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保卫乳房正文第三十三章很好很强大

2019-02-04 07:18: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保卫乳房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檀郎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保卫乳房全集阅读正文第三十三章很好,很强大,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傅林涛家里,吴梦梦大惊小怪的叫道:“不得了啦,姐姐又长重了一斤,我真怕这样下去她出不了门。”

傅林涛心里不好受,但嘴上却无所谓的说道:“让她胖去,傅家的女儿还会找不到丈夫?”

“瞧瞧您的话!”吴梦梦万分不满的嚷道,“您真是铁石心肠,像做父亲的模样吗?”

与小女儿相处过一段时间,傅林涛懂得她的习惯,当说“您”的时候便是很不满意对方。他斜看了吴霜一眼,心道你姐姐的心结不是我能打开,她希望我赶走你妈妈,你乐意吗?

吴霜叹了口气:“明天我找找威威,再和她好生谈谈。”

吴梦梦惆怅的说道:“只怕姐姐还是不想见你,那天你们一起到她妈妈坟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姐姐怨恨到现在?”

吴霜低着头玩弄手指上的一枚钻戒,轻声说道:“我本来是好意,见你阿姨的墓陈旧了说给她重新修葺一下,谁知道犯了威威的忌讳,以为我想改变双人的合墓。”

“您可不是胡乱说话的人。”和傅威姐妹情深的吴梦梦不自觉的用了尊称,感觉不对又对傅林涛说道:“总之是你的错,一个男人喜欢两个女人不是大事,但起码您要做点什么弥补过失吧。”

傅林涛只有苦笑,吴梦梦心直口快倒也好糊弄,可内秀的傅威是犟脾气,认准了方向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好吧,你妈妈谈不拢我再出面。”唉声叹气的傅林涛接受了女儿的批评。此时的傅林涛再没有叱诧风云的稳健。真如一位居家的好男人、好丈夫、好父亲。

心满意足的吴梦梦又盘问母亲要和傅威谈些什么。吴霜眨眨眼睛:“杨小阳出事情,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和我交流?”

“他怎么了?”傅林涛和吴梦梦同时问道。

吴霜咯咯的笑道:“杨小阳还真是傅家无形的一份子哦,瞧你们的关心劲儿,我都吃醋了。”

关心杨小阳的人不止傅家老小,身在其中的齐奉更是调来档案从头到尾查阅了几遍。何芬芳的遇害扑朔迷离,凶手大白天进屋而没有惊动小区的保安,门锁没有毁坏的迹象说明破门而入的人和何芬芳是熟人。何芬芳社会关系复杂,行事猖狂,得罪的仇人不少,偏巧,从她家保险柜里找出的一盘录像带居然有杨小阳!

汇报案情的专案组组长把这几日的调查一一禀报:“据我们侦查,何芬芳表面上经营一家饭店,但暗地里涉嫌的犯罪不少,赌球、放高利贷、组织妇女卖淫。还有,她的私生活糜烂,与丈夫离婚多年却有大量的姘头,光是长期包养的情夫多达四人。”

组长讥笑道:“可谓是新时代女性典范。”

齐奉没搭理他的俏皮话,直截了当的问道:“录像带是怎么一回事?”

专案组组长脸色凝然沉重:“这盘光碟是在她卧室的一个秘密保险柜中发现,共有三盘。上面录有她和男人交媾做爱的场面,除此之外还有偷拍的画面,一些。。一些人我们不便直接询问。”

又见光碟事件啊,齐奉拿起一份文字资料装模装样的看了看,触目惊心的名单早已经熟背在心,可在下级面前还是要给他们发挥才能的机会。齐奉边看名单边问道:“你的判断是什么?”

