时。

他的识海内,忽然传来一阵“桀桀”的冷笑声。

是魈!

“亏你还笑得出来!”朱砂对住识海内懊恼道:“我想破脑袋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借口和理由,感觉任何解释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令人难以信服。”

“我在笑你愚不可及,”魈冷笑道:“找一套说辞真的有这么难么?”

“你没想过,你又怎么知道不难?”朱砂没好气的道。

他忽然一怔,识海内望住了魈道:“你能够说出这番话,分明是有好的解决办法。”

“哼,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魈显然没什么好脸色道:“还记得我上次同你说过什么吗?‘予以所需!’既然他们想问你原因,那你不妨就去迎合他们的心理去说。”

“怎么迎合?”朱砂猛然自魈的话语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没有好好研究过他们的心理,”魈不徐不急的分析道:“其实遇到这种情况,就算你如何努力解释,他们想必也不会相信的,哪怕看上去最为合情合理的理由,他们一样也会怀疑是在说谎。”

“所以,你就要运用这‘予以所需’四个字,去迎合他们的猎奇心理,放开胆量往大了去吹嘘,你讲述的愈发离奇,他们反而愈会笃信无疑。”

“你是说吹牛?”朱砂一呆。

“对,使劲吹,吹死人不偿命嘛!”魈一脸坏笑道:“我有个现成的例子可供你使用。”

“快些说来听听。”朱砂迫不及待道。

“这个说穿了也十分简单,比如你某一日正在后峰修炼精神修技,练功完毕之后,无意间到了一处山泉潭水内洗澡,哈,结果发现命格突然异变了,你大惊失色,继而惶恐不已……”

魈绘声绘色道:“在神识探察之下,你居然发现了那泉水内有一方白石,内中不但有能量可以吸收,而且可以滋生金系命格,你虽然有些害怕,却还是禁受不住这般诱惑,然后将那白石尽数吸收完毕,但由于害怕大家把你当成怪胎看待,所以不敢向门内禀报……”

“这样也行?会不会太扯了一点?”朱砂听完魈天方夜潭一般的理由,有些怯生生问道。

“我觉得挺好的,你若是觉得不喜欢,把那白石改为天外流星落地砸在你眼前亦无不可,毕竟这些凡俗之人,最喜欢看的就是吹牛皮吹破天。”(开个小玩笑哈哈)

魈冷笑道:“当然,你最好把十星金系命格的成色也降低一些,人们虽然会相信不着边际的谎言,但是对于太过雷同的事物,却是不会轻易接受。”

朱砂点了点头道:“恩,我就将命格的成色,压制在六星左右,这样他们才不会太过怀疑。”

魈微笑着点头道:“你总算还没有太笨。”

“事已至此,只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朱砂颇感无奈,对于魈的建议他仍旧有些将信将疑。

……

“你说什么?深潭白石?异变为六星金命,还有这般神奇诡异之事?”

黄庚惊叫道:“也就是说,这些日子你一直都在躲起来修炼,而且如今已经达到了修者期二阶?”

朱砂点头表示默认,同时瞥眼望向旁边听得目瞪口呆的白杉和赵玉喜。

黄庚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陡然一喜,随即正色道:“你这样修炼,是多久的事了?”

朱砂回答道:“这事已经发生大概五六个月了。”

他知道若是讲出是一个多月内强行突破的话,只怕要引发更强烈的反弹,依照魈的意思为了避免麻烦,还是将时间讲的愈长愈好。

黄庚口内呢喃道:“五六个月,就已经达到修者二期,委实已经很了不起了。”

他疑窦道:“莫非你自修炼精神修以来,就已经知道自己命格变异了么?

