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33纽约镜像之战三

2018-12-06 17:59:2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33.纽约镜像之战(三)

这世界上万物都有属于自己的分类,邪灵和黑暗生物也一样。

诸如恶魔中的绝大多数都擅长肉搏,唯有那些真正有天赋的,会把魔法玩弄的很娴熟,而魔鬼就跟擅长用法术解决问题,但它们的肉搏能力也很强。

在真正1V1的战斗中,一个凡人赤手空拳的根本不可能打赢一头恶魔,哪怕是最低级的那种邪犬都不行。

但人和野兽最大的区别就是发明并且使用工具,只要有合适的武器,哪怕是凡人,也足以对抗疯狂的邪灵们。

“砰砰砰砰”

10架分布在防线上的火神机炮以最高的射速朝着前方疯狂的宣泄着子弹组成的金属风暴,在圣所前方100米的地方编制了一道密不透风的死亡之,任何卷入其中的血肉生物都会被无情的撕成碎片。

按道理说,这种武器对于邪灵的杀伤力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尤其是面对没有实体的幽灵的时候,它的杀伤力会被削弱到极致,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魔鬼帮的帮众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喷射器,他们打开会被送到前线的子弹箱,将那喷射器对着那些金属子弹不断喷射。

圣水以这种方式均衡的沾染在每一发子弹的外表,而且不会让子弹受潮,实打实的圣水,搭配被火药推进的子弹风暴,就足以泯灭掉任何一头撞入中的邪灵,这种方式很快就被神盾局那边的防线接纳了,他们在临时做圣水,很快也在死魂的冲击下站稳了脚跟。

不过这种片伤的方式也只是对那些最低级的行尸和邪灵们有效,面对那些稍微强一些的家伙,沾染着圣水的子弹甚至打不破它们的皮肤。

“让狙击队的人开火!”

抡着大斧子的谢尔盖一斧子砸碎了一头蛇魔的脑袋,就像是一头真正恶魔的他扭头朝着防线高喊到,“把那些该死的施法者都干掉!”

下一刻,手持威力极大的狙击步枪的成员便开始了自由猎杀,他们分散在圣所的各个地方,用的是更高级的手制圣银弹,每一颗子弹都纂刻着神圣符文,对于邪灵几乎是摧毁性的伤害,他们只负责狙杀那些对防线威胁极大的施法者,幽灵以及躲在暗处的暗杀者。

魔鬼帮,神盾局,变种人的战场是分开的,分别朝向正面的三个方向,不过在魔鬼帮的阵地上,最亮眼的并不是毫不停歇的金属风暴,也不是挥舞着火焰之刃肆意屠杀的赛伯,而是那几个接受了恶魔力量的变种人。

身材本就高大的阿拉纳克在恶魔化之后,就像是个真正的巨人一样,头顶长着狰狞的角,但他却有超出这个体型应有的敏捷,他契约的恶魔是一头利刃魔,这种恶魔最出名的是空间跳跃的能力,因此在恶魔化之后,他也能在短距离上实现空间跳跃。

“看我的!阿奈,配合我!”

黑人的身影破开空间消失在原地,他双臂上的两把淡黄色的锋利光刃就像是死神的镰刀,在闪入那些从天空召唤火焰之雨的恶魔术士群体中的时候,双臂张开,一个360°的旋转,将周围的5个恶魔术士腰斩。

跟在他身后冲入战场的阿奈兄弟也是恶魔化的状态,能操纵流沙的阿塔尼斯依靠契约的混乱魔提供的庞大魔力,他双手按在地面,在他眼前,一块直径超过50米的正方形区域在顷刻间化为流沙,将其中的一切全部吞没。

“看天空那头怪兽!”

在阵地指挥防御的刘易斯的声音在所有人耳边的耳麦里响起,“那头骨头龙冲我们来了,想办法干掉它!”

沾染着黑色血液的流沙在阿塔尼斯的控制下化为了一头只有上半身的巨人,挥舞着流沙拳头,一拳下去就将冲出来的邪灵封堵在了原地,在听到刘易斯的示警之后,阿奈.艾洛尔.萨斯肌肉贲张的双手里各握着两把细长的直刃刀,双眼里闪耀着战斗的狂热,将眼前纠缠的邪神信徒砍成两块,然后转身跳向空中。

“阿塔尼斯,送我上去!”