组长小心翼翼回答道:“涉及官员和商人的部分经过鉴定是剪辑合并而成,显然有母带尚未发现,她的饭店和家里发现了针孔射象鸡,并且处于待机状态。可见,凶手杀人的目的不是冲带子而去。还有,何芬芳死前饮用了酒精类饮料,没有性活动特征。”

“哦?”齐奉拖了长长的尾音说道,“不是毁尸灭迹;房间里没有翻箱倒柜的迹象,不是杀人越货;她的情人就是一群出卖色相的男妓,并且没有作案的时间,排除了情杀而外,你的结论显而易见。”

“是的。”专案组组长果断的回答:“仇杀!”

齐奉头疼的地方正是组长的分析与他的不谋而合。他拿起另一份材料,嫌疑人的名单上除了杨小阳还有他认识的孟云。齐奉边想边说道:“分局的专案组要撤销了,市局将组成新的专案组。”

“是!”组长很爽朗的回答,“能破案就好。”

齐奉脸上肌肉轻轻扯了扯,算是一个赞许的笑容:“何芬芳案件不大,光碟上最高也只是三名中层官员,但上面的商人啊。”

组长不便于接话,接了齐奉的香烟默默点燃。他和齐奉共同破案不是头一遭,可这起案件使他感觉棘手,甚至有了头绪都觉得不好继续进行,所以,齐奉上报市局主动下了组长一职他反而感激齐奉。

很简单,光碟上有大量的商贾集体淫乱的场面,有男人也有贵妇人。一旦处理不好,甚至稍微露了消息出去,这起见不得人的丑闻非但要败坏整个商界的名声,还会严重影响政府的形象,江城,想不动荡也难!

“保暖思淫欲。”面无表情的齐奉送走了前任专案组组长,把一片光碟放进影碟机里。他跳了几段很快找到想看的画面,上面出现了杨小阳的模样。齐奉凑近了荧屏仔细辨别其中的场景,看了两次后断然推翻了专案组的结论:杨小阳没有说谎,手背在椅子后的他不是带了胸罩做的眼罩和何芬芳玩什么SM,而是被人绑了身不由己!

齐奉推论的理由很简单,除了杨小阳不甘心的表情,遮住他眼睛的胸罩大小尺寸并不适合何芬芳,还有,趴在杨小阳双腿间口交的何芬芳和杨小阳的衣服整齐,从心理学角度来说,玩另类性爱的男女不会如此冷静。

齐奉并不责怪办案的警员不用心,他是因为关系杨小阳才认真研究,否则,按照办案程序过一道最终也能发现问题,只不过对当事人不公平罢了。

第二天,傅威果然开门放进了吴霜。赖在家里睡觉的吴梦梦听到妈妈大驾光临快速起床一溜烟闪人了,她深知“大象打架,草皮遭殃”的道理,如此两雄会焉能不回避一二?

“杨小阳的破事真是不少。”吴霜没计较傅威不倒茶不让座,自个儿坐在她身边笑吟吟的说道:“这不,居然惹上杀人案件。”

“他和我没关系。”傅威口是心非的说道。

不说话只是打量傅威的吴霜突然张开手臂抱住了她,眼眶里的泪珠“簌簌”:“好威威,你傻子啊,怎么把自己糟蹋得,糟蹋得胖成这样?阿姨这就离开你爸爸,离开江城回美国去,你别给自己过不去了,啊。我看见心疼,威威,阿姨也是有女儿的妈妈,心疼呢。”

两个女人相见的时候,齐奉也在和杨小阳会面。不同于天生细腻的女人们哭哭啼啼,他们的谈话充满了男人的恶趣味,有性,有阴谋,有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开诚布公。

“这么说你不知道当时是谁绑架了你?”齐奉听完杨小阳天方夜谭一般的遭遇,也很迷惑。杨小阳作为一个未成年的男孩,他值得谁如此邪恶的算计呢?因爱成恨的蒋讯?丁祝?还是金枝以前的情人们?

