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补天道 千七八 各自的过往,一样的前程

2018-11-09 18:40:3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补天道 千七八 各自的过往,一样的前程

“不打了。”

这三个字说得很缓慢,仿佛每一个字都是一颗子弹,吐出去就飞到天边去了。

说完,段凌夜看着孟帅,不再说话,眼神凝重的接近忐忑。

过了片刻,孟帅微微点头,道:“好。”

一个好字出口,他身子一轻,从海面上抬了起来。

段凌夜陡然一松,身子却往下坠了几尺,硬生生在空中停住,才浮起身子。

一阵海风吹来,段凌夜微微打了个寒战,才发现背后都湿透了。

此时孟帅已经转身飞回神龟大陆,段凌夜迟疑一下,也向那边飞去。

路上陈前过来,道:“你放弃是对的。差距太大了。”他之前的声音总透着一股生冷,对段凌夜尤其如此,但这一次却放缓了声音,谈不上友好,却已经不易。

段凌夜沉默,过了一会儿,反问道:“你呢?”

陈前毫不迟疑的道:“我自然也一样。”

段凌夜哂然道:“你还真是坦诚。”往神龟岛上望去,只看见缭绕其上的云雾,孟帅的背影都看不见了,才道,“没想到他到了这等地步。正如他所说,四方海洋都是他的天下,置身其中,就如小船独自航行在滔天巨浪中,挣扎一下就会被吞没。”

陈前道:“没想到这样的人也能练成这等实力,真是怪事。”

段凌夜诧异道:“怎么,你以前不知道么?我道你知道他的强大,才肯寄人篱下。”

陈前道:“那自然不是。我若当初就发现他的实力,或许就不会住下了。正如你说的,寄人篱下,很爽快么?”他摇了摇头,化为一道寒光,飞回黑土世界。

段凌夜嗤了一声,道:“我看你还挺爽快的。”也跟了上去。

回到黑土世界,孟帅已经准备好酒席,这回是真正的接风酒了,自然是极尽丰盛。任盼盼也到了,孟帅本来要把其余的人都请来,但大概是陈前在楸他们竟不敢赴宴。

孟帅也不在意,倒是段凌夜道:“你这行不行啊?实力和威慑力差了几个天地,你还是正位神,威严还不如陈前,你是怎么混的?”

孟帅笑道:“我是正位神,所以在神龛上笑就行了。耍威风有护法神呢。”

段凌夜道:“有这乐观的态度倒是快活。但真有大事,你威望不足,拧不成合力的时候,可不要后悔。”

孟帅突然神色一沉,正色道:“你觉得会有什么大事?”

段凌夜转着手中的酒杯,缓缓道:“这话你不问,我也会说的。我答应你,和你联盟,不是为了吃喝玩乐,贪图你这里的享受。更重要的是,我一开始就是想和人联合的,正好有机会,你又不讨厌,实力也强,这才顺水推舟。”

陈前本来并未注意这边,仿佛神游天外,听到段凌夜这句话,突然目光亮起,转过来,湛湛有神的盯着两人。

孟帅笑道:“原来你们都发现了啊。我也是这么觉得,就应该找人联合。既然是盟友,就该直接说清楚联盟的根源,开诚布公,才让大家都安心。你们都应该有自己的考虑,我也有,既然是我发起的,自然我来抛砖引玉。”

理清了思路,他缓缓道:“我们这些人诞生的很奇怪,从海里生长,没有记忆,没有过去,不知从哪里来,不知到哪里去。我建立神国,收服神土,都是顺其自然,谁也没有叫我这样做,似乎全是我自愿。但我总觉得,这是有一只手推着我这么做的。”

“如果说是有一只手推我这么做的,他要我干什么呢?或者这本是我自主的意志,那我要干什么呢?总不能永远在茫茫大海中流浪吧?”

他略出神道:“人一生下来是否一定就有目的呢?或许没有的。生老病死,糊里糊涂过一辈子也很多。但我们这些从海洋深处诞生的人,应该是没有这样的福气,能混吃等死一辈子,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恐怕就是为了做什么。”

“究竟做点什么呢?这就像骰盅里的骰子,不到最后是不能揭开的。但是我们作为桌子旁的赌客,是不是该做点准备。比如说……增加赌本?”

“因此我征伐,找到其他的怪物,吞吃它们的精华,得到它们的力量,提升自己。这一切不仅仅是本能,也是紧迫感逼迫的。除了吸收怪物,还有组建团队,联合盟友,这都是我要做的。我也不否认结盟是为了自保,你们恐怕也是如此,既然双赢,何乐而不为呢?”

