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陈家妖孽正文第八百八十七章底气

2019-02-04 07:03: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八百八十七章:底气,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八百八十七章

李博兴亲眼看到陈平跟气质大变的叶知心走进青藤茶馆,然后打道回府,叶家原本在南京和重庆都有不弱的势力,平时潜伏不出,但深知内情的人却丝毫不敢小觑,不过随着陈家的崛起,叶家在南京的据点全部被种种手段逼回杭州总部,重庆的势力也受到打击,再者就是李博兴在叶家貌似只对叶破城负责的隐秘身份,更是不可能让他住在叶家的秘密会所。

他在城北玫瑰小区租了套房子,很普通,三室一厅的格局,这个只是外出一次就很准确的把握到了陈平和叶知心位置的男人目前来看似乎并没有不良企图,仅仅是跟踪,收集一些可有可无的情报,很符合情敌的嫉妒心思,生怕自己心仪的女人一不留神就被情敌斩于胯下,完全可以理解,他将车停在车库,上楼,电梯都没有的老旧小区,一个相貌气质都很中庸的年轻男人,确实没啥值得让人注意的地方,这位叶家的高层人士似乎打定主意过隐身一般的生活,能不暴露就不暴露。

房子内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脸蛋不算出众,但韵味十足,对李博兴算不上热情,明显不是主仆关系,距离情侣和夫妻,也差了一点亲昵意味,给人的感觉很古怪,李博兴早已适应甚至摸透她的性格,进了屋也不说话,脱掉鞋子吃饭,女人在叶家也属于和他一个性质的高层边缘人士,不是龙魂和龙组的成员,实力却不弱,就是性子冷了点,跟在他身边三年,如今算是半助手半保镖的角色,关系一半,甚至用僵硬来形容也不为过,两人除了工作上的交流,其他时间,大都各自沉默,纯洁的不能在纯洁的男女关系,李博兴八面玲珑,但对跟这个女人之间的气氛,也没想过改善,一是早已习惯,二是他自认没这能力。

女人姓莫,有个动听的名字,青如,叶家几十年前的格局有点像金庸大侠在《射雕》中描绘的完颜王爷府一样,聚拢天下豪杰,李博兴的爷爷李明德,莫青如的爷爷莫风,当初都是叶家的骨干,老一辈的恩恩怨怨,他们自然不会清楚,但其中的芥蒂却很明显,错综复杂的叶家,叶破城将莫青如与李博兴放在一起,两人虽然相处气氛诡异,但没有针锋相对,已经出乎叶破城预料之外。

“有人来过了?”

李博兴边吃饭边问道,他们这种身份,有点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意味,只要对叶家有帮助的事情,完全不需要汇报什么计划,出几分力做几分成绩,领取多少奖赏,很简单。

莫青如盯着电视屏幕,语调清淡,完全陌生人一般,淡淡道没有,他们想要的在你手上,之前打过,不过我没接。

李博兴眯起眼睛,似乎并不觉得这娘们没接错过了时机,反而很开心的样子,轻柔笑道谢谢。

莫青如没有搭腔,看完电影就回房睡觉,背影窈窕,但李博兴却没有半点异样的意思,她回到房间,窝在被子里面,拿出,随意浏览上的帖子,和李博兴一起共事三年,他给她的印象,一直都是谨慎布局习惯步步为营的一个男人,但这次面对叶知心的事情上,似乎出了些小意外,他这段日子的所作所为,莫青如大都知道,已经严重违反了叶家的规矩,不过这种事情,莫青如并不打算打小报告,觉得下作,两人对外貌似是上下级的关系,但在叶家内部,高度一致,谁也没有侵犯谁的利益和前途,既然这样,她也乐得李博兴一步步慢慢走向一个绝对算不上美好的结局。

门外的防盗门突然响起,莫青如将放在身边,钻进被窝里面,听着客厅中李博兴似乎一腔真诚的客套寒暄,翻过身,嘀咕了一句:“玩火自焚。”

一个不恰当的时间,不恰当的地点,不恰当的人,夜间造访,面对李博兴,却在极短的时间内营造出了一种异常和谐的气氛。

黑手党小教父,彭格列瑞恩。

叶家最隐秘的高层成员之一,李博兴。

双方凑在一起谈笑风生,多有爱的画面?

两人显然不是第一次会面,气氛热络,也足够开门见山,两人什么性格彼此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各自的目的也并不冲突,很容易促成一种半合作性质的隐蔽关系,李博兴笑眯眯给彭格列瑞恩倒了杯水,轻声笑道彭格列先生,希望你能理解,今天我并没有什么收获,唯一需要提醒你的是,陈家似乎要先动青藤茶馆,我一路跟踪,只看到陈平进了那里,我们都清楚,陈家的这位年轻家主脾气并不好,所以,我就直接回来了。

彭格列瑞恩面不改色,听到青藤茶馆这个地方,也只是眼神闪烁了下,仿佛王启明那一路人马的死活,完全不被他放在心上一般,没露出半点关心的态度,他耸了耸肩,摇头笑道李先生,您今天的收获让我很满意,我发动了大量的人力去寻找国师目前的下落,却始终没有任何消息,而您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握到他们的行踪,简直是个惊喜,我想您不介意告诉我他们的藏身地点的,对吗?只要消息属实,今晚我们就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李博兴眼神微眯,气质阴沉,却没有说话,他想要的结果?某一部分跟彭格列瑞恩不谋而合,只不过对于对方这个要求,他考虑了下,最终却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彭格列瑞恩脸色不变,彬彬有礼,欠身道可以告诉我理由吗?

李博兴抬起头,正视彭格列瑞恩,微笑道彭格列先生,我对付的只是陈平,与陈家无关,他们现在是叶家的合作伙伴,我最多只能做到将陈平的消息告诉你,然后你运用你的实力造成最大程度的破坏,如果要泄露陈家的秘密,就不符合规矩了,对吗?

彭格列瑞恩笑着说了一声当然,话锋一转,轻笑道我们有共同的对手,李先生,我相信你的诚意。

李博兴神色平淡,喝了口水,静静道杀了陈平,对大家都好。

“您的耿直真让我们感动,很荣幸认识您这样的朋友。”彭格列瑞恩一脸笑意,站起身,跟李博兴握了下手,笑道我先走了,希望我们的合作顺利。

李博兴说了句不送,坐在沙发上,看着彭格列瑞恩走出门口,直到对方下楼,才眼神冰冷的嘀咕了一句:“底气足了不少嘛。”

片碱厂家直销价格
地漏生产厂家
眼镜盒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