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千古帝皇第五百一十九章一鸣惊人后

2019-01-13 17:25:5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千古帝皇 第五百一十九章:一鸣惊人

湖蕴虽说骨子里带着一丝轻浮,但如今在面对此事之时却依旧能够做到冷静分析。在见得孟良吃瘪之后,如今做事也聪明了不少。

在进入结界之后,他并未站在原地等到比试开始。反倒是在清平神王宣布开始之前,便没入了人群之中。虽然如此举动引起了不少神君的不满,可碍于规矩,他们皆是没有动手。

好在清平神王做事倒是利索,因此这些神君们均是未等待多少时间,方听得清平神王宣布比试开始。随后众人遵循神王的号令均为动手,反倒是在人群中寻找着湖蕴的踪影。

千古帝皇第五百一十九章一鸣惊人后

但湖蕴却像是人间蒸发一般不见了踪影,诸如此番寻找几个时辰,那些神君们也不见得湖蕴身影。不单如此,就连身为局外人的神王们,也均是未见到湖蕴的去处。

虽说湖蕴并非形象最突出之人,但是其身上的气质却最为独特,按说在人群之中最为显眼。如今却完全不见踪影,在这些神君们看来,准是他不知何时捏碎了玄甲符传送了出去。

毕竟和湖蕴一队的天海薇儿、孟良都是靠着这个方法离开的,想来湖蕴这样做也不算稀奇。因此几番寻找无果之后,场上的神君们索性不再寻找,各自打斗起来。

起初,因为担心湖蕴藏匿于人群之中,这些神君打斗之时均是留了一手,时刻注意自己的身后。可当混战进行一段时间之后,神君们发现并无危机之后逐渐放开,除了偶尔提防一下想要乘机偷袭的其他神君之外,均是投入到面前的战斗之中。

然而此时,依旧没有湖蕴的身影出现在赛场之上,甚至是天海断玉对其都有些怀疑:“湖蕴将军莫非已经出来了?”

但景瑞却回答得很笃定:“放心吧!他还在里面!这小子别的不行,唯独隐蔽能力天下一绝。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总之这能力不去做贼真是可惜了!”

毕竟是下位神君的比试,实力之上相差不大,故而这比试虽然不如第一场壮烈,却也称得上精彩。在经历几日的比试之后,场上人员依稀,之前的几百人如今只剩下了几人,而其中一人便是大地神王旗下的名岁神君。

如今观得那名岁神君经历一番战斗后依旧神采奕奕,未曾有疲惫之状。而其余几位神君却已然体力匮乏,如此对比,输赢一眼便可见得。

不过那几位神君却也不笨,知道在场上名岁神君的状态最好不好对付。因此几人便是一同联手朝着名岁神君攻去,可惜的是他们实在是太累,如今即便是几人联手,也依旧难以伤到名岁神君。

见得如此情况,不少自认为聪明的神王自然闲不住,先行跑到大地神王的面前恭喜到:“恭喜大地神王等上盟主之位,我等愿意听从大地神王的号令!”

听得这话,大地神王的心中自是美滋滋的。不过表面上依旧谦虚的说到:“各位过奖了,如今胜负未定,一切都是未知数,还是不要这么早断定的好!”

正说着,却见得那名岁神君已经打败了自己面前的最后一位对手,见状,在场的神王均是喝彩叫好以讨好大地神王。

而大地神王此刻倒也不客气,站在结界之外大声说到:“谢谢!谢谢大家!今日我做得这盟主纯属侥幸罢了,以后有什么不足还望大家海涵!”

可清平神王却并未如他想象中的宣布胜负,依旧是看着场内不做言语。为此大地神王的心中暗暗的不满:“清平神王还在做什么?莫非是头脑愚钝还未反应过来?为何迟迟不宣布我手下的人获胜?要知道这盟主大赛可是你们提出看看外面的世界的,莫非想要当着众多神王的面食言?”

谁知清平神王却说到:“食言这种事情,我自然是不敢做,毕竟大家的实力我也清楚,断然不敢做出这般冒犯大家的事情。只是如今场内还未分出胜负,我实在是不敢妄下结论!”

“没分出胜负?”听到此话大地神王已经被气了一个半死:“场内只有我手下的名岁神君一人,怎么还未分出胜负?”

清平神王:“错!场内并不止他一人,在这场内除了名岁神君外,还有一开始被你们所重视,却也被忽略的一位少年!”

话至此处,场外的大地神王和场内的名岁神君均是感到一阵不妙。但如今为时已晚,不知湖蕴从何处跃出,一刃已经刺向了名岁神君。

这名岁神君经过方才的一番战斗本就有些疲惫,如今又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半响未能反应过来,便是被湖蕴这一刀送出了结界。

随后便听得清平神王大声宣布到:“我宣布,此番比试的获胜者是准神君湖蕴将军!其代表万寿神王获胜一场!”