“我怕,所以没报案。”杨小阳喃喃的说道。屈辱的一段居然不能成为遗忘的噩梦,还被人刻录在光碟上,杨小阳的心情可想而知的糟糕。

齐奉快速的转动脑筋,分析这起奇怪的案中案。可以肯定一点,何芬芳和绑架杨小阳的人认识,还很熟悉,但说她因为孟云的“食为天”迁怒杨小阳,这样的理由和绑架的方法太荒唐,说不过去。

“孟云姐没事吧,”杨小阳问道。

齐奉好笑得发气:“你真是多情种子,自己的稀饭没吹凉倒关心姐姐妹妹的。她没事,例行调查而已。”齐奉越说越憋屈:“我说杨小阳同志,我当初为了你同样和何芬芳有隙,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

低头不知想什么的杨小阳没回答齐奉的话,他猛地抬头说道:“我决定了,上学去!”

齐奉吃了一惊,问清这是吴霜的建议方才啧啧称奇:“你是天生的公关人才啊,吴霜在江城属于洛阳纸贵,谁也不见的大腕,没想到甘心做你的老师。”咂嘴叫唤了几声后,齐奉赞同吴霜的主张,“你一个小毛孩子在这里搅得我心烦,离开了很好,很强大。”

杨小阳诧异无比:“齐Sir也要上的说?”

在杨小阳面前完全不似平常冷漠的齐奉羞涩的说道:“我就是上看看小说,嗯,我最崇拜的作家是一个叫檀郎的家伙,他淫荡得出神入化,很好,很强大。”

杨小阳才不会关心檀郎那个淫荡的家伙,他既然打定了注意便一门心思放在如何上学进校门。齐奉爱莫能助:“你要上警校我也没办法,要不去参军?”

“拉到吧。”杨小阳叫苦连天,“我这副身子骨当兵,你不觉得太过于残酷?”他毅然说道:“我找我的吴老师去。”

齐奉连很好很强大也说不出来了,堂堂的大董事长,一秒钟上万美元的大人物,操心一个小孩子进大学?太好,太强大了。

蝴蝶如果能破茧而出,一定可以化为漂亮的飘逸仙子冉冉飞走。开始明白男人需要什么样满足的杨小阳渴望像蝴蝶那样自由自在,从笨拙难看的菜青虫脱胎换骨,就算只是刹那芳华也心甘情愿。傅威却不同,她在美丽和魅力绽放了短暂的时期后,由花蝴蝶退化成笨笨胖胖的菜青虫,钻进小窝里深藏不出,留下一段商场的佳话供人追掉,岳家的大小姐就是其中的一个。

“我真傻,真的,还以为我们能成为江城漂亮的姊妹花,让男人们趋之若鹜、叹为观止。”岳悦在“呼啦啦女子会所”里怨天尤人,“我真傻,真的很傻。”

充当聆听者的武大郎陪笑迎合,一副“您说了算,您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姿态。

岳悦捏着自己那张秀美脸蛋上的一块肌肉,两根指头左拧拧右掐掐,瞧得心头火气的武大郎很想大叫一声“我帮您SM好啦”。岳悦自虐了半天,方才悠然神往的叹息:“谁能像我一般漂亮又多财,美丽和聪慧并存呢。唉,高手寂寞啊。”

武大郎终于有了同感,他望着墙上描绘同性恋者起义的油画“石墙1969”也是黯然伤神:“谁家好儿郎英才如我,值得我一颗芳心相许呢?”

