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亡侯僵相第二十八章终结

2018-11-08 17:10:1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亡侯僵相 第二十八章 终结

烟雾更加浓重,筑成道道围墙。

逊雪三分白,输梅一段香。

接触到疫苗后,变得更强的不止撒旦军团,还有僵兵。

老鳖诧异万分,心情比这浓雾还要复杂,他立马把消息传回9527,让朴克立马找原因。

到底是哪步出了岔子,每一道工序都是那样的完美。

老K没有事,撒旦也没变异,为何这帮牲口像是打了激素?

蝠蚊张开嘴,衔住躲着撒旦的龟壳,脑袋向后一甩,扔到了背上。

任凭撒旦怎么挣脱,也卸不下龟壳。他四肢玩命地往外伸,见空便插,恰巧弥补了龟壳的几处漏洞,完美地穿上了小马甲,跟发型绝配,做了回龟丞相。

恼火之际,奸兴有余,朴克顺理成章地中了他的计。

“龟孙子,告诉爷爷,你做了什么?”项晓羽恨不得现在就把撒旦炖了,熬一锅鲜汤。

撒旦拿起话筒,把音响声调开到最大。

“问上帝去吧!”

说完,撒旦又踹了一下蝠蚊的头顶。

蝠蚊发出诡异的叫声,撒旦军团再次发起进攻。

“糟糕,里们看!”

垮队有了新发现,撒旦军团的支援部队来了,全是装备精良的士兵,不过他们已经变成了丧尸,开着飞机坦克,浩荡而来。

兽多尸重,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

“王翦,北斗七星阵,夺过他们的武器!”

一声令下,僵兵杀出。

七股兵力翱翔云端,鼓鸣马嘶各占一方,数里军旗随风摆动,万支带钩金箭刺穿浓雾,密密麻麻繁如雨点。

悬着铁链的带钩金箭目的不是杀人,是为了争夺对方的武器。

眼看,僵兵抢夺了撒旦军团大半武器。

“开炮,全给我开炮!”撒旦举着话筒,声嘶力竭地喊道。

“兄弟们,掩护王翦!”

项晓羽带着钢铁侠军团杀了出去,跟异兽再次打成一团糟。

空中一架战斗机瞄准了云端的僵兵,桥上两辆坦克调整了弹道角度,也准备发射炮弹。

两个云端的僵兵一同射出金箭钩在坦克上,万马奔腾,拉起坦克。

正当战斗机要发射导弹的时候,被吊起的坦克在空中摇摆,晃动的炮头对准了战斗机,上去就是一发。

正中目标,一阵轰鸣,战斗机在空中爆炸,热浪起伏。

另一架坦克要发射炮弹的前两秒,僵兵让被吊起的坦克在它的头顶垂直砸落,可还是没有阻止不长眼的炮弹飞出。

这颗炮弹拼命撞向云端,犹如百米选手冲刺,不给任何人留有喘息的机会。

顿时,七个云团拉着白色尾烟,飞聚在一起,僵兵拿出盾牌靠在一起,抵御这枚炮弹。

云团俞加变得厚重,浮现出一道金光闪闪的盾牌形状的城墙,矗立于天地之间。

炮弹打在上面,只是迸发出几处滚烫的火星,引得小波动荡。

不论多猛,都化作烟雾,成为了云团的一部分。

僵兵要喝彩的时候,云团有了明显的下沉,有重物向下坠。

千百条油罐大的恶犬,顺着金箭的铁链向上爬,看起来像是在钓狗。

有的恶犬已经要爬到了顶端,有的还在最下层张开血盆大口,甩舌头,摇尾巴,跃跃欲试。

恶犬越来越多,云团在慢慢下降。

远处,飞来几十只蝠蚊,看着轨迹,也是冲向云端的。

“对着疯狗,打!”

项晓羽刚爆了一只鸡的头,便叫道。

嗖嗖嗖!

激光导弹,飞箭子弹,具有杀伤力的,全部射了出去。

恶犬纷纷脱落,像是落叶,更像头皮屑。

蝠蚊撞向云端的盾牌巨墙,尖嘴不停地吮吸里面的僵兵。

僵兵在盾牌间留有少许缝隙,数杆长枪直入,插进蝠蚊体内,把它们五脏六腑搅个天翻地覆。

打着打着,撒旦军团好像害怕了,有种后退的趋势。

撒旦见此状,再次用力地踩向脚下的蝠蚊。

蝠蚊同样发出诡异的叫声,撒旦军团听到之后又莫名地兴奋了起来。

几次都是这样,引起了项晓羽的注意。

难道这只是母体?

要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只要操控了母体就可以指挥这群东西?

当他陷入沉思的时候,僵兵又吊起了几辆头朝下的坦克。

嘣!嘣!嘣!

坦克对准桥面,无故打了几炮,炸出了连串的大坑。

江东大桥大幅度颤动,像极了地震海啸的前奏。

“快跑,桥要塌了!”

钢铁侠军团纷纷后退,僵兵也不再恋战。

“勇士们,冲过去!”撒旦大声地怂恿着他的手下。

变强了,也变傻了。

这群变异的家伙奋起直追,踩着坑洞裂缝,完全什么都不知道。

不能飞的变异生物大部分都掉入了江中,只有空中的几乎逃过了坍塌。

“可真怼劲啊!”

垮队参加过无数次战斗,没有一次是这样的波澜壮阔。

以前,都是他指挥别人怎么打仗,今天,他却要听从一个孩子的,还是个卖生姜的“姜”皇。

“哈哈哈,你们掩护我,我去拿下那头母蚊子!”

“好嘞,小伙子,放心冲,窝们炮蛋准备!”