“什么!”众位神王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凭什么宣布这小人获胜?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参加战斗,虽然不知道他靠着什么方法隐匿了身形。但这种投机取巧之辈根本没有资格获胜,我们不服!”

按说面对这些神王的质问,清平神王本应是有所畏惧。但不知为何,如今的清平神王气势却很足:“不管是否服气,这场战斗的获胜者都是他。诸位既然可以让手下神君围攻一人,如何不能允许别人躲避到最后。要知道一开始规则我都宣读得很清楚,那时候你们也没有什么异议,为何到了现在才你的眼表示不服?莫非是觉得自己的颜面毫无价值?”

“这……”单论实力,在场许多神王的实力都高于清平神王。可作为神王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好面子,为了面子可以放弃很多。而如今当清平神王提到颜面之时,他们竟是不知如何反驳。

最后在脑内思索片刻后,方才妥协到:“好吧!就算他获胜了吧!不过也才一局,不足为惧!”

待神王们商议之后,湖蕴早已回到了队伍之中。未曾歇息,便见得景瑞迎面走来:“好小子,这么卑鄙的手段也只有你能够用得出来,但我不得不说,你做得不错!好好休息吧!等赵宇龙回来之后,我一定让他靠着身份给你要来一些奖赏!”

湖蕴:“多谢瑞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其实我也不要什么奖赏。我看不如给我介绍几千个美女就好了!”

湖蕴这般性子,景瑞也感到无奈。说他思想不正常吧!可他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最多也就是在嘴上说说罢了!不说他吧!这小子的嘴里什么都说得出来,实在是需要将其塞住。

可塞又塞不住,索性景瑞便懒得在管他。如今只是对天海断玉说到:“断玉王子,此番由我上阵可好?”

天海断玉:“正好,我亦是如此想法。那就有劳景将军了!”

景瑞:“断玉王子无需多礼,你我皆是为了一个目标,瑞当尽力去做!”

言罢,抽出千血天命枪带着一股强大气场走进了结界之中。原本结界中的神君心中还带着一丝战意,不知为何,自景瑞进入之后,他们心中却多了一丝恐惧,而那战意不知在何时竟是消散殆尽。

而景瑞也并非湖蕴的做派,如今非但没有混入人群之中,反倒在最显眼的地方插枪坐下,从戒指中拿出一把茶叶放入茶叶,靠着自己的火焰蒸煮起来。

如此举动自然是引起了众神君的公愤:“他竟然还有心情喝茶?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必须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

随后,便见得神君士气高涨,几欲朝着景瑞打来。后来在清平神王宣布比试开始后,终于如愿以偿可以攻击景瑞。

却不想,景瑞依旧没有将众神君放在心上,只是将那茶壶中的清茶到出细细品尝一杯之后方才起身抽出千血天命枪。

但此时众神君早已将战技凝聚来到了他的面前,却见得他不紧不慢的将魂力注入千血天命枪内,在神君进攻的一瞬间,将千血天命枪一横,方是杀出一道血红的杀气。

随后,便见得几个跑在最前方的神君被玄甲符送了出去。而此番前后不过几息光景,反观景瑞却像是什么都未做一般轻松。

见状,不少神君心中已生退意,可景瑞却并未打算放过他们。如今见得他们稍作后退,便是将血凝于枪上,随后便见得结界之内小部分面积被一个血红色的结界所包裹。

半刻结界打开,里面的神君均是被其送出了结界。所剩的神君们见打也不是,跑也不是,干脆心一横,赌上一把,迅速朝着景瑞杀来。

而后,便见得景瑞的身后出现上千把血枪朝着这些神君们刺去。随后便又是几十位神君被送出结界,而如今的景瑞也仅仅是有些疲惫罢了。

为此,不少神王议论了起来:“此子是谁?为何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要知道,不少上位神君都难以做到他这种地步。”

“我们亦是不太清楚,只知道此子似乎是天龙神君的朋友。想那天龙神君何等恐怖,其朋友定然是不凡。果然怪物身边都是怪物!”

就在众神王说话的时间内,景瑞又送出来不少神君。眼见得场内只剩下一半人,景瑞的脸色却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一股强大的魂力连同他的血液一并凝聚于千血天命枪之上。

显然,在此招式面前,之前的招式都不过是热身。为此,在场所剩的神君们也紧张了不少,正待凝聚战技,却见得上万把血枪从天空落下,将整个结界霸占。

“金阶低级法阵:万域血枪阵!怎可能?此子怎会已经失传多年的法阵?莫非他手上的血红长枪乃是剑山人所造?”

此话如同一颗炸弹投入人群,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炸开了锅。毕竟景瑞的表现实在是太过突出,不得不让其感叹万千。

而景瑞所施展这法阵确实不凡,如今只是见得万枪落地的瞬间,所有神君皆被送了出去。无疑此番比试的获胜者乃是景瑞。

因为景瑞代表的是万寿神王这边,故而宣布之时清平神王故意放大了音调:“本场比试获胜者准神君景瑞将军!代表万寿神王获胜两场!万寿神王和大地神王持平,最后一场决定胜负!”