很好,很强大的人啊。

傅威不知道两个人因为她在无病呻吟,名义上的后母吴霜到访后情意深重的哭诉撕开姑娘温柔的心房,把貌似坚强的内心搅得一塌糊涂。傅威想到死去的妈妈,想到父亲多年抚育的恩情和对母亲的背叛,想到和杨小阳好事难成,想到她自暴自弃变成胖妞父亲不闻不问,杨小阳不管不理任凭自己横向发展,不可抑制的悲由心生,趴在吴霜肩头哭得晕天昏地。半响才抹着眼泪柔柔的对吴霜说道:“要不,我们一起去美国吧。”

抱着傅威的吴霜尴尬的笑了笑,她才不会离开傅林涛。每个女人心底都有极爱极恨到骨髓的一个人,多年的奋斗何尝不是因为爱恨的支撑。

“我们以后再议,再议好吗?”吴霜讨好的说道。

傅威“扑哧”一笑,轻轻推开肩头被自己泪水打湿的吴霜:“哼,就知道你在装了要我同情。我爸爸吗,没看出他哪点吸引你挂念许多年,可见你的眼力也不怎么的。”

吴霜这才相信傅威暂时放弃了成见,靠近傅威笑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的杨小阳我瞧也不怎么的。”

“他不是我的。”一脸赤红的傅威强辩道。

吴霜心里其实喜欢傅威的温柔韧性,倒希望大不咧咧的亲生女儿不是吴梦梦那个野丫头而是她,因此笑吟吟的取笑道:“这么说来我就放心了,建议他去石城和女朋友一同上学做对了。”

傅威咋一听见把牙齿咬得嘎巴作响,碍于面子不好立马变脸扫人出门。吴霜旁观她要发飙,不敢逗得姑娘火起急忙说了他牵扯进何芬芳案件一事。傅威来不及细想杨小阳是过了瘾还是受了罪,焦急的问道:“他现在要紧不?”

吴霜坐直了身子:“所以我建议他出去避避。”末了,很是矜持的缓缓说道:“不看你和他的关系,我怎么收他做徒弟?”

“说了和他没关系的。”傅威又羞又恼的再次申明,“丑也丑死了,想想他被人。。那个就恶心。”

“算是被人强奸吧。”吴霜放下端正的面子哈哈大笑,“你应该去安慰他那一颗受伤的心。”

傅威轻轻啐了吴霜一口:“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总之是他不自爱。”

吴霜看看傅威的一张白胖脸蛋又爱又怜,忍不住捏了一把说道:“长胖了也好,肉感十足。杨小阳嘛,我瞧他有天赋,可惜在江城快被废了,他需要静心下来想一想走什么样的路子。”

傅威白了占便宜的吴霜,也是轻声说道:“是啊,我说这些他是不会听的,太自大了。可是,可是。”

“可是怕更加得不到他?”笑吟吟的吴霜补全了傅威未尽之语,“威威,人与人之间讲究缘分,缘分是上帝掌握的奢侈品。有缘漂洋过海也能团圆,无缘上了花轿同样进不了洞房。”

她劝道:“不妨对你的未来说一声:你去青春你的青春吧,我来守着我们相遇的缘分。”

傅威低着头又想垂泪,喃喃的说道:“只能如此了。”

于是,愿意帮助杨小阳的吴霜碰上了愿意被她帮忙的杨小阳,算得上一拍即合,更有傅林涛听到杨小阳要离开江城女儿就有可能再寻新好,不顾渐渐淡出“华城”的初衷,强令手下搞到“石城大学”的入学资格,好让杨小阳和他女朋友在一起后断了傅威的念想。

老板一声令下不从也得从,自然有人绞尽脑汁想出一个委培的法子,以“华城集团”的名义用赞助轰开“石城大学”的门。本来天高皇帝远的“华城”和“石城大学”素无联系,一时半会成不了定局,可杨小阳同志要上学的天大消息让耳朵很尖的成村知道了,他主动联络了“石城钢厂”,那边的人听说杨小阳变成“华城集团”的委培生很是惊讶,再让成村天花乱坠的吹捧杨小阳同志如何有潜力,“恒东”的副总也是不做,而“华城”背后的大财团“威斯康星基金会风险投资公司”已经有他预定的席位,牟总一帮人眼珠快掉了下来,连连说道“很好,很强大”一叠声保证务必会搞定此事。

然后,嫉妒得双眼充血的丁祝亲自来到杨小阳面前,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絮絮叨叨念叨“很好很强大”,他拍出一张合约,吼道:“签了它!”