朱砂唯诺道:“那时虽然感觉有些怪诞,却也胆小害怕,所以一直不敢相信这般离奇的事实,更不敢向您和盘托出。”

黄庚沉吟着点了点头,对朱砂这清泉白石的说法显然并未深究,其实在刚刚听完之后,他早就在第一时间内无条件相信了。

原因无他,除了朱砂那一脸人畜无害的纯洁模样外,还有这故事实在太过离奇,离奇到自己找不出理由来反驳。

何况朱砂会欺骗他么?肯定不会,谅他也不敢!

那朱砂会吹牛么?他那小脑袋里能遍出这样的玄妙故事?再者,什么样的谎言能骗的倒我?

别开玩笑了,黄庚表示第一个不服。

他更大的感受,却是又喜又忧。

喜的是朱砂本就在修炼着精神修,如今具备了六星金系命格之后,无疑立刻成为一名上佳的苗子,而且那位哈半山大供奉得知这个情况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扑来抢人。

担忧的是,他是相信了朱砂的话语,但是仅仅他一个人相信是不够的,必须要说服别人也相信,如果别人认为太扯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把朱砂当成一个怪胎。

白杉此刻满脸呆滞,朱砂这家伙居然这样好运,能够遭遇到这般奇遇,直接将自己撇出数个身位,彼此间的距离无形之中更大了。

这不由得让他再次受到打击,颇有万念俱灰之感,甚至对那迷香一事也完全丧失了兴趣。

看来,以后还是安心做我的生意罢。他暗暗思忖着。

黄庚思忖半晌之后,才终于定调下来道:

“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一个人也不能拿主意,必须要告诉奉掌门和崔笙教习得知,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再做定夺。”

……

泉英门议事堂内。

奉啸天和崔笙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下眼神,再度将目光落在那一脸懵懂的朱砂身上。

“假如此事是真,我泉英门下又多一名六星金系的弟子,也算一桩幸事。”

崔笙面色凝重道:“只是这种异宝更改命格之事,实在闻所未闻,不免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黄庚马上反驳道:“普天之下,无奇不有,这些天材地宝更是可遇不可求,如今被朱砂幸运得到,也算是他自己的造化。”

“我清楚崔教习的担心,只是在我看来,这并非不可能。”

奉啸天沉寂多时后,终于发话道:“朱砂是我看着从小长大的,断然不会是妖魔中人,更不可能撒出这般的谎言。”

他笃定道:“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我也无条件相信,甚至可以拿性命做担保。”黄庚脸上露出决绝之色。

朱砂瞬间有些眼睛湿润的感觉,很想冲动的将实情和盘托出,但是理智告诉他绝对不可以这样做。

“虽然我十分相信他,但是此事仍旧需要向‘澜阁’报知,”奉啸天沉静道:“在内门消息没有传回之前,这件事万万不可外传。”

几人对望之后,相互点了点头,都深知其中的厉害关系。

……

两天之后,东澜“澜阁”果然派遣了一名内门长老前来。

这位须发皆白的长老据说对那妖魔各族都颇有研究,在朱砂的身躯之上拍打了半天,将翻脸皮,压舌头,观牙口,听心跳,按穴位等诸多动作流程悉数走了一遍。

最后他终于擦拭了那头顶的汗珠,极为欣慰的宣布:

在朱砂的身上,没有检查到任何妖魔的气息及特征,所以不存在任何问题。

随后这位长老在泉英门众人的陪同之下,前往后峰寻找到了朱砂所指认的一潭清水内,遍寻之下毫无斩获,这才悻悻而归。

朱砂松了口气,散去一身的金系命力,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次难关。

而且从今之后,便可以堂而皇之以一名金系六星命格的弟子身份,在阳光之下行走。

这种意外之喜,也使得他不禁心生畅快感受。

关于朱砂的秘密,在泉英门报备了“澜阁”后,却选择将这件事彻底的隐瞒住。

按照奉啸天的意思,先行保持低调,在那即将到来的“十峰会武”中,再将朱砂当作奇兵使用。

届时泉英门下的这些优秀弟子们,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也让他产生了无比的期待。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