见得景瑞归来,众人连忙上前迎接。虽然在外人眼中景瑞赢得很轻松,可熟悉他的人却知道,这些招式都是要燃烧血液的。如今施展过这些战技后,景瑞早已是严重贫血,好在被赶来庆贺的晨馨接住,否则怕是会昏倒在地上。

如今只见得晨馨接住了景瑞,将其背在背上,意图将他送回房休息。天海断玉看了看景瑞的状况并未多说,只是对景瑞点点头到:“景将军做得不错!好好休息吧!最后一场,我定然不负众望!”

介于之前四场比试的结果已经定下,故而大部分神君都明白,即使自己赢得这一场也毫无意义,因此斗志全失。加之强者都在前四场上阵了,故而这最后一场,并无多少强者。

因此在这场比试中,唯一有些竞争力的双方不过是天海断玉和大地神王手下的下位神君罢了。但因为实力相差甚远,因此天海断玉并未费多大功夫,便赢得了此番比试的胜利。

见得这般结果,清平神王自然是欣喜。如今竟是专程用魂力将口中的话传到:“本场比试准神君断玉王子获得胜利,其代表万寿神王获胜三场。本次比试到此结束,以万寿神王三场为多,故盟主之位当由万寿神王担当,诸位可有意见?”

眼下,虽然众多神王不服。可奈何对方是光明正大的赢得了比试,他们倒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故而只得是纷纷表示愿意遵万寿神王为盟主。

不过此刻在其心中最为在意的,还是方才第四场时有恐怖发挥的景瑞。在众人眼里看来,景瑞如此年龄就有这般的实力,未来定当前途不可限量。

因此不少神王已经在脑内盘算应当如何与景瑞打好关系,将其挖到自己旗下。

……却说赵宇龙,经过几月的奔波,此刻已经来到了羽神陵的位置。但这羽神陵因万年无人到访,早已被植被所覆盖。

如今出现在赵宇龙眼前的不是丰碑,亦不是天权神剑,而是黑压压一片的森林。也不知这些树木是否因受到羽神庇护的原因,竟然长得格外的茂盛,树叶之间的紧密可以说是细水难流。

若非是因为赵宇龙境界不低,在这黑暗的情况之下依旧能够看得清前路,否则还真不知这地方怎么走。

但即便是能够看清前路,也实在难以寻找天权神剑。虽然接着墓碑的分布,赵宇龙能够知道他们大致的布局,却奈何千万年前的文字和如今大为不同,加之其中还有不少非羽族的墓碑,其上面的文字更是让赵宇龙费解。

如此,在这漆黑的环境之下,寻找几个时辰也不见得有何收获。然而就在赵宇龙准备继续寻找之时,却突然察觉周围微妙的变化,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这林中经过。

那东西身上虽带有力量,却和赵宇龙往日所见不同。细想下来,倒是和兽神残魂所夹带的力量有些相似,不过这里的力量比起兽神的残魂的力量却要差上不少。

好在凭借着敏锐的觉察能力,他倒是能够通过微妙的变化追寻那股力量。但那股力量似乎也在逃避他,不论他如何追赶,却始终无法追上去。

不过后来对方似乎放弃了逃跑,竟是停留在了原地。赵宇龙见状,连忙追了过去,却发现前方除了好不容易射进森林的阳光之外,别无他物。

但那股力量没有散去,赵宇龙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那东西就在前方。只是不知为何,赵宇龙却看不见那东西。

可很快在赵宇龙的一番仔细视察之后,却见得一个半透明的漂浮在空中的女子正躲在树木之后,似乎在躲避赵宇龙。但奈何前方有阳光,她不敢上前。

见得此女子,一个词很快从赵宇龙脑内闪过——鬼族!是的,这是世间最为奇妙的种族,亦或者说是一个群体,因为他们严格意义上算不得种族,因为他们不具备繁殖能力,也非自然产物。

但凡凝魂境以上的强者,灵魂的寿命更为长远。因此若是离开肉身,亦能够存活一定时间。不过由于战技都讲究赶尽杀绝,因此很少有人能够在肉身毁灭后灵魂却安然无恙的。

但凡事总有列外,毕竟世界之大难免有些强者身虽死,但灵魂却还活着。而这些灵魂在找到寄宿体之前,便称之为鬼族。

他们本是强者的灵魂,但因为失去了肉身难以将其实力完全发挥,加之见不得阳光。故而在这世间也算少见,如今赵宇龙在这等地方见到鬼族,心中多少有些兴奋,不过更多的还是对失去了肉身的他们的同情。

(本章完)

坚美铝材多少钱一平方
氢氧化铝的相对分子质量
学校快递代理点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