几张纸上是皮面上的官样文章:关于“华城集团”出资委培杨小阳同志在“石城大学”全日制跟班学习的合同。杨小阳浏览了一边,故意说道:“我的生活费呢?”

丁祝要出离愤怒了,他咬着牙齿叫道:“你还要不要女秘书?”

“行啊。”杨小阳一脸希翼的答道,“有课秘书上,没课上秘书,共产主义生活呢。”

“做梦!”丁祝一口回绝后嘴没合拢,瞧他的嘴型不排除扑上来咬杨小阳一口。

杨小阳也不惊慌,冷笑道:“威威姐姐昨儿个和我商量也要去读书,我要不要极力赞同呢?”

丁祝马上闭了嘴,在合同上加了一条学习期间的生活费。杨小阳偷偷看着他在写数字,念叨道:“低于三千我是要靠威威姐姐救济,这样的话最好她也在‘石城’。”

丁祝迟疑了,手一抖五百后加了一个零。杨小阳看见钱来得容易,不知足的说道:“有些人诬告我敲诈,还说什么我贪图小便宜。”

丁祝啪的放下笔,把合同扔在杨小阳脸上:“吗的,你有完没完?干脆你来填数字好不好?”

“行啊。”

“继续做你的百日梦!”

。。

。。

日后的考证历史的学者分析杨小阳的成长历程,认为他索要生活费虽然是一件小事,但他的心态已经发生了转变,从一位不食嗟来之食的君子变成会占便宜的小商人。在这个过程中,当时的所有人,包括杨小阳本身都没有意识到他不再是学生了,偏巧滑稽的是,这样一位脱离往日单纯学生习气的年轻人要走进大学校园了,而且,有些人火上浇油,唯恐杨小阳蜕化得不彻底。

“你看哥哥给你上学的礼物。”成村笑眯眯的把一张纸塞给杨小阳。杨小阳拿在手里看了看,吓得惊呼一声。纸上的文字骇然是一份盖了“恒东房地产公司”大印的委任状,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任命杨小阳同志为‘恒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驻石城办事处经理”!

舍不得阳阳哥哥的乐乐夺过委任状研究去了,成村把杨小阳拉到私下无人处推心置腹的说:“你和傅家的关系,和齐奉的关系,和我的关系,还有你和武大郎等人的关系,都值得这份小礼物。‘恒东’不是我一个人的,在商言商,这是公司的一笔投资!公司对未来有自信,对你的前途有自信!”

杨小阳搞不懂成村送钱和公司送钱有什么区别,成村开导道:“商业玩的就是一个人脉关系,你在身边不知不觉编织了一张关系,里的人又各自有其他的关系,可谁也不会嫌有用的少,所以,的主人就是无形的财富。”

成村微笑着问道:“你的,明白?”

杨小阳乐呵呵的说道:“很纯洁的人际关系被你上纲上线搞成不伦不类的理论,你很好,很强大!”

成村怕杨小阳抹不开脸面,又补充道:“办事处的人员设定为四人,由你决定。”

杨小阳心中热乎乎的,他明白成村把娟娟和两位落难的死党算进去了。

天底下的聪明人当然绝对不止成村一个人,仿佛一位封建社会起义造反的泥腿子,起事之初无势无名,身边的兄弟寥寥无几,等到打了一场胜仗得了一座县城,应者云集合者蜂拥而至。所以说古往今来只有锦上添花绝少雪中送炭,因此劝告大家为了生命万岁要购买“雪中送炭”的保险,买保险请买。。哦,跑题了。。

武大郎就是一位卖保险,错,是锦上添花的人。他从蔡华处得知杨小阳成为同学后行情看涨,惊奇之余也动了巩固彼此关系的念头。武大郎不是“华城”“恒东”那般的大公司,不玩比拼财力吃力不讨好的勾当,借了欢送杨小阳同学光荣离开江城的名头举办的茶话送别会上,装着酒醉拍出一辆奥迪车送给杨小阳。

未曾阔别江城已经财大气粗的杨小阳讥笑道:“大郎哥,麻烦你不要喝茶也装醉好不好?另外,这车怕是要报废了吧。”

没喝酒的武大郎哼哧哼哧涨红了脸,当即二话没说拉了杨小阳到窗边指给他楼下的车子:“你瞧好了,一次车祸没有一笔血债没有的好车!”

