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骇世乘客第222章好久不见谁

2019-01-14 11:55: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骇世乘客 第222章 好久不见

原来身后那一串鞭炮炸裂的声音,是方才那闹市当中,所有被定格了身体的生物,头颅破裂开来的声响。

此时回头望去,看到的是极为血腥的一幕,在血雾气喷洒如人间地狱的街道上,无数尸体应声倒地,而那一戴着鸭舌帽的男子,正展开双臂,好似沉浸在这杀戮的快乐当中,陶醉的闭目享受温热的血液扑撒在脸上。

“这个人,很危险!”卢焉总结出来的预感虽然看起来很傻,但这是她发自内心的一句话,她身为杀手,各种各样的死尸与凶案场景自然也见过不少,但如今看到这一画面,还是感觉到心跳加速,有种极度不适的感觉。

想见的人,他就是曲元新真正想见的人。

“你留在这里,我过去和他见一面。”

“你疯了!?”卢焉非常凝重的拉住了曲元新的胳膊,她神色慌张的说道:“我的预感,在越危险的时候就越是清晰,

骇世乘客第222章好久不见谁

我很肯定,你如果现在过去,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曲元新轻轻的将她拉住自己的手扯开,同样以凝重的神色回应道:“我知道,但有的时候,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去,因为我如果不去,就没人能去了。”

卢焉似乎是一个很会脸红的人,这一次,她的脸是被气的涨红。

她最后问了一句:“你一定要过去见这个人,他绝对非常的危险。”

闻言过后,曲元新轻笑调侃:“你觉得我是很安全的人吗?”

深吸一口气,卢焉缓缓说道:“真拿你没办法,我会在这边,想办法支援你的。”

“枪都没有,你支援个屁,你只要不被他发现,那就是谢天谢地了,放心吧,我如果想走,应该还有机会的。”曲元新没有告诉卢焉自己和唐晓鸿其实早就相识,给了她一个笑容之后,毅然决然的让看不见的乌鸦飞血腥的闹市区所在。

此时的唐晓鸿,从沐浴人血的享受表情当中苏醒了过来,面色微沉,竟然有了一种空虚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伴随了他快两年的时间了。

“哎……”回头看了一眼刚刚准备入座吃饭的摊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熟悉的摊主,已经被自己一怒之下,给杀了,死相极惨,他上前,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叠钞票,轻轻的洒在老板的尸体上,随后转身离开。

杀人,对他来说,也已经是习惯了的一件小事而已。

可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之间,他察觉到身后似乎有脚步声传来,本能的,他的身体之内散发出了杀气,猛然回头,刚想笑骂对方自寻死路,不论他是谁,他今日都必定死在此处。

但当他看清楚对方的面容之后,彻底愣住了,精神出现了片刻的愣神,随后瞪大眼睛,大脑快速思考起来,最后是面目狰狞的一句怒骂:“跳梁小丑,你们国家的超能力者废物我也杀了不少了,走了狗屎运拿了一个面具就想要过来追杀我,你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曲元新一愣,对方说的是蛇国语,知道对方可能是把自己当作是蛇国里的一位乘客了。

于是开口,沉声说道:“唐晓鸿,好久不见。”

唐晓鸿,实际上已经将自己的屠刀,悄然的伸展向了面前这戴乌鸦面具的人,倘如深山的菊若不是这一句话,唐晓鸿有信心,让他在瞬息之间,人头落地。

“你……”唐晓鸿双眸久违的赤红一片,开始热泪盈眶。

他踩踏在满是血水的地面上,温热的血液浸湿了鞋袜,他却好似浑然不知,精神恍惚一般,向前踉跄的走了三步,随后又警惕的瞪大眼睛,喝道:“你故意乱我心神,你是谁?”