话音刚落,项晓羽便飞向撒旦骑的那头蝠蚊。

“羽哥可真牛3啊,这都能看出来公母。”寒子佩服地说道。

“开什么玩笑,你捏只蚂蚁来,我都知道是不是雏!”

“病秧子,你…看看,你旁边!”

一大群轿车般的蚂蚁冲了过来,嘴上长了两个大钳子,一张一合,发出咔咔声,带着血腥味。

“窝尼玛,管它公母,干!”

……

在炮弹的掩护下,项晓羽一路杀尸斩兽,飞到撒旦身后,用激光炮抵着他的光滑后脑勺。

“别动!”

“Fuck!”

“要么我一枪嘣了你,要么你自己跳下去!”

枪头的一丝冰凉,直击撒旦的心房,猝不及防。

Fuck不说,撒旦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项晓羽捉住一只飞蝉,绑在枪头上,悬在蝠蚊前方。

蝠蚊想用嘴去咬,就是够不着。

飞蝉偏哪,蝠蚊就飞哪。

就这样,项晓羽挟蝠蚊以令百兽,控制住了撒旦军团。

项晓羽突然想起了朴克走前跟他说的一句话:不能救,则灭,引至江西,终结一切。

目前这个情形来看,如果不及时处理了它们,受害的只能是更多无辜的生命,不能因为自己的手下留情,放任了恶魔在世间驰骋。

哒哒哒!

撒旦跳下的时候,恰巧落在战斗机上,他踹下丧尸,自己开了起来,追击项晓羽。

项晓羽只顾向前飞行,四处躲闪炮弹,剩下的就交给别人吧。

“掩护羽哥!”寒子喊道。

僵兵钩起一辆坦克,砸向直升机,撒旦消失在了蘑菇云中。

“斗介样把他杀了?”垮对瞪大双眼,觉得太便宜这个光头了。

“糟了,应该抓住他的,他体内有疫苗!”项晓羽这才恍然大悟。

看着江东大桥逐渐倒塌,他们的信心也逐渐被浇灭。

……

“你说晓羽他们可以成功吗?”

花海心抱着九筒摇来摇去,像是在哄一个孩子。

九筒哪能想得了那些,只顾享受眼前的温柔了。

“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把天鹅肉炖上,要不待会他们回来饿了怎么办?”

花海心继续自言自语。

“不行,凉了又不好吃了。”

哼~哼~

九筒上辈子可能就是睡死的。

“估计这会也该回来了吧,怎么还没有消,急死个人!”

九筒咂咂嘴,冷不丁来了句梦话: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

项晓羽驾着蝠蚊,飞往江西。

到达江西的之后,完全摸不着头脑了。

这里怎么和明珠市一个样子啊?

“我们没跑错吧,这不是明珠市吗?”寒子问道。

“你确定?”

“你没看到‘皇家九号’的招牌吗,亮地那样销魂,我怀疑那灯被喂了春药,谁见了都放荡!”

项晓羽很纳闷,应该没有走错啊,打死了也是这个方位呀!

叮咚!

老鳖收到一条短讯:

老K体内不是解百毒的蓝色花液,而是可以长生不灭的红色。老K是留下的一个套,我们中招了。老鳖同志,收到火速赶回,9527需要你的帮助!

“兄弟们,先行一步!”

收到短讯后,老鳖立马赶了回去。

叮咚!

项晓羽也来了一道短讯:

晓羽,当你达到江西的时候不要惊讶,眼前所见都是幻物,全由空间转换投影技术合成。我们把明珠市的影像投到了那里,也改了它在GPS上的方位,为的就是吸引撒旦前往。

撒旦常年在下面工作,对于江东地形又不了解,正逢大雾,更是摸不清方向,只能依靠GPS。所以,不论如何,他都是要被引到江西的。

虽是投射的幻象,但也能真实地反映明珠市的情况。

街头躺着无数的死尸,蚊虫鼠蚂随处可见,巷尾蜷缩着几个流浪汉,垃圾桶上趴着几只流浪猫。马路上充塞着被丢弃的相撞车辆,废纸漫天飞舞。

皇家九号内,灯红酒绿,霓虹灯闪烁不停。

里面的男女打扮得光鲜艳丽,没有一点危机的压迫感。

他们要不是患了不可治愈的疾病,要不就是对生活不抱有丝毫希望,或者就是撒旦的死粉。

就这样,在欢快中,等待神的召唤。

但是,神死了,不然也会跑错路。

“喂,能关了幻象吗?”

项晓羽打给朴克了。

“这就关,祝你成功!”

“借你吉言!”

幻象关闭后,项晓羽骑着蝠蚊冲向一个红光漫天的火山口。

“不要啊!”

“羽哥,你怎么就这么死了!”寒子哭哭啼啼。

“吵吵啥,谁说我死了?”项晓羽又立马飞了出来。

他把知了扔进火山口,蝠蚊追着知了就扑向岩浆,化作一缕青烟。

其余的异兽丧尸也都追了进去,铺天盖地,摩肩接踵地往里挤,遮住了整个火山表面。

大批的变异生物已经化成了缕缕清烟,老鳖最后研制出了蓝色花瓣的疫苗,一部分注入到了植物中,一部分洒向空气中,双管齐下,终于解除了这场危机。

反团对于此次的僵兵出没没有做太多的点评,好像都心里有数,但不明说,毕竟他们都看到了项晓羽的不平凡。

天大地大,善良最大。

只要不害人,管你谁是谁。

……

……

下面播放一则紧急事件:

昨天下午三点,江东首脑任天行乘坐的JD520航班消失在空中,已经与地面失去二十四小时的联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