他高喊了一声,他的哥哥立刻会意的举起双手,一道又一道的流沙之柱出现在萨斯的脚下,在5步之后就将他送入了高空,恶魔化的萨斯双臂张开,在背后出现了两道恶魔蝠翼,朝着更高空冲了过去。

那是一头刚刚从黑暗之雾里飞出来的骨龙,它的双眼里闪耀着冰冷的光芒,这骨头最少有30米的体长,在它飞出黑暗之雾的那一刻,整个阵地的空气都变得寒冷起来,它的大嘴里闪耀着冰冷的光芒,显然是在酝酿一次足矣封冻一切的吐息。

萨斯背后的双翼拍打着,他还不是很适应这种飞行的感觉,不管没关系,他距离这头毁灭骨龙已经足够近了。

暗红色的光芒缠绕在他的双刀上,来自更深沉的切割能力在这一刻发动,他收起蝠翼,砸在了骨龙的身体上,仅仅是接触的,都会让他的皮肤感觉到如刀般的寒冷,他飞快冲上前,在骨龙脊椎的地方,挥起双刀,狠狠的砍了下去。

他的能力比较特殊,暗红色的光刃只是外表,真正的含义是切割,切断眼前的一切阻挡,目前已经可以轻松的将钢铁一分为二,但这头骨龙的骨头可比钢铁坚硬多了,第一刀只砍入了五分之一,第二刀将骨头砍开了一半,骨屑飞舞。

骨龙也觉察到了威胁,它张开嘴,发出了无声的吼叫,在空中开始疯狂的旋转,要将威胁极大的萨斯直接甩下去,所幸萨斯契约的恶魔是一头蝠魔,在恶魔化之后,还有一条带着倒刺的尾巴,他用尾巴把自己缠在骨头之间,两把闪耀着暗红色光芒的利刃再次挥起,狠狠的对准那缺口再砍了下去。

“休想!休想!”

“砰”

在最后一刀砍破了脊椎之后,骨龙巨大的脑袋就朝着地面砸了下去,连带着骨质的身躯也坠向地面,萨斯放开快速坠落的躯体,想要打开翅膀,却被一头疯狂的石像鬼扑中身体,在空中旋转着砸向地面。

“嘿!”

阿拉纳克的身影消失在原地,跳入空中,一拳将石像鬼砸开,抱着萨斯返回地面,骨龙的脑袋从天空坠下来,砸在地表,冰花四溅。

“谢谢了,老兄!”

三个年轻人哈哈笑着重新加入了战斗,解除了骨龙的威胁,魔鬼帮的阵地就依然固若金汤!

谢尔盖冲上来,他身边跟着两名手持法杖的法师,他提着满是鲜血和碎肉的战斧,对年轻人喊到,

“跟我来,护送卢梭法师去关闭那些该死的维度传送门!”

就在精锐战士们深入黑暗战场的下一刻,天空放佛都被点亮了。

“轰”

笼罩全场的闪电风暴从天空中砸下来,一击清空了变种人阵地前方三分之一的黑暗生物。

奥罗罗的身影漂浮在空中,她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苍白色,她双手张开,无尽的落雷不断的从天空涌下来,倾泻在眼前的黑暗战场上,在这种情况下,她根本不需要瞄准,那些落雷轰在源源不断的邪灵的后方,高强度的落雷几乎是在顷刻间将那些邪灵,尤其是行尸和幽灵一扫而空。

变种人阵地的人数是最少的,但他们的战斗却是最轻松的。

查尔斯教授不进攻只防御,厚重的精神力壁障将整个阵地包裹起来,普通的邪灵的攻击和那些混乱魔法根本破不开这最强大的变种人的心灵力量,而进攻则交给他的学生们来完成。

奥罗罗只是第一波,带着特殊护目镜的斯科特,被赛伯从三里岛救出来的年轻人,左手点在护目镜的调解按钮上,灼热到可以让艾德曼合金重新塑形的镭射光线就像是一道镰刀一样,齐刷刷的从眼前的黑暗阵地里一扫而过。

