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言情

紫血圣皇 第285章,寒冷

2019-10-12

紫血圣皇 第285章,寒冷

几大异族主帅突然发现,越战下去,越显得吃力,相比眼前的人就完全不一样了,看起来十分吃力,可实际上,从刚才到现在,一点也没有变化,看他的脸色,还是之前一般。

他们甚至不明白,为什么长老到现在都还没出手,好像真准备让他们把秦墨斩杀了似的。

此时狼族长老远比他们心惊,虽然秦墨从头到尾看起来都很吃力,但他却真切的感觉到这个人一直在等待着他,那种感觉就像是猎人,在等待着猎物上钩似的,而这个猎人,显然已经是个老手。

“看来蝎天常的死,并不是什么意外!”狼族长老心底想道,“你既然等我上钩,那我们就比拼,看看谁的耐心更好了!”

身在大营里,前方只有一个苟延残喘的锤石部落,他的时间多的很,现在唯一能救得了秦墨的就是那位南极地皇,但狼族长老很清楚,只要他不对锤石部落动手,南极地皇是绝对不会对他动手的,这已经成为了南域人族与百族联盟墨守的成规。

大战中,秦墨的元气消耗不少,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自然是不惧这四位主帅的,他确实是在等待着狼族长老上钩。

只可惜,他已经装的足够势弱,甚至暗中露出了几个破绽,这狼族长老到现在也没有出手的意思。

“看来他是识破了我的计策了,如此就不好了!”秦墨一刀斩开那神族主帅,风雷之翼一震,立即退出了万丈之外,心道,“我就不信,我要离开,你还不出手!”

定了定神,秦墨看向那四大主帅,说道:“小爷还有些事,这就不跟你们完了,等我突破帝尊,再找你们算账!”

说完,秦墨挥刀就朝身后斩去,刀上升腾起恐怖的刀气,化作一把万丈的巨刀斩了下去,只听到“轰”的一声,那些围在外界的强者顿时面色大骇,而在刀下的强者却被这一刀直接斩成了齑粉。

恐怖的刀气直接让围的跟铁桶的大营出现了一条数百丈的虚空。

在场的异族都是目瞪口呆,四大主帅如何也没料到,秦墨居然说跑就跑,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哪里跑!”狼族长老终于按捺不住,到这时四大主帅根本挡不住秦墨,而这些境界低的强者,即便再多,也不可能阻挡对方的脚步,蝼蚁再多,又岂能在短时间里,撼动一座大山?更何况这还是一座会动的大山!

这一刀就是印证了。

狼族长老一动,便挡在了秦墨面前,他手中握着一把短剑,其上透着惊人的气息,显然是一件宝器,而且还是上了乾坤宝器榜的宝器。

狼族长老当即一剑斩落,剑上密布着血红的剑气,虽然没有散布出去,但虚空却因这剑气扭曲。

“锵!”的一声,秦墨迎面而动,至尊龙刃与这短剑对碰在一起,虚空震颤,连黑暗虚空都没有出现,便化作了一片阵控。

两大乾坤宝器的力量恐怖无匹,但还是因为狼族长老与秦墨本身的力量,只不过这真空并不大,很快便复原了。

狼族长老依旧屹立在虚空,但秦墨却被震退回去,四大主帅毫不客气的朝秦墨攻杀而来,却被秦墨挥刀一一格挡,这才稳住了身形。

“今日谁也救不了你!”狼族长老冷笑一声

,封死了秦墨的退路。

远在城墙上,李小虎和秦玄看到这一幕,一脸的惊讶,他们惊讶的不是那狼族长老跟秦墨的对碰,在他们这个境界自然是无法了解何为真空,他们甚至觉得狼族长老跟秦墨对碰的那一刀,还没有几位异族主帅跟秦墨打起来激烈。

他们惊讶的是秦墨刚才那一刀,那万丈的刀气所化的刀,着实把他们跟吓到了,心底扑通扑通的。

“我们不会搞错了吧,这异族怎么敢下这种血本,这一刀落下去,至少有数千的异族被斩,其中至少有十几位王者,跟数位九绝强者啊!”秦玄有些怀疑的说道。

李小虎的震撼不下于秦玄,他跟城墙上正在观赏这场“表演”的战士一样,都被这一刀给吓到了。

但秦玄这么说时,他却思考了起来,沉吟了片刻,道:“这些异族分属于不同的族群,以前就争的不可开交,即便现在勉强的有了禁令,但暗地里的争斗也不少,我看这是异族的苦肉计,目的就是为了我们上当。”

李小虎说着,环顾一周,看向秦玄,道,“你可不要被这诡计给蒙蔽了啊。”

秦玄看了看周围,发现李小虎这么一说,其余战士也都点了点头,异族不把人族放在眼里,同样也不把他们自己的盟友太放在眼里,打起仗来,有时候比对人族还狠。

“没错,这异族的苦肉计真是太狠了,为了迷惑我们,也真舍得下血本。”一些族人附和的说道。

秦墨若是听到李小虎的话,非得气的吐血不可,只是他并没有听到,他的声音虽然大,却也穿不了这么远。

见到大家都信了自己的话,李小虎有些得意,正准备对外嘲讽几句,突然一个声音传来,道:“李小虎,司马副帅寻你!”