“唐晓鸿,我们在列车里相处的还算好吧,不至于这样针锋相对才是。”

莫名的,一股心酸开始喷涌出来,唐晓鸿感觉这些年所受到的屈辱与压力,在这一刻终于压抑不住,他开始撕心裂肺的大吼出声,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的哭喊起来。

曲元新也是吓了一跳,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做出这般举动,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该作何动作,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

许久过后,唐晓鸿的哭声才渐渐停歇,曲元新这时开口安慰着说道:“晓鸿,我知道你这些年过得不好,我这一次来蛇国,就是想要找到你,带你回去的。”

那迷茫如羔羊的唐晓鸿用红肿的眼睛抬头望着曲元新正因为这些印痕,这一副好似虔诚教徒一般的面容,在下一秒,却是突然变得狰狞万分,他突然站起身来,指着曲元新,怒喝道:“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为什么三年前不来找我,你这个骗子,老子要弄死你,不,老子要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四个字,让曲元新联想到了在疗养院里的雷克,但他却并未表现出恐惧,也没有与他针锋相对,而是晓之以情的说道:“三年前,我们还未曾见过面,我怎么可能会去找你。”

“你放屁,放你他娘的狗臭屁!!!”唐晓鸿似乎有些精神失常,并且要暴走的迹象:“都是你,都是你不来找我,你没有信守承诺,我爸妈才会死,都是你!!!”

“初始之地的神奇你也见识过了吧,其中有许多东西是我们想不到的,我在第一时间就去找你了,但是找到你的信息之后才发现,你进入初始值地的时间,与我们不同。”

“你什么意思,你这是为了活命,编瞎话来骗我的是不是?”

曲元新轻笑一声,随即说道:“那你告诉我,我不找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唐晓鸿思索片刻,像是找到了突破点,立刻呼喊:“你,你是觉得我弱小,你觉得我没用,是不是?对,一定是这样的,你他娘觉得我太弱了,对你没作用,所以你才不来找我!”

曲元新察觉,他的精神思想似乎有些古怪,但还是动之以理的说道:“你是否厉害,也要先看看你面具的能力是什么,我有什么理由,不看你的能力,就直接判断你是弱小的人?而且列车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拿到越来越多的面具,也就意味着你可以越来越强,怎么说也会成为我们当中比平常人强大数百倍的存在,为什么我要放弃你?”

“你三年前,都和我见过面了,我也把资料给你输入电脑了,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你是在敷衍我!”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为你解释的,唐晓鸿,有一件事你可能至今都没发现,你进入列车的时候,我们也进入列车,但对我们而言,你的时间节点与我们是不同的,用简单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我们在列车里见到的是三年前的唐晓鸿。”

“你……你说的什么鬼东西,我怎么听不懂?”

“这么说吧,你唐晓鸿,在2014年进入到列车,而我们则是2017年,我们相见,相识,甚至相知,但是当我们从列车里出来之后,你回到你的2014,我们回到2017,晓鸿,2014我们在哪里你知道吗?我们当时不认识你,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找你?而2017的你在哪里,我们想要找到你,又谈何容易?”

唐晓鸿感觉脑子一阵晕眩,向后倒退了几步,抱着头思索着:“也就是说,不是你们不来找我,而是因为,我们的时间是错开的?”

“不错,列车里,我们也相处过一段时间,你觉得我是那种不会去找你的人吗?”

这一个问题,让唐晓鸿陷入了长时间的思考当中,而曲元新也不着急,就这么等着他,忽然,唐晓鸿竟是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脸:“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曲老大你不会不来找我的,都怪这个狗屁列车,都怪这列车,是它的问题!”

曲元新松了一口:“现在,我总算是找到你了,我可以带你回去了。”

唐晓鸿则是大步向前,走向曲元新,他前后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大大咧咧的上前钩住曲元新的脖子笑着说道:“曲老大,我跟你说,我现在可厉害了,快来,我给你看看我的能力,我们都是自己人,我现在就只相信你一个人,你快和我来看看,这些东西,我从来没给别人看到过,不,不对,有人看到过,不过他们都被我弄死了,哈哈哈。”

“哗……”

远处谨慎观望的卢焉,愕然当场,这两个人竟然就这般突然的人间蒸发了……

简单的纸牌魔术
白狐工业设计报价
小型燃气发电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