“只是来路有些不对。”蔡华阴阴的说道。

武大郎把姐妹顿时恨进骨子里,抓了他的衣领骂道:“上个月已经落户了,保证进中南海没人管!”

杨小阳急忙拉开两人:“大郎哥,俺不会开车也没驾照,你的好意。”

“我领了。”蔡华接话道,“我会开车啊。”

“你?”武大郎和杨小阳同时睁大眼睛。

蔡华摸了又冒出胡须的下巴,细细柔柔的笑道:“奴家决定和小阳到石城,人家想继续伺候主子嘛。”

竖了耳朵偷听的乐乐和Vanti尖叫一声跳得远远,瞧杨小阳的眼光变得惊讶:“死阳阳哥,你果然上了华姐的贼床。”

“开什么玩笑。”杨小阳叫道,“我是去读书,你们当我去打家劫舍?”

“打家劫舍也无妨。”转过弯来的武大郎劝说道,“我在石城有几个道上说得上话的弟兄,蔡华这厮也是认识,有他在你办事方便不少。”

“就这样定了。”蔡华主动拍板道,“内衣店有Vanti已经足够。”

Vanti听见她能升为独挡一面的主管级经理,兴奋得不顾蔡华和杨小阳可能有一腿,用细弱得近似无有的胸膛贴近杨小阳,腻声腻气扮装熟女:“阳阳哥,有华姐在我也放心啊。”

“很好,很强大。你们有完没完?”受不了的杨小阳推开Vanti,斩钉截铁的说道:“没得商量,内衣店是柔柔姐的,不能有任何闪失。”

蔡华和Vanti看他不容异议相互递了眼色,暂时搁置这个提议。

--------------------离开江城的日子渐渐近了,石城那边娟娟的一个接一个,恨不得男友学了瞬时移动奥术,下一弹指就出现在面前,“我的炎症完全好了哦。”娟娟喜滋滋的告诉杨小阳。

可惜娟娟在里的勾搭来得不是时候,杨小阳千辛万苦才骗了傅威见面,这下一切鸡飞蛋打。威威姐姐扔下一句“你很好,杨小阳,给你一个姑娘你能创造一个民族”,说完夺门而出。杨小阳坐在他们约定俗成见面的那间冷饮店哀声叹气,不知道下次用什么办法才把威威姐姐骗拐得出来。

当然,除了傅威不容易拐了其他的东西杨小阳拐了不少,就连“食为天”的老板娘孟云不管她还是何芬芳被杀一案的嫌疑犯,在饭店里摆了一桌请红瓦街的诸位吃饭。杨小阳又听到满是祝他学业有成的话很是委屈的说道:“我感觉我是‘绝代双娇’里要离开恶人谷的小鱼儿,你们,太热情了。”

这几天跟着杨小阳骗吃骗喝十分惬意的Vanti快嘴的说了一句:“江城的姐妹们终于可以出门了啊。”

杨小阳毫无男人风度地踢了Vanti一脚,虽然有桌子挡住还是让孟云看见了。她注意到杨小阳心情不错,悄悄说道:“何芬芳案子牵连了你,对不起。”

其实你不知道我和那个该死女人的露水姻缘,杨小阳恨恨的想道。被这样的女人口交了一回,他甚至想更换了鸡鸡!

导轨链条式升降机厂家报价
快乐斗牌代理
杂粮膨化机公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