扭头,只见一队身穿黑甲的战士走来,见他们一脸不善,李小虎心底警惕,脸上却很随意,道:“那个小马蜂寻我作甚?没看我正忙着吗?”

秦玄站在他身边有些担心,司马副帅他自然认识,正是锤石部落的几大副帅之一,而眼前来的这些战士没有一个是锤石原来的强者,都是外来强者。

“你刚才说什么?”领头的战士是一名人王,一听到他这话,脸色立即阴沉了起来,一群战士马上把他围了起来。

“你没长耳朵,还是聋了?”李小虎满不在意说完,又讥讽道,“好话不说第二遍!”

见他这嚣张的模样,几名外来的战士立即忍不住了,当即就要动手,却被那人王抬手挡住。

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随后道:“我不管你刚才说了什么,我只是奉命而为,司马副帅寻你,是有重要军务,你若不去,即便身为锤石旧人,怕也不妥当吧!”

见这人王脸色变的这么快,李小虎有些吃惊,还以为他服软了,笑着道:“这样才对嘛,既然是司马副帅寻我,我便去好了!”

李小虎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转身就朝城墙下走去,一旁的秦玄想要阻止,却被那人王狠狠的瞪了一眼,立即闭上了嘴。

“哼,等下看你还能不能这么嘴硬!”人王心底想着,笑盈盈的跟了上去。

城墙上发生的只是一个小片段,没有多少人注意,因为大多数人都在关注着外面的大战,哪里会在意这点事情。

可是秦玄看着他们离开,却生出一种不好预感,等到他们离去,他借着小便的油头,离开了城墙。

“不好了,不好了,族长,族长……出大事了……”秦玄推开了一个石屋,里面坐着一名中年人,两鬓斑白,看起来很是沧桑,此人正是锤石部落的族长秦霖。

但他这个族长如今已经没有了实权,甚至为了凝聚人心,连自己都住到了这部落偏僻的角落里,很少与以前的族人打交道,却是为了避嫌。

“小玄啊。”中年人看着秦玄跑进来,笑呵呵的说道,“什么大事,这么着急,快快快,进来喝杯茶,缓口气再说。”

秦玄哪里有心思喝茶啊,可见族长已经倒了,且一脸的严肃,只得“咕咚咕咚”三下量下把茶喝个精光,还没来得及放下碗,急着说道:“胖子哥被司马副帅给叫走了,说是什么军务!”

秦霖不紧不慢的接下了他手中的碗,又倒了一碗,道:“就这事把你急的,快,再和一杯。”

秦玄打死也不喝了,直接推开,道:“族长你不知道,胖子哥现在负责镇守东边的城墙,司马副帅哪里会有什么军务找他,我怕是之前胖子哥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惹恼了马峰主帅,这才把他叫过去的。”

“你们几个啊,说了你们多少次,都不长记性,如今马峰是部落主帅,你们怎么可以这么侮辱他呢?”秦霖瞪着眼睛。

“我们也只是开开玩笑嘛,谁知道主帅这么小气啊!”秦玄一脸焦急道,“族长,你快去看看吧。”

“好了,好了,你先回去,我去看看。”秦霖摆了摆手。

“族长,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秦玄补充道。

“行了行了,赶紧回去吧,我马上就过去。”秦霖有些不耐烦。

秦玄就是不走,无奈之下,秦霖只能起身走向门外,道:“这回满意了吧?”

“嘿嘿。”秦玄这才放心了下来,却依旧不说话。

无奈之下,秦霖只能走向主殿,一直看到秦霖消失后,秦玄这才松了一口气,但他却并未平静,想了想,又往匠师殿去了。

李小虎走进主殿,自从异族入侵,南域沦陷大半,他已经很少没来主殿了,他记得以前主殿的规矩多,但偷偷进入主殿,从未有什么惩罚。

但现在不一样了,若是无事偷入主殿,就是一百军棍的惩罚,李小虎并不怕这一百军棍,他只是每次路过这里时,看到主殿感觉有些寒冷。

本书来自:

忻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福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宁波治疗牛皮癣医院
忻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福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