仅仅是这三个人的合作,就将邪灵们死死压制在黑暗雾气的边缘,巴比,野兽和格雷.琴以及火人约翰则护送着法师们前去关闭维度传送门。

这是必要的,让黑暗世界领主的维度传送门一直打开是一个疯狂的威胁,他麾下的黑暗军团数目根本无法估量,如果任由他继续召唤,纽约圣所的战场迟早会沦陷,因为变种人们精力有限,魔鬼帮的弹药和圣水同样有限。

消耗战,是根本不可能赢得。

“战机升空!配合斯特兰奇法师和托尼.斯塔克肃清天空!”

坐在圣所内部,配合无人机观察战场的尼克.弗瑞抓起通讯器,对随时待命的飞行员喊到,

“我需要一个不会被干扰到的空域!轰炸机还有10分钟到达战场,肃清这里,然后通知其他人撤退!我们会用超强电磁炸弹一次性摧毁剩余的所有传送门!”

说完,弗瑞放下了手里的通讯器,将目光死死的放在了眼前的屏幕上,在那里,神盾局战线的前方,恶灵骑士挥舞着燃烧的锁链,一个人就挡住了邪灵们千军万马的突袭。

赤红色的灼热火焰在地面上熊熊燃烧着,任何踏入其中的邪灵都会被直接灼烧灵魂,恶灵骑士恐怖的狂笑声响彻黑暗苍穹,他挥起的锁链就像是死神镰刀一样,每一个邪灵被杀死,地狱之火都会得到补充,让他能够以这种无敌般的战姿继续战斗下去。

不管是魔鬼,还是恶魔,还是幽灵,甚至是强大的骨龙,面对强尼.布雷泽身上熊熊燃烧的地狱之火都只能铩羽而归,他的左手里是一把用锁链变化的砍骨刀,遇到砍不死的家伙,就冲上去再来一下。

整个地面上已经遍布了灰烬,神盾局的特工们只能在边缘打打下手,原本意料中的苦战根本没有到来,实际上,如果不是恶灵骑士没有制空能力的话,神盾局的战场早就平息了,这也是三个阵地里,唯一一个邪灵们被压着打却连一点脾气都没有的地方。

强尼.布雷泽,恶灵骑士,那种对于黑暗生物几乎是天生的克制,在这种战场里简直是恐怖的代名词。

在昆式战机呼啸着冲上天空,以特制的子弹和制导飞弹肃清空域的时候,尼克.弗瑞的眼睛紧紧眯了起来。

恶灵骑士嘛...如果有一个能被神盾局控制的恶灵骑士的话...

另一边的黑暗最深处,死侍挥舞着双刀将扑过来的影犬分尸,他的双刀上附着着燃烧的地狱之火,在赛伯的控制下,这火焰就在他刀刃上燃烧着,让死侍也拥有了对邪灵恐怖的杀伤力。

但死侍已经被接连不断的这种遭遇弄得快疯了,他任由一头影犬咬中了他的手臂,扭头对赛伯说,

“我说,这biao子养的狗屎家伙就只会躲在这些见鬼的狗屎玩意后面吗?你能不能找到他,我要切掉他的XX,塞进他的XX里,然后对着他的脑袋撸一炮!这TM的简直太恶心了!我又不是来和他玩捉迷藏的!”

赛伯根本没有理会死侍的骚话连篇,他的双眼在眼前深沉的黑暗雾气中寻梭着,他们必须在战场崩溃之前干掉多玛姆在地球上最大的代言人,原来的暗影与召唤大师卡西利亚斯,那家伙身上带着记载着禁忌知识的卡里奥斯特罗之书,搭配他的召唤术,鬼知道会召唤出什么玩意,任由他在战场上乱跑太危险了。

赛伯可还没忘记,伦敦圣所就是被卡西利亚斯召唤出的巨型白骨之拳差点完全摧毁的,他手里提着猎魔枪,就像是个老猎人一样追寻着一切线索,

“别着急,压抑你的怒火,你这白痴,等到我们找到那个杂碎的时候,再把它们统统扔在他身上...别急,我感觉到他了...就在那里!”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