陈前道:“坦荡,正是如此。”

段凌夜道:“既然你坦诚相见,我也实说了。正是如此,我从海中诞生的第一天开始,就没有轻松过,便觉得自己有在身,可又想不到是为什么。后来在大海是遇到了鲸鱼,感受到了金属岛对我的吸引,赶过去收服了鲸鱼。”

陈前突然道:“你收服了鲸鱼,怎么做到的?”

段凌夜道:“很简单啊。第一眼看见它,我就感受到了它的吸引,它也表现出了友善。然后我们还是交战了一下,我压服了它,它主动开放了世界给我。”

陈前皱眉道:“既然是压服了就能收服,我一路来砍杀的怪物不下两位数,怎么它们死了就死了?”

孟帅道:“那是顺序问题。先看上眼,才能收服,若对不上,那就只能杀了吃肉了。”

段凌夜道:“不过你既然遇见这么多,没一个看上你的,我建议你照照镜子找找原因。”

陈前眉毛上竖,孟帅圆场道:“那说明他运气不好,没遇到雌性。若是遇到了,说不定打一场都免了。”

陈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段凌夜道:“你这个马屁方向不对。你看他不是很受用。”

陈前挑眉道:“别扯乱七八糟的。你也只是运气好,捡了个残缺世界罢了,你看你那得意洋洋的嘴脸。”他转为问孟帅,“你的世界怎么来的?莫不是也是乌龟先看上的你?”

孟帅道:“那倒不是,是我创造的。”

两人面面相觑,再看孟帅,都是不可思议神色,段凌夜道:“你的意思……我理解的意思……这个黑土世界,不是你找到的,不是你收服的,是你创造的?亲手创造?”

孟帅道:“我觉得算,当然我不是开天辟地那种大神。但是是我亲手把土壤放到了乌龟背上,我见到小龟时,它只有这么大。”他用手比了一比,“是我亲手将它培养成现在这样子。世界的壮大,不亏心的说,也有我一份功劳。”

一阵沉默之后,段凌夜道:“问题是……那土壤是哪里来的?”

孟帅道:“我诞生的时候,握在手中的。”

陈前问道:“你从哪里找到的乌龟?”

孟帅道:“就在我身边。我一招呼它就来了。”

段凌夜和陈前异口同声道:“卧槽!”

陈前说了一句,拍案起身,抱着刀咬牙看着他。段凌夜揪住了自己的头发,道:“凭什么?”

他难得露出愤愤不平的神色,就像被抢走了糖果的孩子,道:“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这么卧槽的事情?我们从水里出来的时候,比猴子就多一身衣服,哪像你又带家当又带宠物,轻轻松松做神仙,这还有天理么?你知道我在水面上漂了多久?三个月!整整三个月时间。那家伙――”他一指陈前,“漂得更久。我们在水中苦苦挣扎时,你已经做土皇帝了?”

孟帅笑道:“可能确实是这样。但那也不是我的错。”

陈前突然走过来,道:“我看此人怀恨在心,晚上必来偷袭。你分我一半土地,我替你将他解决如何?”

孟帅哈哈大笑,道:“解决大可不必,不过我们既然是同伴,土地还分什么彼此?别说一半,就是你全要又何妨?都拿去好了。”

陈前反而沉默下来,转身坐回桌边。段凌夜给自己倒上一杯酒,道:“罢了,倘若天生就有人运气好,唯一一个幸运儿与其是别人,还不如是你。至少不会把人活活气死,气个半死也就是了。”说罢一饮而尽,将酒杯扔到桌上,道,“不行,还是他么的不爽。”

孟帅笑不可遏,又道:“你要喝酒,先把最重要的那杯喝了,结盟不该喝一杯么?”他给段凌夜倒上,又转头道,“陈前?”

陈前长出一口气,道:“给我一杯。”

孟帅也给他倒了一杯酒,三人碰了一下,各自干了。孟帅笑道:“虽然我还不知道我们的目的是在哪里,但如今这片海面上最强大的霸主,或许就在今日诞生。”

段凌夜道:“说真的,要当真正的霸王,你还需要一个人。就是把你手下那些乱七八糟的势力融合在一起的人。你自己似乎没那个精力手段,我也不成,不是那方面的材料。姓陈的,呵呵……”

孟帅挠了挠头,道:“这个我也知道。不过一时也找不到特种人才,大海那么大,会漂来什么东西谁知道呢?我先让盼盼……”

就听有人在旁边朗声道:“不知几位,看在下如何?”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